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唯我为仙

第九十二章一阶一世界(下)

唯我为仙 奇葩乌龟 5216 2013-07-23 11:16:35

  良久,黑衣男子起身像是做了艰难的选择然后向外走去。在这个世道上总有一些人们看不到的黑暗,就像这座城市是这片地域最为繁华的都市,但仍然不缺有贫民窟的存在,这里的人连一顿白面馒头都吃不起,不过人们都会选择性的忽略这一点而是憧憬着那些富豪华贵们的生活。若是叶羽在这里肯定会有些惊讶,因为这个黑衣人是他的同族,或者说是在这座城市中中等生活水平的人们,对于叶羽两人不多待见。

人的欲望是无穷的,就像叶羽想要高中摆脱贫民身份一样,而叶山也有自己的想法,那就是打进富豪们的生活哪怕是做一个跑腿的也行,只有这样才会拥有让人羡慕的地位和狐假虎威带来的权利,如今他的抉择便是亲手解决叶羽,将刘茹带来当做投名状。毕竟上次的暗害没想到叶羽的命大躲过一劫,此次只有亲自动手才能显出自己的忠诚。

几日的相处,叶羽对于刘茹也有了些依恋,不再是像以前那样只将她当做姐姐看待,如今已然平等,将她视作自己的妻子。童养媳说好听点是长大后嫁给叶羽的妻子,难听些就是为了照顾叶羽的起居生活直到叶羽长大成人,随后还要看叶羽是否愿意娶一个人老珠黄的女子,若是不愿则可以当作奴婢使用终身不释。这便是男子的天下,女子的可悲,虽然刘茹已经知晓了自身的结局但却是不可抗力的,同时她也不愿,叶羽的父母对于他们一家有恩,所以她的父亲才会让她作为叶羽的童养媳,或者说是来报恩的,对于整个社会女子没有地位可言,何况是贫民窟中的女子。

刘茹看着慢条斯理的吃着东西的叶羽,愣愣出神。如今的饭只有一碗能看到几粒米的清水以及那晚没有舍得吃完的芥末咸菜。反比之前更加简陋,但叶羽吃的却是无比仔细,慢慢品尝,让她感觉到了一丝的不同,只是凭借了女人的第六感,说不上有哪些不同。叶羽喝完那碗‘清水’后就将剩余的菜推到刘茹面前示意让她进食。刘茹脸色微红,感觉到有些不自然,随后就低头将自己的饭食吃完,只是剩余不多的芥末菜像是原封不动,等待着叶羽的下一次就食。

“今日就让我为你做一些事,不能让你总是操劳。”叶羽笑道,收拾碗碟。

“怎么可以,小羽可是未来的大官人,这些旁枝末节就让我来处理吧!”说罢,刘茹就朝叶羽的手中夺取碗碟,虽然叶羽此时是一个书生,但是与之前早已不同,轻松闪身躲过,笑着朝这间屋子的一角走去。

两人共用一间屋子,更是将厨房也搬了进来,显得有些拥挤,很快叶羽便处理完手中的事,拉着刘茹朝外走去。

“带你去看一个地方,保证让你流连忘返。”

“真有这样的地方吗?我怎么不知道?”

“恩,有,趁着还有时间我们赶快出城,要不城门就要关闭了。”

叶羽能够感觉到那一丝的危机,虽然还没有临近,但是凭借他以往对危险的敏锐,他已经知道为现在迫近,若是不早些出城,恐怕两人都会遭殃。两人一路小跑在城门即将关闭的时候跑出城外,随后马不停蹄朝着那片山谷走去,若是不出意外,这个幻境就要在今夜消散了。

刘茹趴在叶羽的背上,没有感觉到丝毫的颠簸,看着叶羽的侧脸,有些严峻,同时眉头也微皱感觉今夜肯定有事发生,只是趴在他的背上终究还是有些温暖,就像是碰到了一个避风的港湾让她也有些放松,很快便陷入了沉睡。

