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唯我为仙

第九十三章一过一消散(下)

唯我为仙 奇葩乌龟 4045 2013-07-23 11:16:35

  叶羽刚刚迈出一步,顿时觉得身体沉重无比,没有再像之前那样行动随意,如同背负着一座大山举步维艰,能够感觉到脚已经下沉了一分,只是抬起后地面仍然平坦无比。速度减慢如同蜗牛,他艰难起步,缓慢前行。

“这恐怕是最后几阶了,只要过了就能到达最高的宫殿了。”叶羽抬头,看着不远处的一座小型宫殿说道。

越到上面,中央的建筑就越豪华,像之前是凉亭,后来是茅草屋,现在又是宫殿,隐隐已经猜到离最顶峰已经不远。叶羽擦了擦额头的汗,再次向前。不知道用了多长时间,叶羽走到宫殿门口,推开宏大的房门进入。身上压力为之一轻,可还没看清殿中一切事物时,一道刺耳的剑声传来,叶羽大惊,直接矮身蹲坐在地上。

“锃”一节残剑削断了叶羽的一段头发,扎在殿门上,微微作响,叶羽转身双手撑地半躺着,长出了口气。

“就算想要给个惊喜,也没必要这么夸张。”叶羽自顾说道,反正这里也没人,怎样说都一样,若是换个人恐怕还真会被这节残剑给穿个透心凉,哪怕他刚进来就心生警兆本能矮身,也被削掉了一些头发。

突然他感觉到纳戒在震动,脸色大变,想也不想就急忙开放纳戒,这是叶翔生前留给他的东西,叶羽可不希望毁在这里。一个黑色物件朝着残剑飞去,残剑微动似是喜悦,黑色物件抖动,似是激动。叶羽张大嘴巴,有些不可思议,这块看起来像是石头的黑乎乎的东西,是在八百多阶时获得的,当时还抱怨这个看起来没有丝毫没有用处石头,放在这里就是在坑人,不曾想这次竟然发挥出巨大的作用。

锈迹斑斑的古剑与这块看起来非常普通的石头结合,却是迸发出了耀眼的光芒,就像是干柴遇见了烈火,耀眼无比,连叶羽都不得不微眯着双眼,不敢直视。许久,光芒渐敛,仍是一柄残剑,只有一节剑身,但与之前反差极大,就像是凤凰与山鸡的差别。

残剑漂浮在空中隐隐颤抖,轻鸣之声响起,喜悦无比。它绕着叶羽飞舞了几圈,像是在打量这个新主人。随后光芒敛去纹路清晰,一条龙躯蜿蜒,剑是残剑,龙身也只有一部分,虽为残躯但也能让人一眼看出这是条龙。

青龙,白虎,玄武,朱雀为远古时代的四大神兽,但是现在早就没有了任何踪迹,只存在神话故事中,为人一代代传了下来。同时还有各种雕刻以及绘画,所以青龙这种雕刻在剑身上的纹路并不稀奇。只是叶羽感觉这柄残剑不太简单,只是那个残躯龙身都带着一丝丝威压,只是被刻意收敛了,很难想象这柄剑在全盛时期该是如何的强大。

欣喜过后,这柄残剑突然发现叶羽的身上竟然没有它的位置,让它有些不悦,流云剑被秘力包裹不知何时已经浮在空中,而残剑却是嗖的一下钻入剑鞘,鸠占鹊巢而且无比自然。只是叶羽这时看着就有些怪异,明明剑鞘是空的,手中还拿着一把已经出鞘的剑,就像是恶徒一样,一言不和就拔刀相向。

他走到台前手放在台上,不见有任何动作,叶羽就消失在这见殿堂中。再次闯着后面的关卡,只是再也没有东西被他得到,即使见到了一本修行功法,也只能干瞪眼,被雷劈了好几次这才罢手,恋恋不舍得再次前行。

......

