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恋伊皇后

茶园

恋伊皇后 回归朔望 2468 2013-03-22 12:53:06

  坐在去茶园的马车上,撩起马车的窗帘,呼吸者外面的清新的空气,心里一阵愉悦,这才是真正的空气,远离了皇宫,连呼吸都顺畅了。恋伊痴痴的看着外面优美的景色,心里一阵感慨,脸上不由得露出会心的笑。

池昊焱看着恋伊脸上的笑,没有平日的负担,也没有平日的淡然,是兴奋,是发自内心的愉悦,池昊焱的心突然就痛了起来,他还记得,恋伊八岁的生日愿望是远离皇宫,过自己想要的生活,他自从两年前离开皇宫就在努力,努力的强壮自己,就是要预防这一天,他不该对那个上位者抱有希望,他好恨,恨那个人的狠心,也恨自己的无能。

恋伊感受到池昊焱的心情,马上拉住他的大手,“三哥,别恨,恋伊知道三哥尽力了,恋伊只希望三哥过的好,恋伊这一生,有三哥恋伊就觉得很好了,所以好好的活着,要记得,那个人不仅是这个国家的皇上,最主要的是,他是我们的父亲,恨他,不该是我们做的,不是么?”恋伊缓缓的说道,柔柔的声音拂过池昊焱愤恨的心,顿时一片平静。

“三哥,你只要记得,在这片土地上,我只在乎你,所以,莫要仇恨蒙了心,那样,只会活的累~”恋伊接着道。

然后掀起窗帘,“车大人,您也到马车里来吧,外面很热的——”恋伊对着马上的车子房说道。

车子房仿佛没有听到,他刚刚也听到了恋伊的话,是什么样的教育能培养出这样剔透的女儿,虽说那人是她的父亲,但能一点怨言也没有吗?如此的宽宏大量,车子房被深深震撼了,一个女儿家有这样的心性,值得敬佩。车子房不知道的,他心的天平也在不知不觉间偏向了恋伊,只是,现在他还弄不明白心底的那抹悸动是什么。他想的入神,完全没有听到恋伊的话。

“车大人——”恋伊提高了声音。

“是——公主殿下,有什么事?”车子房懵懵的回答。

恋伊看着傻子似的车子房,不禁笑起来,“我说,外面热,不然车大人也到马车里来吧——”心里想到,这个车子房,真是有意思,在他得知恋伊他们要去茶园,他硬是以恋伊是沐国未过门的四皇子妃之名,要时刻保护,硬是跟了来,不过看他现在还真是心不在焉。

“哦——哦,不用了,不用了——臣在外面就好——”车子房忙说,心里颇为尴尬,看着虽然带着面纱,但眼睛笑弯的恋伊,结结巴巴的不知如何是好。

恋伊笑笑,不再说话,转会马车,跟池昊焱聊起来。

茶园很快便到了。

恋伊下车,就被眼前的景色吸引了,不禁说道:“好美——”

眼前的茶园大约有一万多亩,散布在山上,连绵起伏,大片大片的茶树铺天盖地,郁郁葱葱,置身其中,仿佛是掉进了一片汪洋之中,远远的还能听见采茶女那清脆的歌声,整个茶园,不——应该说是茶山,景色美不胜收。

“啊——”恋伊笑着扑进茶林,池昊焱紧跟着她穿进茶林间。一身白衣的恋伊像一只翩翩起舞的蝴蝶,那一抹白色,在这片绿色中,并不显突兀,似一朵移动的山茶花,美丽淡雅芳香。池昊焱紧紧的追着那抹白色,生怕她一不小心走丢在这茶林间。

车子房站在那里,痴痴的看着恋伊不断穿梭的身影,这一幕,美的不像话,以至于多年以后,想起那抹白影,心依然痛的无法呼吸,如果早知道这样的结局,如果早知道她会离去,即使是违背皇上,他也不会把她带回沐国。只是那只是假如,只是如果。现在,车子房只知道,这个至今没有看过真面目的公主,吸引了他全部的目光。

