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唯我为仙

第九十一章登天梯

唯我为仙 奇葩乌龟 4017 2013-07-23 11:16:35

  “像他那样的大路货人人都知道,而且我还知道天梯之中存在无数危险,随时都会丧命。”一名身穿华服的青年男子走到叶羽身前说道,随后更是伸出手无比自然。

“哦?多谢兄台提醒,告辞!”叶羽拱手,并未理会他径直前走。

一道身影出现将他挡下,铁塔般的男子挡在他的身前,相比之下叶羽看起来非常孱弱与渺小。

“不给人报酬就想走吗?我这的消息可不是白白都能得到的。交出身上的元石可以饶你不死。”华服青年走到叶羽身前满脸轻蔑。

“我要听吗?”

“但是你听到了。”

“那是你自愿的,我没办法,在场的都听到了,你为何不问他们要报酬?”

“因为我想,所以你必须给。”

这已经不是买消息了,这是讹诈,想要叶羽身上的财富,找了这个光明正大的理由,看起来这种事华服男子经常干。同时周围人默契后退留下很大的一片空地,想要看好戏,血腥与杀戮已经见过太多了,哪怕是这些年轻一代都已经习以为常,只要事情不落在自己身上就可以抱着看好戏的念头看一场场争斗。

“同样地,因为我想,所以你必须死!在这世上也不知道祸害了多少人,到阎王那儿认错吧!”叶羽一拳挥出将这个铁塔男子轰飞,随后身子移动攻向华服男子。

世上总有这么些人,认为自己是最强大的,任何人都不放在眼里,显然这个人就是。嘴角微扬,充满不屑,同时也是一拳与叶羽对击。很平淡地对招,所以有很平淡地结局。华服男子整条手臂被断,甚至肱骨已经从他的肩胛骨中脱出,森森白骨露在肩膀上有些瘆人。

一击废一条手臂!

“也不知道谁给你了这么大的勇气,既然敢这样做就要有死的觉悟。”又是一拳将他撂倒,一只脚踩在他的胸口说道。

华服男子面目狰狞,汗水直流,但就是无法动弹,捂着手臂咬着牙,不发出一声惨叫。看起来很有骨气,只是叶羽脚下稍微用了一点力,他就如同杀猪般的嚎叫,凄惨无比。众人色变,没想到这个少年的实力如此之强,同时也断绝了不该有的想法。

铁塔般的男子看到自家少爷如此凄惨,双眼通红,不顾一切杀向叶羽,一把狼牙棒高高举起,朝着叶羽的头部砸下。叶羽冷哼,流云剑带鞘举起,就像一把扇子一样驱赶着周围的苍蝇,一挥动铁塔般的男子就像撞上了一堵墙壁,弹起然后落地生死不知。周围人深吸一口气,有些震惊,没想到他的肉身竟然会如此之强。

“像一头人形妖兽,好强的肉身。”

“这好像是风域的那位,听说都已经是炼气圆满了,没想到在这里竟然栽了跟头。”有人低语,显然是不想被听到惹来祸端。

“朋友,多饶人处且饶人,这样可是会惹来祸端。”有一人从人群中走出,神色平静。

场间落叶无风自起,吹动众人的衣衫,众人色变,没想到连筑基期的年轻一代都会出手,事情不断升级,看起来变得更加有趣。同时那华服男子也面露喜色,看到了希望,也不再蠕动,惨叫声止,所有人都看向这个走出来的白衣男子,但是没有人敢议论,筑基期的年轻一代已经达到了年轻一代的顶端,与他们这些人已不在同一档次。

叶羽面露喜色,在天赐域他没有碰到一名筑基期的年轻一代,所以他对自己的实力也越来越模糊,如今出现筑基期的年轻一代颇为欣喜,可以以此检验印证自身所学。他一脚将自己脚下喋喋不休说着威胁自己的华服男子踢到一旁,就像是在踢一块碍事的石头一样,让众人嘴角抽搐。

“少废话,先战胜我再说。”很久没有这么欣喜过了,在同境界他横推一路敌,并且杀死的老辈武者也已经不下于一把手了,但是从来都没有像今天这样渴望,同为年轻一代验证自身所学是最好不过了,而不是像老辈那样,有时根本看不出来效果。

