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恋伊皇后

血浴(一)

恋伊皇后 回归朔望 2129 2013-03-22 12:53:06

  皇上抱着孩子走进屋内,莞贵妃此时已经清醒,虽然身体还很虚弱,但还是挣扎着起身,眼望着皇上怀中的孩子,皇上走进她:“心儿,看孩子多漂亮……”

柳清心接过孩子,“是啊,多漂亮,又怎么会命中帯煞呢,怎么会?”她眼眶中的泪水早已涌上,这是自己千辛万苦生的孩子啊,这是可以牺牲自己守护的孩子啊,她低头,轻轻的亲吻孩子粉嫩的脸庞,泪水落入襁褓中,化成点点泪晕。

“皇上,用臣妾的血真的可以洗涤孩子的戾气吗?”她几不可闻的声音传来。

皇上却身体晃了下,“心儿——”“皇上,臣妾都知道,‘以母之血,涤子之戾’臣妾愿意,只求皇上能让她在这宫中平安长大。”似乎是感应到母亲的悲伤,小小的婴儿居然睁开了她那大大的眼睛,如黑曜石般的眸子,就这样怔怔的看着母亲,里面没有懵懂,却有着如水的平静,柳清心怔怔的望着孩子,“愿我儿能够平平安安长大,以后嫁个平凡人,莫再嫁入帝王家……”

“心儿,你——是朕伤了你吧,是朕的错,不该让你入宫,不该——”皇上正说着,却被李福打断。

李福进入门来,跪在地上,“奴才参见皇上——”又转向床上的柳清心,“参见莞皇贵妃——”

“何事?”皇上看着李福,心中已明了。

“皇上,皇后娘娘求见,呃……柳大人也来了”李福恭敬的禀报,并且小心翼翼的偷瞄柳清心的神色,见她并无异样,皇上却不发一语。

“皇上,让他们进来吧,该来的,始终是避不过的……”柳清心轻声说,抱着孩子的手却倏地收紧,以至于怀里的孩子,微微挣扎,却并没有哭泣。

皇上摆了摆手,让他们进来吧,一身宫装的皇后先走了进来,刘大人随后,“臣妾参见皇上——”“臣参见皇上,莞贵妃娘娘——”

“起来吧——”皇上看都不看皇后一眼。

“谢皇上——”他们站起来,皇后走上前,“真是贺喜妹妹了,喜得公主”,说着要抱柳清心怀中的孩子,柳清心却微微一闪身,错过,“皇后娘娘,臣妾想与孩子多亲近亲近——”“那是那是——”皇后笑着后退一步,站在皇上身边,笑容可掬的脸上看不出一丝裂痕,却在低头的瞬间眼里闪过一丝精光。

“皇上,请下旨吧,臣已吩咐准备妥当。”刘大人拱手,向皇上请示。

“皇上,臣妾有一事相求。”柳清心挣扎着起身,跪在地上。

皇上忙要去拉她,她不愿,皇上也不再强求,“说吧,朕都答应你——”

“臣妾谢过皇上,臣妾只想求皇上答应臣妾,待到孩子成人,请皇上遂了孩子的意愿,加一个她愿意嫁的人。”柳清心缓缓的说着。

“妹妹这是哪里话,皇上定会给公主指一门还好亲事。”皇后微笑着说。

“皇上,请皇上答应臣妾,让公主自己选自己的驸马,臣妾只求这一事,除此之外,别无所求,皇上——”柳清心的眼里聚满雾气,楚楚可怜,头埋在地上“望皇上成全——”

“好,朕答应你。”皇上紧攥着拳。

“谢皇上——皇上,下旨吧~~”柳清心悠悠的说着,似有若无。

“来人,传旨,开始血浴~~”皇上的声音如此沙哑,像是吞了一口沙子,割得喉咙生疼。

“是——”李福下去准备。

宫人抬来了一个大木盆,盆中有一个沙漏样的物体,柳清心的贴身侍女紫兰扶着她走到盆前,轻轻的把孩子放在盆里面,李福命宫人抬来拿来一张躺椅,“娘娘,坐吧。”

柳清心坐在躺椅上,眼睛还舍不得离开盆里那个被脱得精光的小家伙,脸上露出和蔼的笑,郑御医上前准备开始了,“娘娘,老臣要开始了。”

“等一下,”柳清心却道“皇上,您出去吧,留紫兰就好了,臣妾想跟公主说说话。”

“这——”御医踟蹰,“娘娘,老臣不知这血要何时更换……”

“你出去,告诉紫兰何时叫你——”皇上开口。

“是——”御医与紫兰走到一边。一会儿复又返回。

“开始吧。”柳清心淡淡道。

只见御医拿出一把锐利的刀子,刀身纤细,刀尖极为精巧,然后用刀尖轻轻的刺入柳清心的手腕挑断一根血管,血瞬间涌出。让看的人不禁一震,这样的流法,只是加深了受伤者本身的痛苦。手腕搭在盆沿上,一会,血就布满了盆地。那个漏斗也开始渗入血液。御医再次对紫兰说“紫兰姑娘,等漏斗注满,请告知老臣一声,老臣就在门外。”紫蓝此时早已泪流满面,她的小姐啊,这样的走法,让人疼到心坎里,口里应着“奴婢知道。”

“皇上,咱们出去吧,给妹妹跟公主留下点说话的机会吧。”皇后侧头对僵硬的皇上说道,“这样血腥的场面,皇上还是不见为好。”然后给一边的刘大人使了一个眼色,刘大人赶忙附和“是啊,皇上,您出去吧——”

随后皇上他们都出去了,宫人们也都下去了。

紫兰早已泣不成声:“小姐,早知会这样,当初又何必进这宫中来——”

“紫兰啊,这都是命啊,我倒无所谓,就是放心不下你,放心不下孩子……紫兰啊,无论如何,你要将孩子平安的养大,这深宫之中,我可以信的,只有你,不要与人争,能忍则忍,不能忍,也要忍,只有活着,你们才有可能出这深宫,只有活着……”柳清心的脸色已经开始发白,说话也不再连贯。

“小姐,你放心,奴婢知道你的心意,即使死,奴婢也会保护好公主,让她平安长大,”说着,用牙齿咬破食指,将手放于柳清心眉心,“奴婢发誓,此生只为柳清心之女池恋伊而活,是不违背柳清心之意愿,若不能做到,甘受凌迟之刑!”

“紫兰,谢谢,谢谢你,若有来生,我必将与你结为姐妹——咳咳——”柳清心感觉得到生命的流逝,已经坐不稳妥,却还是坚持着,她还有好多话要说,只感觉到自己的手被紧紧抓住,那样柔嫩的小手,她怎会不知,这是血肉相连的感觉啊,真温暖,真的。

柳清心深深的吸着气,眼光柔柔的看着盆中被血浸染的孩子,雪白的肌肤与火红的血液形成鲜明的对比,造成强烈的视觉效果,这孩子,真美~~~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