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唯我为仙

第八十九章‘天’外来客

唯我为仙 奇葩乌龟 3036 2013-07-23 11:16:35

  这一觉他睡得天昏地暗,也不管周围是不是仍有危险,他太累了,连一根手指都不想动,在这寂静的旷野上只能听到若有若无的鼾声。睡觉是恢复体能与精神的良好药方,过度的疲劳只有大睡才能弥补。清濛濛的光亮照射着整片大地,周围的绿草起伏,看起来像是世外桃源,宁静而又祥和。

也不知过了多长时间叶羽双眼睁开,还未起身就感觉天昏地暗,肚子也饿得咕咕乱叫。这是睡觉睡得太多的后遗症,在那幻境中艰苦奋战,虽然有些虚假,但叶羽也是全力以赴,在幻境中也能死人,不敢有丝毫大意。体能与精神消耗是巨大的,然而一出来并没有得到补充,而是倒头就睡,现在饿了也是理所当然。

“看来睡觉也得适当,省得睡得腰酸脖子疼,一身毛病。”叶羽艰难起身,活动着身体,酸麻并行,让他难受至极。

一刻钟后,就再次坐了下来,肚子已经抗议许久了,也不管是不是凉的食物,直接从纳戒中取出一只烤鹅大口咀嚼开始吃了起来。就在这时轰隆隆的声音响起,他抬头望天,见清濛濛的光幕出现了一个大型漩涡。

“恩?难道还有人进来?”叶羽不解,模糊间只能看到数道身影从那旋涡中钻出。

与此同时又有数个漩涡形成均有黑点落下,散在各处。可以看到此时的天空就像是由一个个漩涡组成一般,而且漩涡底部更能看到一些巨大的阴影。如海底漩涡倒置而成,看起来有些怪异。叶羽沉默,感觉这里不太简单,匆匆吃完烤鹅后再次上路,朝着那座宫殿行去。

进入的人太多了自然就会有流血的事件发生,也不知这里有多久没有染上腥味,一滴血滴在一朵花上,只是瞬间就变得殷红,看起来有些妖艳。一个青年男子捂着手臂神色慌张从这片花海穿过,不时向后看,只是他没发现他走过的那一条道路五颜六色的花朵都变成了红色,而且他的脸色更加苍白。

当他再次回头是他绝望了,因为有两人正在死命追赶,追上他这个伤员只是时间问题,一时间恐惧在心中蔓延,有些后悔当初没有将这两人杀死,要不就不会有今日噬主的的可能,很快两人就已经追了上来。

“你不能这样忘恩负义,难道你们忘了我当初是这样对待你们的。”终于那青年男子停了下来,不想在浪费真元,他能感觉到自己的真元在迅速消耗。

“不错,我的确记得当初你是怎样对待我的,你根本就没有将我当人看,而且还杀了我的弟弟,哼,今日这么好的机会你觉得我会放手吗?”一个穿着护卫服的男子说道,满眼的愤怒。

“云二,你这个狗奴才,从一开始我就说你弟弟不是我杀的,你怎么就不相信我呢。”那青年气急,不由解释道。

“不要叫我这么难听的名字,从现在开始它就不属于我了。”穿着护卫服的男子笑道,只是有些渗人,吓得那青年男子不断后退。

站在一旁的红发男子嘴角微翘,看着两人间的战斗,并没有参与。只是那青年男子感觉到了一丝的眩晕,更是有些无力,再加上两人的境界相仿,很快便落入了下风。青年男子头有些沉重,甚至已经看到两个相同的男子在攻击他。他猛力摇了摇头,但防不胜防又挨了一刀,腹部出血,浸染了衣衫,随后又滴落在花径上,一时间再次变得血红,两人战斗激烈,没有人在意这个细节。只是香味更浓,花香四溢,让人有些痴迷。

若是叶羽在这里,肯定会知道发生了什么事,这种花香有致幻作用,然而如今变异成了血红,作用更大。场面看起来有些怪异,两人都在花丛中战斗,真气舞动,哪怕是余波也能将这些花径斩落,然而更加诡异的是,花径落下,很快便又长成了独立的一株,瞬间开花,一时间花越来越多,血红的植株也越来越多。

“哼,哪怕我死也要拉你当做垫背。”那青年说道,眼中怨毒之色更浓,周身气势猛然拔高了一筹。

“什么?你这个疯子,竟然自爆丹田。”那穿护卫服的男子惊恐。

丹田便是真元储存的地方也是人的根本,若是引燃丹田短时间内能获得巨大的实力,然而副作用也是巨大的,轻则变成白痴,重则身亡,但是凡是自爆丹田的人变成白痴的都很少,大部分都已经死亡。

红发男子皱眉,没有想到这青年男子会有这么大的毅力,轻身而退,退得更远。穿护卫服的男子也是且战且退,不敢与之交锋,只能拖着。自爆丹田后这个青年男子实力暴增,已经与筑基期的强者无异,除非他也自爆丹田,否则根本不是这个青年男子的对手。

“去死吧!”