流云剑出鞘铮铮而鸣,似是欣喜,可以大战淋漓。叶羽弹射而出冲向刘方,速度之快让人难以琢磨,不愧是筑基期的年轻一代,反应也不慢长枪犹在,从背后抽出,猛然一挡,将流云剑击退,很多人都没有看清何时流云剑已经到达了刘方的左侧。

“这刘方在风域也是有名的存在,更是在天顶榜排名前五十,是极为强劲的对手,真是没想到这个籍籍无名的少年竟然能跟他打得旗鼓相当,真是恐怖的少年。”有人震惊,即便是我对上他也不见得能够跟他打的如此猛烈,多半只能挡下十招。说话这人也是天顶榜人物,只不过与刘方相差三名,但是差距就是如此之大。

流云剑演化,三式叠加直接攻向刘方左肋,而刘芳也毫不示弱,使出绝技与叶羽对轰,一时间火星四溅,形成的气浪以他们为中心四散将周围的地面揭掉了一层皮,青草伏地,只是成了无根之萍,泥土四溅周围人也各显神通将之挡下。然而终究还是有实力较弱的人有些人被泥土打中眉心,倒霉无比被泥土打死,幸运的也是身上黄土满身,有的腿上都已经有了血迹。

“退”不知是谁说道,同时人如潮水又再次向后退了十数米,好强,仅仅只是余波就将炼气后期的人杀死,若是处在中心,后果不堪想象。众人心道,首次感觉到见证一些东西所付出的代价有些过大。

枪如蛟龙出海,气势雄浑但又灵活无比,携无敌气势发出刺向叶羽咽喉;剑如灵鸟飞舞,轻巧而又刁钻,长剑横档准确无误地用剑身挡下这一击。叶羽震惊,他没想到刘方的实力如此恐怖,已经与筑基中期相仿,若是不使用双剑很难战胜。然而刘方心中何尝不震惊,他没想到这个名不经传的少年竟然也是一名强悍的人物,连他这招战胜筑基中期的一招都被挡下。

流云剑招式演化,再次从第一式云起云落开始不断往后演化,直到第四式落地生花为止,然后就不断用这一招与刘芳对战,起初还看不出端睿,然而时间一长终究还是被刘芳察觉,顿时他脸色铁青,有些发怒。

“不可饶恕,你竟然让我当做你的试炼石,受死!”刘芳发怒,没想到自己竟然成为了别人的磨练石,招式更加猛烈,同时异象演化,一杆真实长枪出现然后缓缓融入他的长枪兵其中,一时间长枪威势剧增,变得更加明亮。

众人发呆,没想到这个少年竟然如此大胆,在战斗中拿别人当磨练石,这的需要多强的实力才能做到,要知道这是战斗不是切磋,稍有不慎便会死亡,难怪刘芳这样的人都会生气,的确太羞辱人了。

“蠢货,战斗不就是为了印证自身所学吗?有什么好生气的,只有这样才能更加快的进步。”叶羽说道,满脸鄙夷。

气得刘方想要吐血,这话谁都知道,但是你在别人慎重对待的战斗中去印证自身所学,这不是羞辱人吗?更何况你的境界还只是炼气后期,有必要说的那么光明正大吗?越想越生气刘方的攻击就愈加凌厉。使得叶羽眼睛微亮,他不是不懂只是故意刺激,想要刘方拿出全部实力,所为压力越大动力就越大,就是想要借此压力看看能不能创出第五式流云剑法。

长枪划动,一道真气飞出攻向流云异象,不过很快就被挡下,同样是同一招式,刘芳咬牙暗恨,但是招式枪法并未凌乱,欺身而上攻向叶羽本体,不过叶羽并未硬碰,只是躲闪,同时异象攻击不是落下一直都是落地生花,空中花骨朵飘转,不时就有一朵落下,挡下刘方的攻击。