很快他就闯过了九百九十九阶来到天梯的最高层,看着巍峨的宫殿,震撼的话都说不出口。整座宫殿都是由元石构成,迷蒙而又飘渺,在这里元石就像是平常的石头一样,用来砌墙,雕刻成石狮子,铺成地板。

“败家子啊!难道说先民就真的这么有钱吗?敢奢侈到这种程度。”叶羽一叹,感觉心脏有些受不了,哪怕是自己九死一生得来的财富,也没有这个石狮子值钱,因为那是用极品元石雕成的。

随后叶羽眼珠转动,走到石狮子面前,将流云剑放下,撸了撸袖子,双手环抱用力搬动石狮子,若是搬走一个,足能使叶家挥霍一辈子。一用力狮子纹丝不动,再一用力,仍然稳如泰山,即便叶羽将吃奶的力气都使出来了,还是没有任何动静,不仅让他有些颓然。随即又拾起流云剑,翘着地板,搬走一块也是发大财了,似乎真的有些受不了了,天空中一抹阴云笼罩,轰隆作响,随时都会落下雷霆。

“不让动,就不动呗,用得着再降雷霆吗?”叶羽嘿嘿一笑抚摸着地板,若是叶燕在这里定会大跌眼镜,感觉自己对叶羽还不够了解。

感觉实在是没法了,叶羽也只好起身向这座陵墓的中心走去,都说这里是先民的坟墓,定会有先民留下的传承,他有些期待,想要借此提升实力,现在的叶家自保都有些困难,他不指望将自己的性命托付给家族,只有自身强大才是硬道理。

叶羽推开了一扇门,见到了一个不一样的世界,这不是陵墓,这里看起来像是仙家福地。他揉了揉眼,眼前事物不变,再次掐了一下大腿,感觉到了疼痛,原来不是做梦。可为何是这般境地?不是说陵墓吗?棺材呢!

与此同时一块更加巨大的碑石出现:“叶羽,炼气后期,闯关成功!”

“什么?这叶羽是什么人,我怎么没有听说过,而且还是炼气后期的武者。”有人震惊,失声说道。

“果然是匹黑马,出去后好好调查一下是哪一族人。”

“这该死的叶羽,让我有些都不敢以天才自称了。”余顺说道。

“应该是个好对手。”天顶榜前二十的那人轻语。

“他已经是死人了。”慕枫语气冰冷。

......

“我怎么还是感觉自己在做梦,坟墓中难道还有生命吗?”叶羽大声叫道,同样地在别人感觉是在做梦时,他也这样说道。因为他看到几只白鹤在溪边嬉戏,一座不高的山峰却是充满了诸多鸟类,各个灵性十足。

白鹤抬头,望着站在溪边大吼大叫的叶羽有些不解,但更多的却是敌意。叶羽猛然后退,感觉自己的身体已经不是自己的了,只要那只白鹤动一下眼睛,自己就会死去,从来没有遇见这样的强者,让他提不起丝毫的反抗意识。在白鹤的威压下,他大汗淋漓,就像是从水中捞出来的一样。

“小子,在别人家里大喊大叫是不礼貌的,你的长辈没教过你吗?”一道飘渺的声音传来,给人的感觉极为遥远,与此同时他也被一股力量带着脱离地面飞到了山顶。

一道迷蒙的身形站在前方,遥看着远方。灵鸟鸣叫,非常雀跃,围绕着这道身影飞舞,山下一群群老牛悠闲的啃着青草,细细咀嚼。整座山都显得极为静谧,使得刚刚有些浮躁的心也安静了下来。

“晚辈有些惊讶,明明外界都说这里是一座陵墓,可是这里没有一丝坟墓的死气沉沉,倒像是人间仙境。”叶羽行礼,不敢有丝毫不敬,连一只白鹤自己都打不过,更别提站在眼前还看不出容貌的人了。

“哦?陵墓?看来是有人一开始时就散播谣言,致使三人成虎。幸好没有破坏我的事,还知道些轻重。”男子有些不悦,没有想到他们竟敢为了私利而改动自己说的话。

“这里是一片试炼地,不要将你们的过家家混为一谈,这里是选拔弟子的地方,不过只需要一名,所以才会有九百九十九阶天梯。”男子似乎想到了叶羽心中的想法,直接打击。感情之前的打生打死在他的面前就是小孩过家家,让人难以接受。

“只不过数百年过去了,也没见有人闯过这九百九十九阶天梯,我只好擅自改动,将难度降低,再次令开十阶,为世界梯,但是又是数百年仍无人完全通过,我本想这次再无人通过就将这片天地消散,幸好你闯过了世界梯给了我希望,就将你转到天梯上,看你能够走多远,你果然不负重望来到了我的面前。”