听着刘茹的梦语,叶羽一叹,为她感觉到有些不值,因为在梦中她都在呼喊叶羽的名字,让他有些内疚。可惜这样的女子不是在真是的世界之中,若是那样肯定会有人愿意保护她一辈子而不是这样担惊受怕。很快便到了这一座山谷,环境没有任何的变化,只有许多的萤火虫在空中飞舞追逐,就像一对对神仙眷侣让人陶醉。

叶羽将刘茹放下,微风吹起,草叶摇曳,看着她紧紧抓住他衣袖的手微微发白,不由一叹,将自身单薄的衣衫脱下盖在刘茹的身上,起身将早已准备好的东西拿出在花丛中追逐抓了无数的萤火虫聚集在一个袋子,微微的光发出使得这里看得更加地迷幻。叶羽一连抓了六个袋子分别放在两人的周围,光亮渐明,能看清对方的脸。

刘茹皱眉,然后猛然大惊从梦中醒来,有些惊恐,然后紧紧地抱着叶羽泪眼磅礴,隐隐能够听到哭泣的声音。叶羽抱着她轻轻拍着她的后背,两人无声,却已经心交心。

哭声停止,刘茹娇羞地低下头,“我梦到你离开了,再也不会回来了。”

叶羽一愣,神色有些不自然,好在虽然有光线但是表情的细微变化还不能看出,“怎么会呢,我会一直陪在你的身边。”

“我知道我是童养媳,将来你考取了功名,我便要离开你了。”刘茹神色沮丧,转身看着地下的青草,双手环抱着双膝,像是无助的孩子。

“怎么会,茹儿是世上最美而且还是最体贴温柔的女子,要不冯章怎么会心生歹意。”叶羽也同样和她一样看着前方,将她拥入怀抱,刘茹枕着他的肩膀非常的满足。

“这便是惊喜,好漂亮啊!”刘茹手托着袋子,看着里面乱冲乱撞的萤火虫,有些痴迷。

“这只是前奏,是灯光,好的还在后面。”

就这样两个人相拥而坐,良久无语,随后更是躺下看着满天繁星,刘茹枕在叶羽的手臂上闭着眼,满足无比,像是在守护这一刻的永恒,不想睁眼,不想让这一刻失去。天渐晚,满天星辰更加耀眼,叶羽心中一叹,充满着无奈,这终究是幻境,不是真实,考验的便是人的心,若是在真实世界中他真有可能感动,但是现在不可以!

忽然一颗流星从空中划下,带着长长地焰尾,留下一片光明。手臂微动,刘茹睁开眼看到叶羽仍在身旁,不由松了口气,顺着叶羽的指引,看向天空,顿时她便惊呆了,美丽而壮观的画面给她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这便是给你的礼物,流星雨,百年也难得一遇的流星雨。”

“恩,很美,希望这一刻永恒的存在。”刘茹紧紧抱着叶羽,像是稍一松手叶羽就会从自己的身边走脱。

这晚的流星雨下了很长的时间,带着不同的色彩给天空染上了五彩的颜色,其中更有一颗陨石从空中落下,在两人的面前化作一块赤红的陨石块,只是经过高热后已经变成了拇指一般大小,更令人惊奇的是期间还有一个孔洞,像是上天注定,又或者命中有缘,这是个眼泪般的陨石。叶羽截取一段草茎将眼泪般的陨石块串上,挂在刘茹的脖间,高温已消,只留下适合的温度,像是温玉,永不停歇。

“真的要走了吗?我知道你不是这的人。”刘茹说道,眼泪早已掉下,像雨一样永不停歇。

“恩,该走了,毕竟这里不属于我,不过在之前先把麻烦解决掉,我就带你去别的城市。”叶羽说道,还以为刘茹说得意思是自己不是这座城市的人。

天色渐明,流星雨下了一夜,已经完全消失,这是一队人匆匆赶来,而为首的正是冯章。叶羽两人出城的时候并没有掩藏行迹,所以凭借冯章的力量找到这里并不算困难。仍然是温和如玉的笑容,但是能够看到下面那恶心的表情。

