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恋伊皇后

迫嫁

恋伊皇后 回归朔望 2945 2013-03-22 12:53:06

  清水阁

“什么?福公公你说什么?”紫兰瞪大了眼看着面前的李福,仿佛是看着一个怪物。

“哎,紫兰姑娘,一会皇上要过来,商量公主出嫁的事情,姑娘准备一下吧。”李福再次重复道,哎,那个花一样的公主啊,还未成年就……“老奴先回去了”李福叹着气朝御书房走去,皇上还等着他呢,他不禁想起皇上刚才跟皇后在御书房的对话:

“皇上,您不是要把霜儿嫁过去吧?!”皇后一脸的惊惧,她就这么一个女儿,是手心里的宝啊,而且霜儿已经相中将军家的大公子。

“我们可以等傲霜成年再让他们成婚啊,皇后不必担心,”皇上蹙着眉,他这一生就只有两个女儿,不嫁傲霜难道要嫁恋伊不成?!

“可是,可是皇上不应该同意让恋伊公主嫁过去吗?”皇后脱口而出。

“你说什么?”皇上的语气里盛满了不悦。

“皇上——”皇后知道她惹恼了皇上,可是为了自己的女儿,怎么也要让恋伊出嫁,“皇上,恋伊的年纪比傲霜大,理应比傲霜先出嫁,若是霜儿嫁在恋伊公主之前,岂不是让人耻笑我们池国不分长幼?且不论这个,恋伊还有几个月就成年了,臣妾听说,沐国要与我们通商,早一点把公主嫁过去,对于百姓来说也是好事。最主要的是,臣妾担心那皇上的身子——”皇后说到这,不禁俯首垂泪。

“此话从何说起?”皇上问道。

“皇上难道不记得了?恋伊公主七岁时皇上的大病了?!刘大人都说是跟恋伊太过亲近的缘故?”皇后啜泣的说道,“臣妾知道,皇上疼惜皇贵妃妹妹,爱惜公主,自己的身子也可以不顾,这些臣妾无话可说,可是皇上一代明君,怎可以为了儿女私情而不顾皇上的抱负?!”皇后的话打在皇上的心上,是啊,他是皇上,怎么可以如此的自私呢,他是皇上啊——

“你下去吧,真想一个人静一静——”皇上疲倦的说道。

皇后边擦着泪边向外走着,她知道这次是把皇上得罪了,可是她知道她胜利了。

皇上靠在龙椅上,“李福啊,朕该怎么做?这一生,朕除了娶了心儿,从来由不得自己,从来由不得——”李福静静的站着,不发一语,他知道,皇上需要的只是一个听众而已,“你去清水阁,告诉她们朕一会过去——”摆了摆手,让李福下去。

“这——这,这怎么可能?公主,公主还未成年啊,皇上这是——”紫兰听了李福的话心里一紧,这是什么情况啊,小姐啊,你告诉奴婢啊,奴婢该怎么办?紫兰急的团团转,对了,三皇子,紫兰马上派人去请池昊焱,希望三皇子能够赶过来。

紫兰刚走到屋里,就看见了站在门口的恋伊,“公主——”

“兰姨,你不该派人去找三哥的,这个宫里我最在乎的除了你,你怎么会不知道?此时让他进宫,只是让我多了牵挂而已——”恋伊悠悠的说着,眼睛直直的望着郁郁葱葱的茶花,“还是逃不过嘛?”是啊,恋伊仰起头,既然早就知道逃不了,为什么还要有期待呢,期待那个男人会兑现对母亲的诺言,自己会住进向往的房子,过想要的生活。眼里的泪硬生生给逼了回去,恋伊扯起一抹嘲讽的笑。

紫兰看着这样的恋伊,不知所措,公主从来没有这样过,她淡然的如茶花,是早就预料到这一天了吧。

“放心吧,兰姨,我很好,也许这对我来说更好。”恋伊感受着紫兰过热的目光说道,转身走回屋里。

不久,皇上就来了,“儿臣参见父皇,父皇万岁万岁万万岁——”恋伊盈盈的跪倒。

“起来吧——”皇上抬手让她站起来,“来,恋伊到这来,来朕身边。”

恋伊听话的走到皇上身边,皇上细细的看着她,太像了,简直跟心儿一模一样。

“父皇是有话要对恋伊说吗?”恋伊开后问道,即使是知道皇上的意思,她也想从皇上的嘴里说出来。

“恋伊知道沐国的使臣来了吧?”皇上轻轻的问。

“知道——”

“这次,沐国的使臣给咱们池国带来了我们最需要的海上航线,这可以打开咱们的国门,让百姓过上好日子。”皇上看着恋伊,眼睛一眨不眨的注意她脸上的一丝丝表情。

“是的,但是我们不只是能从海上出去啊,据儿臣所知池国东边临海,西面的苍山不算,还有北面和南面,为什么父皇把海上航线的看的这么重呢?”恋伊问道。

皇上一惊,眯着眼看恋伊,她是从哪知道的?他不答反问:“这些,恋伊从哪知道的?”

