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恋伊皇后

血浴(二)

恋伊皇后 回归朔望 3251 2013-03-22 12:53:06

  “小姐——”紫兰轻呼,柳清心眼看就要栽进木盆里去了,她忙一把抓住,“小姐,您躺一会吧”她小心翼翼的扶着她,泪流满面。

“紫兰,我再看一眼,我怕一躺下,就再也看不见了,我怕我会忘了她,”紫兰忙别过头去,她知道,小姐有好多话要说,她要一一记住,以后告诉公主,她的娘有多爱她。

“宝宝,娘要离开了呢,你要听紫兰的话,好好的活着,知道吗?娘真是舍不得啊,没了我,你们要怎么在这个宫里活下去,你要好好的,凡事不要与人争,多吃饭,快快长大~~”柳清心的呼吸早已不稳,她用另一只完好的手艰难的拉起孩子的小手,贴在脸上,孩子暖暖的小手一下子暖进了心里,她笑了,那个笑容是多么的虚无啊,笑着笑着泪就留下来了,“你一定要好好活下去,长大后,离开这里,离开这个想坟墓一样的地方,到你向往的地方去。”孩子的小手突然一使劲,像是要抓住她的手,孩子异常的安静,似乎也感染到这个悲凉的气氛。

眼见着盆中的漏斗就要满了,紫兰忙站起身,打开厚重的门,“吱——”一声,御医马上上前来,“姑娘,到了么?”“大人请随奴婢进来吧,”说着率先进去,御医忙跟上,后面还跟着几个宫人抬着个炭盆。

御医进来的时候,漏斗已经满了,御医马上指挥他们把木盆抬起,然后放在刚才一并准备好的炭盆之上,那个炭盆上还有星星的火花,不时发出“啪——啪——”的声音,御医重新在盆里放入一个新的漏斗,“紫兰姑娘,这个还是依照刚才那样的做法,万不可误了时辰”御医嘱咐着,“是,大人放心——”紫兰此时的眼睛早已哭的像个桃子。御医转身带着宫人出去了。

此时,柳清心再也坚持不住了,流了那么多血,又加上她刚刚成产完,能坚持这么长时间,已属不易,紫兰扶她躺下,盯着她手腕上那个因为流血而发黑的狰狞的伤口,心像是被硬生生剜去了一块。

柳清心努力的保持自己的神志,“紫兰,我跟你说,在床上的衣柜里,有两封信,一封是皇上当年写下的,一封是我写的,你把它们拿来。”紫兰应着,马上起身去拿,很快便回来了,“小姐,是这个吗?”紫兰拿着被红布包着的信,红色已经变淡,可见时间之久,柳清心费力的睁开眼,眼了一下。

“是,紫兰,这两封信,你保存好,等哪天,你觉得是危机的时候了,就把它们给皇上,或许能够保你们一命,不过,切记,要在最危急的时候。”柳清心微眯着眼,悠悠的说。

“咳咳——咳咳——”柳清心突然咳嗽起来,身子骤然拱起,像是遭受重击一样,她嘤咛一声,“紫兰,记住了吗?”

“是,奴婢记下了,奴婢一定不负小姐所托。”紫兰忙将那个红包塞进自己的怀里,然后急急地帮柳清心顺气,她知道,小姐这是要去了。

柳清心倏然抓住紫兰,“紫兰,快去叫皇上,快——”

“是,是,奴婢这就去”紫兰应着已经奔向门外,由于太急了,一个趔趄摔倒在地,顾不得还叫,忙又爬起来,来到皇上跟前,扑通跪下,“皇上,小姐让您进去。”

皇上抬脚要进去,却被皇后拉住,“皇上,里面血气重,您还是在外面吧。”

紫兰一听,忙爬到皇上身边,顾不得礼节,一把拉住皇上的龙袍,“皇上,奴婢求您了,小姐,小姐最后的心愿了,奴婢求您了——”说着,头磕在地上,力道之大,“咚咚——”的敲在人心上。

皇上一把抚下皇后的手,就往前走,走了几步又停下,“皇后就不要跟着了,朕自己进去就得了,紫兰,跟上!”

紫兰一听,忙跟上。

身后,皇后攥紧了手:一个人,那紫蓝是什么,本宫还比过一个奴才。

皇上进了门,浓重的血腥味令人作呕,几步来到柳清心身边,手轻轻的附上那张领他心疼的脸,这个脸色白到像鬼一样的人,那还是那个吸引他,生机勃勃的人儿啊,“心儿——”他轻呼,仿佛怕惊扰了那个仿似在睡觉的人儿。

柳清心动了一下,睁开眼,“皇上,您来了,臣妾等您好久了呢,臣妾有几句话要说,”柳清心的声音仿若游丝,紫兰轻轻扶起她,让她靠在自己的身上,皇上凑近了,“说吧,朕听着呢。”

柳清心试图抓住皇上的手,可是却无能为力,皇上忙将她移到自己的怀里,“皇上,等臣妾去了,请皇上留紫兰一命,恋伊……恋伊……”柳清心深深的呼吸着,“恋伊需要她,她在我身边多年,像自己的亲妹妹,由她照顾恋伊,臣妾放心,皇上答应臣妾吧,臣妾求皇上了——”皇上哑着嗓子,“好,朕答应你,心儿,朕答应你——”