“蠢货,还不将刘茹双手奉上,只有这样才能保你一命。”,不等冯章说话,叶山就如狗腿一般抢先说道,因为没有在叶羽家中找到两人可是又挨了几茶杯,而且水还是滚烫的,至今背上还有好几个泡,将心中的怨气全部发泄到叶羽的身上。

“茹儿,相信我,我会带你离开的,闭上眼睛,省的看到脏了你的眼。”叶羽柔声说道,而刘茹也是毫无疑问的闭上了眼睛,只是美眸之中两滴泪悄然落下。

叶羽朝一旁走去,将早已经藏在那里的菜刀拿出,很是随意地横在胸前,一个瘦弱的背影落在刘茹的眼中,在她看来这便是遮挡风雨的大山,大山崩,那么她就一起陪伴,一只木簪紧紧握在她的手里,被衣袖挡下。这次她没有听叶羽的话,睁开了眼想要看到叶羽这一刻的英姿。

“哈哈,百无一用是书生,在我们这些江湖人面前还敢拿刀子,真是不知死活。”

“不用你们动手,我就能收拾了他,要好好教训一下我这个族弟,实在是太不识抬举了。”叶山向前撸了撸衣袖,大步向前。

只是还没有到叶羽面前,一抹鲜红就已经出现在空中,叶山双目迷茫,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以前他好像还没有这么厉害吧,否则会让我一直欺负?可是我不甘啊,我的权利还没有到手,就这样死了吗?随后一具尸体无力倒下,再也没有生息。

叶羽身体移动,虽然真气境界完全消失了,肉身也削弱到了连后天武者的肉身都不算的境地,但是对付这几个不入流的东西还是能够应付的,同样是强身健体,但是三脚猫的功夫实在算不得什么,很快场间就只剩下了冯章一人,那些人都躺在了血泊之中。他满脸恐惧不断后退,腿更是发着哆嗦档间已经湿了一大片。

“你......你不能杀我,我爹是知府,而且我师父也是江湖上数一数二的人,你不能杀我。”冯章瘫坐在地上不断后退,虽然他害人无数但是见血的次数还是太少了,况且叶羽此时满身都是血,看着就像恶魔。

“你这是犯法的,要是被官府抓到,你就要被斩首示众。”

叶羽厌恶的捂着鼻子,没有听他的废话,菜刀飞舞,直接砍在他的勃颈上,至此所有人都死亡,没有人知晓这里发生的一切。叶羽走到刘茹面前无奈一笑,还没有说些什么,只见刘茹扑入他的怀抱,丝毫没有嫌弃他身上的肮脏。

“不是让你闭眼了吗?开始不听话了。”叶羽笑道,将她手中的木簪拿出重新插在她的发鬓上。

“恩,以后会的。”刘茹娇羞,声若蚊蝇。叶羽一愣,纠正了自己的神态,有些伤感。刘茹似乎也想到了结果,神色黯然。

两人手牵手离开了这个是非之地,知道几日后有人才发现几人的尸体,冯知府全城搜索但仍无任何头绪,成了千古悬案。在一条古道上,叶羽停住,因为他感觉到了有东西在召唤自己,似乎很快就要离开。

叶羽知道这一次幻境的目的就是杀死冯章,只是不知道为何是这样的考验,但是他知道只要冯章死了那么也就突破了这次考验。然而与刘茹生活的几天才是他最大的羁绊,恐怕也是对于他来说最主要的考验。

“从这里一直走,就能到下一个城市,中间有三五里,只是我不能再送你了,我要走了。”叶羽说道,相处的几天他发现越来越离不开刘茹,只是事实就是这么残酷,他终究要离开不能在幻境中过多停留,否则就会有身死的危险。