紫兰笑着看恋伊快乐的影子,不禁流下眼泪,多年以前,她也跟小姐这样穿梭在茶园间,过着原本安逸的人生。小姐,紫兰都多么的想你啊。

池昊焱追上恋伊,“恋伊,别跑了——”他拉住她,转过她的身子,才发现她早已泪流满面,池昊焱慌忙帮她擦着泪,“恋伊,我的恋伊——”

恋伊挣扎,池昊焱却不放。两人的拉扯引起了车子房和紫兰的注意,他们忙向这边跑来。

恋伊看着池昊焱关心的脸庞,试图扯起一抹笑,可是眼泪却不停的往下流,她很少哭,可以说自从出生后哭过一次之外,再没有哭过,可是这一次,不论她怎么努力,仍是止不住。

“三哥——三哥——”恋伊趴在池昊焱的怀里,嘤嘤的哭着。

池昊焱紧紧的抱着她,“哭吧——哭吧——恋伊——”

车子房和紫兰也来到跟前,看着恋伊由低低的啜泣到嚎啕大哭,“呜呜呜——”虽然极力压制,但是却无能为力,只会让人觉得更加悲伤。

整个茶园仿佛都被这哭声感染,茶树沙沙的想着,似乎也在悲鸣。

看着在池昊焱怀里哭的上气不接下气的恋伊,车子房的脸色像是猪肝一样,他的心隐隐作痛,这个女子也是忍到极限了吧,到现在才发泄出来,苦了她了。

恋伊哭着哭着,许是累了,竟在池昊焱怀里睡着了。池昊焱轻轻的抱起她,像是珍宝一样,向不远处的一出住宅走去。

那里有他送给恋伊十一岁的生日礼物,那是他和她的心血,恋伊还曾戏称那是他们的孩子,还说过要永远住在那里,池昊焱悲哀的想着。

车子房却为之一震,眼前的建筑,刚才在外面的时候并没有觉得与平时所见有什么不同,进得门来才发现它的妙处。进门来,迎面是一面迎门墙,上面画着金鱼戏水的图案,那一尾尾的金鱼仿佛是活的一样,转过墙壁,是一弯湖水,湖的旁边是座人造的假山,那水不知是用什么引上去的,源源不断的往湖里游,最为精致是是湖中的小亭,亭子四周都是不知道是什么折成的不知道是什么鸟的垂帘。再往里走,竟然是用大块的石头砌成的屋子,大气磅礴,拱形的屋顶光华四射,门前的两个大柱子上是用金水镀过的,两扇门也雕成了没见过的图案,十分美观,墙壁上开了大大的窗户,车子房敢肯定,室内肯定是一片透亮。走入室内,才发现更是别有洞天,果然是一片光明,屋里摆着圆形的桌子,没见过的椅子,坐在上面却十分柔软。屋内被分成了好几个房间,房间与房间之间有一扇门相隔,简单明快又不失优雅。车子房被震撼了。

池昊焱把恋伊放在宽敞的大床上,定定看了许久才出来。

他们一起走出来,池昊焱让吓人带车子房去休息,车子房好奇的问那下人:“可否问这位小哥,不知这房子是谁建的?”

下人笑着回答:“这是主子命人建的——”

车子房知道他口中的主子是指池昊焱,不禁想,池昊焱还有这等本事?“也是你家主人设计的吗?”

“这倒不是,听说这是主子的妹妹设计的,奴才告诉你啊,就是刚才主子抱着的女子——”下人凑近了说。

“你怎么知道?”

“这个都知道这个房子是主子给小姐的生日礼物,主子曾说过,他不会带任何一个女人过来——”下人神气的说道。

这下,车子房不知该说什么了,他对那个女子更加好奇了,她就像是一个谜,吸引着你靠近,你去了解。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