青年男子一剑劈下,朝着护卫服饰的男子砍去,此时他根本就没有任何的章法可言,自爆丹田本就是必死的局面,只有疯狂的用最短的时间将敌人杀死,而不是再去演化招式。男子举刀抵挡,直接被震飞出去,忍不住吐了口血,花更艳,成长更加迅速,花开了又落,谢了又开,只是与之前相比,花朵更大,比之前更红。

穿护卫服装的男子不敢抵挡,擦掉嘴角的血迹就发足狂奔,向红发男子那里奔去,若是两人合力兴许也能将这个伪筑基杀死。只是那个青年更加疯狂,速度增加,不给他机会,满眼都是他,满心都是他,只想将他杀死,就是因为他,所以自己才会在与别人的争斗中受伤,,也正是因为他,所以才会自爆丹田走上必死的道路。

“死吧!”青年狂吼,追了上去。

一剑劈下,速度之快使得那人无法抵挡,只能侧身,只是整只臂膀都被整齐削掉,鲜血喷出,如雨柱一般,地上的花再次经历了几个轮回,变得更加茁壮。

“啊!南宫兄救我。”穿护卫服的男子大叫,痛苦难忍。

“哈哈,不用求他了,我们都死了,对他才有好处。”青年狂笑,看起来有些悲壮。

穿护卫服的男子有些不信看向红发男子,只是迎来的只有不屑,他没想到刚刚还给他和颜悦色的南宫明竟然直接变脸,还没等他完全反应过来时,一柄剑已经刺进了他的胸膛,与此同时青年男子也倒在了地上,面色灰暗。

红衣男子不屑,冷漠地看了一眼两具尸体,就匆匆离去,消失在花海中。人死了但血仍在不停的往外流,同时被几株花吸收,然后成长,很快两具尸体就被分解完毕,同时花株渐渐靠拢,缓缓融合,一时间整片花海都在摇动,在会和,形成了三株花,只是无比巨大堪比百年的老树,顶部只有一朵花朵,红得妖艳,红得嗜血。

战斗在这片天地中处处打响,与此同时,更有无数这样的东西被‘制造’,这里变得更加地危险,与之前的寂静毫不相同,变得更加的嗜血,更加地残暴,只是不留下一丝血迹,一丝痕迹,以及任何一具尸体,看起来与之前没有不同,美丽下藏着危险,就像毒蛇一般暗中盯着每一个人。

叶羽斩下与树一般的藤蔓后,盘坐休息。这已经是他斩下的第六株怪物了,满身血红,极具有攻击力,而且还都是筑基期的东西,在之前他从未遇见一株,然而自从外界的人进来之后,这里就变得无比恐怖,要时时刻刻防着周身,因为这些怪物在众多的植物中分辨极难。

他再次上路,三株花处在那里,看起来很不和谐,就像参天大树,但却只有一株花开放在顶部,花香四溢,更有花粉飘下,就像针叶一般缓缓落下,通体血红,花香弥漫看起来像是药草,光是闻着味道就有些迷醉,只是叶羽经历过这样的场景,极为警惕,同样的坑里不可能再跌两次。

他站得很远,感觉不妙想要就此绕过,这里的花香太过浓烈了,让人本能的想要远离。只是已经尝到了血液的滋味东西怎么可能就此放过这样的血食,花径延伸,缠向叶羽,想要将他吸食。三株怪花同时攻击将去路阻死。

“哼,找死就成全你们。”流云剑出,真气浮动,一式一去不返发出将阻挡的花茎完全斩断。

然而落下去的花径竟然又扎在地里重新变成一株花,一时间数十株花再次绽放,花粉飞出花香散发,叶羽只感觉头一晕,就连忙屏息,服下一枚解毒丹,这花太过古怪,如此看来就像是不死一般。

只是几条花茎又将这几株花吸食,返馈给本体,如此消耗极低,完全忽略不计。叶羽皱眉再次将攻来的花径斩断,只是还是如之前一样,相当于两次攻击消耗的还是自己,对于这三株怪花没有丝毫的影响。

叶羽感觉有些棘手,之前从来没有碰到过这样的生物,现在更没有任何的解决方法。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