“哼,既然将我当做磨练石就要有死亡的觉悟,蛟龙出海!”刘芳说道,显然是真怒了。

无数枪影显化,隐隐能够看到刘方身后一头蛟龙在海中翻腾,即将出海,这是招式带来的虚影,由此可以看出这一击的威力。众人心惊,没想到刘芳竟然还有这样猛力的招式,想来也是将压箱底的招式使了出来,就算众人离得很远,那抹威压还是让很多人喘不过气来。这就是筑基期的年轻一代吗?感觉比老辈还要强上许多。

叶羽神色不变,花骨朵落下在他身前形成一堵墙壁,只是异象是虚影,所以也能看到叶羽的神色,看到那仍没有惊慌的神色,令刘方大怒,真气输出更多,使得招式更猛。在很早以前叶羽就有创出第五式的念头,只是仍然缺少些什么而不能创出,如今借助压力,他感觉第五式离他已经不远了。

蛟龙缠绕着长枪,一道真气发出,携带蛟龙威势攻向叶羽,那面墙壁如同玻璃一样很快就完全碎掉,然而长枪依然威势不减速度飞快刺向叶羽胸口。花骨朵碎了,无数未成形的花瓣飞舞,虽然为虚影,但仍能看到橘黄色的花瓣飞舞,满天都是,煞是美丽,竟有很多人都露出了陶醉的表情,就连叶羽都不例外。

“见鬼,枪都快要刺中他了,怎么还是一副痴呆的面容。”有人不解,有些震惊,难道是被吓傻了?

“哈哈,肯定是被刘方的攻击给吓傻了,一个乡下娃,怎么会见过这么猛力的攻击。”华服男子靠坐在石头旁说道,他对叶羽已经恨之入骨了。

花瓣真的很美,洋洋洒洒,自由自在,缓缓落下,而后又缓缓消失在空中,此时长枪这一已经离他很近了,刘方想要收手,但也是不可能了,他努力控制,想要减缓真气长枪的速度,想要给叶羽一些反应时间,毕竟他也得到印证,实力比之前更进一步。

“蠢货,你在干什么?”刘方大叫,想要将叶羽唤醒,更因此牵动真气使得真气逆转,吐了一口血,说实话,虽然气怒他没有将叶羽杀死的打算,纵然他将自己当做试炼石,可相对来说自己也将他当做了磨练石。

花真的很美,所以不可能让它们消散,所以那就正式开花吧。与此同时在长枪即将划破叶羽的肌肤时,一层层花瓣将叶羽包裹,虽然只是虚影,但依旧挡下了这一招。轰鸣声不止,尘埃四起,叶羽所在的地方出现了一个大洞,待得尘埃落定,场间寂静,满眼震惊,都说不出来话。刘方感到奇怪,将闭上的眼睛睁开,同时双目大睁,不是愤怒,而是震惊,同时也松了口气。

只见叶羽身前橘黄色花瓣层层叠叠将叶羽包裹,而真气长枪早已经消散,只是将叶羽击退,花瓣上没有一丝的破绽。这得有多强的防御才能做到这一点,连其他筑基期都为之震惊,并在思付自己能否破掉这个防御。

“好强的防御,难道这就是他要磨练的招式吗?真变态。”刘方喃喃道,感觉若是再次战斗自己根本不会与他交手超过十招,这个防御太恐怖了。

众人震惊,此时已经不知道该说什么了,没想到他会是在磨练具有如此恐怖防御的招式,此后谁又能破开这个防御,看来天顶榜的排名又该变了,这名少年最起码也会在前三十。

“对待敌人留手可不是好事情,不过还是要谢谢你。”叶羽走到刘方身前笑道,同时伸出右手,刘芳笑了笑,同时伸出右手,两手紧握,刚刚还在死战的对手如今却一笑泯恩仇。

“咦?那货呢?”叶羽朝周围看了看,没有见到那个华服男子。

同时天地震动,是的众人难以站稳,然后从宫殿上缓缓落下一道阶梯,洁白如玉,是用一种莫名的石块筑成,周围充满着迷蒙。众人狂喜,然后都朝着阶梯奔去,此时天梯已经开启,众人争相登天梯,叶羽也不例外,一马当先,落在上面。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