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恋伊皇后

三哥

恋伊皇后 回归朔望 2205 2013-03-22 12:53:06

  看上去皇上似乎真的在思考,“父皇——他是谁啊?”恋伊小声的问着皇上,眼睛还不时的看着跪在下面脸色苍白但仍然挺直腰杆的三皇子池昊焱,虽然恋伊从紫兰那里知道目前自己有三个哥哥,还有一个妹妹,恩~就是,大皇子——池昊天,二公主池傲霜,他们是当今皇后所生,二皇子池昊然,是芜妃所生,三皇子池昊焱是淑妃所生,但因为淑妃在生池昊焱时是难产,生下他后也香消玉殒,所以他由萧妃抚养,不过最近好像萧妃也怀有龙裔了,这些都是紫兰告诉她的,但是这些兄弟姐妹们她倒是没见过。现在出现在这里这个看上去不过十岁但是却倔强的孩子,肯定是她的三个兄长之一了。

“哦——他是你三皇兄”皇上皱着眉给恋伊介绍,看样子,似乎不是很喜欢他啊。

“哦,三皇兄,那他怎么了?犯错了?”恋伊明知故问。

“哼,他居然敢推你萧娘娘,害的她差点小产,真是罪不可恕。”皇上脸色铁青的说着。

“呃——”恋伊一下子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其实她无意于介入这宫中的任何事,可是,看这个少年好像身体不太好啊。

恋伊轻轻的走近池昊焱,细细的打量他,还略带稚气的脸上,却已经显现出他的英俊,高挺的鼻梁,浓密的眉毛,一双清澈的眼眸似乎能看透人心,可以预知,长大后,绝对是美男一枚。不过……好像身体不太好呢。恋伊看着那摇摇欲坠的身影,好像随时都要倒下去,最主要的是,恋伊一靠近他,就闻到一股烧焦的味道。这是?恋伊皱着眉思索。

恋伊打量池昊焱的时候,池昊焱也不动声色的看着眼前的小人,一袭白衣包裹着,头上没有任何的发饰,头发随意的扎着,并没有像寻常没有成年的女孩扎着的发髻,却给人一种飘逸的感觉,尽管她还很小,粉嫩嫩的小脸上,一双明媚的大眼睛此刻在深思之中,小小的鼻子随着她的呼吸一颤一颤的,好不可爱。

突然,恋伊的眼里闪过一丝精光,她知道是怎么回事了。只见她轻轻的问池昊焱:“三哥,你识字吗?”

突然传来的声音使池昊焱不知所措,呐呐的说:“会——”

“父皇,那让三哥陪儿臣去吧,想必那人认得三哥。”恋伊扭头对着皇上说,那明媚的小脸,一脸这个人很合适的表情。

“不行,父皇还没有惩罚他——”皇上阴着脸说。

“唔——”恋伊小跑的扑进皇上怀里,“父皇,恋伊喜欢三哥,恋伊要让三哥陪恋伊去,父皇——”嗲嗲的声音传进在场两个男人的耳里,呃,尽管有一个还不算是男人,顿时让人不忍,皇上则是感慨,心儿的孩子,从不主动亲近朕,也许是刚出生就目睹了自己母亲的死去,尽管皇上并不认为那时候恋伊已经记事了,可是,他的众多孩子中,也没有一个像恋伊今日这般亲近他的。

“父皇——父皇——”恋伊小小的身子在皇上的怀里扭来扭去,“大不了,再让三哥回来接受惩罚就是了。”恋伊憋着小嘴看着皇上,意思是:儿臣都让步了,父皇你也让一步吧。

皇上不忍拂了恋伊的意,只得对池昊焱说:“你先带恋伊去藏书阁,告诉宫人公主什么时候去都可以。”

“是,儿臣遵旨——”池昊焱的腿都跪麻了,再加上身上有伤,起来的时候慌了一下,恋伊眼尖的看见,忙去扶她,手却一不小心抓住了池昊焱的手臂。

“啊——”池昊焱吃痛的喊出声。

“三哥,你怎么了?!我抓疼你了?给我看看——”说着就要去撩开他的衣袖,

池昊焱忙用手捂住,“没事,咱们走吧。”他拉着恋伊的小手,暖暖的感觉一下子涌进心里,仿佛有一块地方融化了。

“不要,给我看看——”池昊焱来不及躲开,被恋伊一把掀开了池昊焱的衣袖,尽管事先已有心理准备,可是真正看到那被烙铁烙得血肉模糊的手臂,“啊——”恋伊突然伸手抱头,痛苦的喊叫出来。

“恋伊——”在恋伊叫出声的第一时间,皇上就走过来了,把恋伊抱到怀里,焦急的问:“恋伊,恋伊,你怎么了?”

此时,恋伊早已陷入了幻觉之中,模糊中,她好像见过这个场景,却想不起来,头疼,好像要把头盖骨击碎了,“疼——疼——”恋伊喃喃的说着,

“来人,去叫御医——快——”皇上朝着殿外喊,屋外一片脚步声远去的声音,想必是李福去了吧。

“恩——”恋伊紧紧的抓着池昊焱的手,手指都陷进他的手掌,可以看见池昊焱额头上因为疼痛而冒出的细细的汗珠。

一会儿,御医来了,“臣参见皇上——”

皇上忙打断他的话,“快来看看恋伊这是怎么了?”

御医轻轻的给恋伊的另一只手把脉,“皇上,公主这是因为看到什么受了刺激,臣开一副药,给公主喝下就好。”

“刺激?”皇上看了眼池昊焱的伤,“你指的是这个吗?”

御医也凑上前来,给池昊焱看了看,“臣以为,这只是表面的,公主极有可能是潜意识里有什么东西牵引的。”

“潜意识?”皇上一震,突然就想起血浴,那满满一盆的血,心儿的血。心口一缩,皇上的脸色变得铁青。

怀里的恋伊已经慢慢平复了自己的心,“父皇——”眼角还挂着泪,惹人心疼。

“乖——恋伊告诉父皇,还疼吗?”皇上柔声问,池昊焱不禁一震,父皇从没有这般对过他的孩子,眼里闪过一丝失落,却转渐渐就恢复了。

“不疼了,”刚刚经历了一场劫难,恋伊的身体很虚弱,不禁心里想着,看来今日是不该出门啊。

转头看向池昊焱,他的眼里那明显的担忧也落入眼底,“三哥,你疼吗?”恋伊轻轻的问。

“不疼——”池昊焱摇摇头,虽然他觉得自己马上就要晕过去了,手臂上的伤,跪了大半天,又加上刚才恋伊死命的抓着他的手,体力已经严重不支了,却还是勉强扯出一抹笑。

“三哥的伤是怎么弄的?”恋伊觉得好了点,就从皇上的怀里挣扎着出来,皇上只得小心的扶起她。

“这——我自己不小心弄的。”池昊焱低声说。

“骗人,自己怎么会弄成这样?紫兰从来都不让我进小厨房,怎么会有火呢?”恋伊一副我知道你在睁眼说瞎话的表情。“父皇,三哥不说实话。”恋伊扭过头看着皇上,意思是:你问。

皇上早就想问了,“说吧,怎么弄的?朕给你做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