叶羽震惊,仅仅从他的话里就能听出他最起码活了近一千年,是个老怪物,本能后退,生怕这怪物将自己给吃了。虽然那人还未转身,但却无比清楚叶羽心中所想。

“放心,我不吃人,再说就你那些肉也不够我塞牙缝。这个拿好,有这枚令牌,去青州找碧云宗,有了这枚令牌,想必多少还能给我些薄面。”男子说罢就随手丢出一枚令牌。

叶羽急忙接住,虽然只有巴掌大,却有数十斤,让他有些措手不及。翻看令牌,只见令牌正面一个‘云’子印记,古朴而又洪大,并且还是篆体。

“我的任务已经完成,可以消散了,只是不知道本体到底如何了,不过......你要做好心理准备。”那男子有些忧虑,近乎呢喃,随后就消失在山巅之上。

叶羽不解,不知道他说这话是何意。只是自己所过的幻境都在这里一一显现。鬼物幻境,那些鬼物仍在不断厮杀,碎骨遍地,骨沫纷飞,鬼火摇曳,一只骨爪直接将另一鬼物的头扭掉,鬼火瞬间熄灭。叶羽倒吸一口吸,没想到这些鬼物在自己离开后竟自相残杀,只有战斗的意识,没有丝毫的智慧。

另一幻境显现,为叶羽与另一闯境者相遇的地方,这里山体崩塌,大雨瓢泼,电闪雷鸣,犹如世界末日。随后他过得每一阶都在他的眼前显现,哪怕是天阶也是如此。只是瞬间他的身前就多了数百的泡泡,每个泡泡就是一个世界一个阶梯。

一名女子坐在楼阁,抬头望天,满眼的希冀。叶羽有些不自然,虽然是在幻境,但是感情却是真挚的,哪怕相处的不过一个月的时间,刘茹的目光穿过泡沫看着叶羽的双眼,仍然温柔,没有丝毫的怪罪,有的只是希望他的回归,就像是一个女子盼望着自己的丈夫平安归家一般自然。叶羽回避,不敢直视,因为他的心中那个娇小的身影不时显现。

数百泡沫显现完毕,只是待了很短的时间,就开始消散。

“嘭,嘭”气球碎掉的声音此起彼伏,同时牵动了他的心。

“不要,不能碎掉,我对不起你。茹儿,我不希望你消散,哪怕我知道这只是幻境。”叶羽猛然向前,将属于刘茹的那个泡沫紧紧抱在怀中,就像是在抱着刘茹一般。

这时他才明白,那男子说的话是什么意思,既然一阶一世界,那么不就是一过一消散吗?毕竟它不属于这里。泡泡碎掉的声音仍在接近,从两边不断迫近,原来都是泡沫,一触就破的泡沫,脆弱不堪。他抱着,并不断将这个泡沫往自己的身体里藏,希望不要碎掉。

幻境中刘茹就像是感觉到了一般,敞开怀抱,闭上眼,像是在享受,在感觉这空中来的无名拥抱,她知道只是叶羽的,脖颈间陨石所化的眼泪在阳光下有些耀眼,能感觉到叶羽的存在,让她非常的喜悦,不管后果如何。

碎裂声还是临近了,泡沫从他的怀中自然滑出,漂浮在他的面前,整个泡沫都是刘茹的身形,只是她在消散,叶羽伸出手,抚着她的脸有些无力,一行泪流下,双手滞留在空中,看着空无一物的前方,心中莫名一痛,终究还是阻挡不了,该走的还是要走。

谁说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不到伤心时!

叶羽颓然,瘫坐在地上有些说不出话来,与此同时整个仙境也都在消散,只是那些白鹤,灵鸟,老牛还是那样的悠闲。叶羽坐在黑河畔上,捂着心,感觉到有些心痛。他已经从地下清濛地光幕下来到了地上。无形中也躲过了那些人的天罗地网。

这是梦吗?可是心脏处传来的感觉确实如此真实,只见拿到冰冷仍然存在,若是再来一次,叶羽宁愿不闯这次天梯。(比昨天还晚,抱歉)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