恋伊心里扯起嘲讽的笑,面上却不动声色,“藏书阁的书上——”

“哦——”皇上把这事都忘了,“虽然有北面跟南面,但是北面极寒,人们的购买能力低下,我们的东西不能卖的好,而南面,他们也有丰富的物产,我们的他们也不需要,因此,海上,对我们来说是最好的。”皇上耐着心思解释,他心里还是不愿意逼迫她的,“况且,沐国这次开的条件很好……”

“那条件呢?”恋伊接口。

“为了显示我国的诚意,沐国与池国皇室联姻。”皇上低声说道,“而且只能是朕的嫡亲女儿——”

“那父皇把这些告诉恋伊的目的是?”

“恋伊——虽然朕不舍得,但是我国只有你了,父皇希望你能以大局为重。”皇上劝慰着。

“如果儿臣不愿意呢?”恋伊看着皇上问。

“儿臣也不愿意——”屋外突然传来池昊焱的声音,接着他那刚毅的脸也出现在了皇上和恋伊的面前,“儿臣拜见父皇——”池昊焱给皇上行礼。

“你怎么进宫了?”皇上疑惑的问,不过瞬间便明白了,他肯定是听说什么了。

“皇上,皇后娘娘求见——”李福自门外走进来。

恋伊跟池昊焱都看着皇上,“让她进来吧——”皇上淡淡的说道。

池昊焱皱着眉,恋伊却笑了,好啊,都来了。

“臣妾参见皇上——”皇后微微俯身行礼,“免了,皇后此时来有何事?”皇上问。

“臣妾是想,恋伊公主马上要出嫁了,臣妾作为嫡母妃,也该给公主置办置办嫁妆——”皇后缓缓说道。

“不知嫡母妃怎么这么肯定一定是儿臣出嫁呢?”恋伊柔声问道。

皇后一惊,难道皇上还没有解决?但是面上还是挂着微笑,“公主这是哪的话?皇上刚才已经跟臣妾说了”皇后看着眼前跟柳清心机会一个模子刻出来似的恋伊,恨得牙痒痒,一定得把她除去,不然,柳清心一定会一直在皇上心里。

“是的——是朕告诉皇后的”皇上接话到,“恋伊就在成年礼之后出嫁吧,皇后好好操办,莫要失了面子。”

“父皇——恋伊还小——”池昊焱着急的说道。

“吆——三皇子这是哪里话,恋伊公主可还差几个月就要成年了呢,怎么会小呢?三皇子如此激烈的拒绝公主出嫁是为了什么?况且还是对百姓有益的事情。”皇后尖酸的说着。

“嫡母妃这是什么意思?傲霜公主不是也快成年了吗?儿臣想傲霜公主肯定很愿意为了池国的百姓嫁到沐国去——”池昊焱反驳道。

“哼,三皇子可是说错了,恋伊本为姐姐,理应先出嫁,倒是臣妾听说了不少的趣闻呢?皇上可愿一听?”皇后说道,也不管皇上是否愿意听,接着说道,“臣妾听清水阁的丫头们说,三皇子跟公主甚是亲密,两人经常旁若无人的抱在一起呢,这兄妹情谊还真是深厚啊,臣妾可没记得臣妾跟家中兄长如此亲密过?”皇后特意加重了“兄妹”一词。

“三皇子可有此事?”皇上闻言,语气冷冷的问池昊焱。

“儿臣与公主之间只是兄妹,这不过是表达亲密的一种方式。”池昊焱镇定的回答。

“谁信呢?臣妾可不信,据说三皇子还在公主房里夜不归宿,这孤男寡女的——”皇后尖声到,“三皇子,这可是**呢——”

池昊焱的脸色一下子苍白起来,皇上的眼神仿佛是利剑一样,扎进他的心脏,凌迟者他跟恋伊的皮肤。

“来人,把三皇子带下去——”皇上怒气冲冲道。

“父皇——何必呢,要让儿臣出嫁,也不用如此来抹黑儿臣跟三哥,”恋伊的声音依旧是淡淡的,仿佛他们争吵的重点不在她身上。

她深深的看着皇上,“儿臣,嫁就是了——”

“恋伊——”池昊焱拉着她的衣袖,他最不想的,是她受苦啊。

恋伊看着眼中泛着泪花的池昊焱,她最不想的,是他受苦啊。

一切,都脱离的本该有的轨道,一切,都偏离了预想的未来,他似乎看见,他们在渐行渐远,他们好像要踏入两条河流,她即将走出他的世界,永远的走出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