“我不舍得你走,能留下来好吗?”刘茹紧抱着叶羽,泣不成声,第一次有这种感觉,能够与喜欢的人在一起,可是时光总是如此的短,将要离去,有些不舍,有些怨恨。

叶羽感觉身体有些轻,在朝空中飘去,他知道这一日终究还是来了,离别后难相见,只能将这一份记忆深深埋藏,不经意间还是有一滴泪留下,经历了几日的生活,已经在身体中留下了烙印,很难去掉。只是这只是幻境啊!不是真的,叶羽只能这样说不断提醒自己不能动真情。

“忘了我吧,我配不上你,还是找个好人家嫁了吧,恐怕这一别便是永远。”叶羽身体不断向上升去,同时从怀中掏出一袋子东西抛下,落在地上,而刘茹却是连看一眼的兴趣都没有。

泪眼迷蒙,抬着头紧紧抓着叶羽的手不愿松开,只是莫名的力量使她的手自然滑下,抓不住,握不住,更是牵不住那一丝丝的希望,看着叶羽离去,她跪坐在地上大声哭嚎,就像是被人欺凌的孩子,让人忍不住爱怜。下一刻叶羽心松动了,因为他听出了刘茹的声音中的嘶哑,更是看到她在地上疯狂地奔跑,想要看到那即将消失的身影,裙子已经破烂,不知跌倒了几次,她仍在追逐不曾放弃,甚至膝盖已经划破,血液已经顺着脚踝在地上形成了一个个血印。

他的心松动了,想要下来与她一起渡过,哪怕就算身死也在所不惜,他用力下滑,就像在水中游泳,果然束缚的力量减小,他在下落,柳茹看到下落的身形喜极而泣,努力地擦着脸上的泪,想要以最好的面容迎接。可是下一刻她的头就再次低下,像是丢了魂一样。因为叶羽又回升了。

一个撅着嘴的娇小面孔出现在他的脑海中,让他惊醒,重新恢复了清明。只是一闭眼泪水就被排挤了出来在高空中凝集化成了冰晶不断下落,淹没在大地之中。刘茹失魂落魄的向前走着,走到两人分手的地方,将那袋缴获的银子收下,向下一座城池走去,只是神色黯然像是丢了魂一样。

就这样叶羽再一次突破了一阶,向上攀爬,只是这一次竟然碰到了同样的闯关者,而且还是两人挣一株世间最为珍贵的药草——不死草,同样那名闯关者从心智与实力来说都不是弱者,更是筑基中期的少年天才,两人大战,几乎所到之处都是大坑,征战激烈,摧毁了无数的植被,更有无数沙石化为粉末,大战了一天一夜叶羽终于艰难胜出,取得了不死草,只是身上也无任何一处完好的地方,肋骨断了数根,而且还能看到森白的骨头。好在终于胜了,过了这一关。

叶羽再次向前跨进又一片天地,进行有一场征程。他想要以战斗来麻木自己,因为一到自己停下来时就会不是想到刘茹的面容就像是着了魔一样,所以他用战斗来去除她的影响,只是效果不佳,让他有些烦闷。

与此同时一名少年人被玉阶送到天梯下方,此时天梯下方已经聚挤满了人,显然都是早已经失败了的人。都不想离去,想要看看谁能踏上顶峰,想要见证历史的奇迹。

“慕枫竟然失败了,也不知道他过了几阶,听说还有一座天梯是专门为这些天才中的天才准备的,据说有十阶,一阶一世界,非常可怕,不知道他过了几阶。”

众人的疑问很快就被解答,只见一块银白如玉的巨石上显现:“慕枫筑基中期,过世界梯五层。”

顿时这里喧哗声骤起,感觉到不可思议,往年的天才过三层的都屈指可数,使人变得更天才了,还是世界梯变弱了,当即就有人不信,冲进世界梯中,下一刻白玉石块再次显化只不过说的是刚刚那人的死亡。众人才急忙打消心中的念头,无人再敢进入。

“按老祖的推测你不应该在第五层停止,这是为何?”慕枫的同族有人不解问道。

“在那片世界中遇到了闯关者,实力强大,败了下来。”慕枫看着世界梯,神色凝重,只是炼气后期而已实力竟然那么强。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