紫兰跪在地上,呜咽着,不敢哭出声,怕惊扰了柳清心,小姐的心她怎么能不明白,她只想让自己活啊。

“皇上,能躺在你的怀里,真好,臣妾好累了,臣妾想回茶园了,那么多的茶花,都开了呢,好美啊,臣妾想在茶园住下了……”柳清心望着皇上,深深的望着,她的视线早已模糊,又怎么能真的看见那个让她爱到骨子里的人呢。

她缓缓的伸手想要抚摸皇上的脸,皇上会意,抓着她的手放在脸上,“皇上,臣妾要先走了,臣妾相信,皇上会照顾好自己,会照顾好我们的孩子……”手缓缓的落下,像是茶花自梢头掉落。

“心儿——心儿,朕会照顾好自己,会照顾好咱们的孩子,让她平平安安的长大。”皇上哽咽的说着,泪就那样无声无息的掉落,心仿佛也随着怀里渐渐冷却的身体变得麻木,僵硬。

“小姐——小姐——”紫兰再也控制不住,大哭起来,盆中的婴儿像是感受到母亲的离去,“哇——哇——”的哭起来。

屋外,站着的皇后嘴角轻轻勾起,很快变一脸沉痛,“御医,进去看看。”

“是,臣这就去。”御医走进屋,看着皇上紧紧的搂着怀里的人儿,然后又看一眼,那已满的漏斗,拉开门吩咐宫人取来药水,将盆中被鲜血浸染的孩子取出,认真的用药水清洗,药水,是用太后排位供台上燃尽的香灰水制成,将孩子清洗之后抱给皇上。

“皇上,血浴已完成,娘娘已逝,还望皇上节哀——”刘大人不知何时进来,对着仿佛一下子苍老了十几岁的皇上说道。

皇上回过神来,盯着孩子看,声音冰冷的像是十二月的冰块,“那公主身上的戾气——”

“戾气已除,但是公主还是避免与皇上多接触,皇上身上的龙气恐会使公主身体大虚。”刘大人恭敬的回答。

“哼,不是血浴已经完成了吗?!”皇上的眉头一下子皱起,不,是皱的更紧了,因为那皱褶一直未曾除去。

“是的,但是血浴本身就带着极大的负面性,公主身上的戾气虽然尽除,但血浴带来的伤害却不是一个刚出生的婴儿所能承受的,皇上的真龙之气,依照公主的身体来说,太过强悍,加之公主是皇上的血脉,公主恐难以承受这么强大的气息。”刘大人跪在地上,不卑不亢。

皇上不再说话,只是看着怀中的孩子:心儿——“你先下去吧,朕知道了。”

刘大人躬身行礼之后就退出去了。

小小的孩子盯着那个横躺的女人身上,挣扎着要过去,皇上把她放在柳清心身边,小小的人紧紧盯着柳清心紧闭的眼,突然,不知小人哪来的力气,一下爬在柳清心身上,照着柳清心的脸,“吧——”的亲了一口,孩子毕竟还太小能够翻身已属不易,平常的孩子,都是两三个月才能顶的住脑袋。皇上看着这一大一小,伸手抱起恋伊。深深的看着。

“紫兰,公主就交给你照顾,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朕想你该知道,你们住到清水阁去,如有什么事,就直接来找朕”说着把孩子递给早已不知怎么哭的紫兰,紫兰颤抖的接过,“是,奴婢知道。”

皇上站起身,“走吧。”紫兰深深的凝视了柳清心一眼,赶忙跟上。

柳清心就这样去了,皇上下旨以皇贵妃的仪制厚葬她,并且亲自将紫兰他们送进清水阁,并下旨,将清水阁赐给恋伊公主,除皇上之外,闲人不得进入,包括皇后。此旨一下,整个后宫哗然,几个受宠的妃子暗自咬牙:柳清心那个贱人都死了,皇上居然如此厚待她的女儿,不过转念一想,反正柳清心已死,又少了一个强有力的竞争对手,心情也稍微好点,那个野种就让她自生自灭吧,一个婴儿成不了大气,这样想着,也就没了对付恋伊的心。

但各宫宫人都已明了,皇上对公主的在乎,可不能怠慢了这位小主子,以至于各宫奴才在接下来的十几年没有过分苛待她,至少在衣食上无忧。

几天后,紫兰从别的宫人那里听到,给恋伊进行血浴的御医无故死了,还有见过那天莞皇贵妃去世的宫人无缘无故消失了,紫兰站在清水阁的院子中,望着那一轮明月:小姐,您放心吧,您的苦心,紫兰都知道,都知道。紫兰心里明白,若不是小姐求情,她也随小姐去了吧,皇上那句“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就已经表明他动了杀机了,小姐啊,最了解皇上的,恐怕只有你了……

屋里传来恋伊的哭声,打断了紫兰的思绪,她忙转身奔到屋里,现在,她只要好好的照顾公主,让她们能够平安的生活在宫里。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