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恋伊皇后

成年礼

恋伊皇后 回归朔望 2115 2013-03-22 12:53:06

  四月十二日,池国上下一片热闹,百姓谈论最多的就是他们今年刚刚成年的大公主恋伊公主要出嫁了,街头巷尾,议论纷纷,对于这个素未蒙面的公主,男的更加会注重她是否漂亮,女的则更关心这个公主嫁男人如何,可惜,他们都无缘见到两人,因为,恋伊要走水路,出了皇宫就进了船里,而沐国的皇子,根本就没有来,年老的妇人大多感慨,又一个苦命的女子。

此时,皇宫的正阳广场上,正在举行盛大的祭天仪式,恋伊一身洁白的衣衫,上面用浅米色的丝线绣着朵朵山茶花,脸上用白色的面纱遮着,今天是她的成年礼,亦是她出嫁的日子,她微仰着头,看着湛蓝的不含一丝杂质的天空,深吸一口气,今天就要离开了吧,想起在茶园的日子,真是快乐的日子过的快啊。

一系列繁琐的仪式之后,众人移去了御花园,公主出嫁,皇宫里当然要好好庆贺一番,各位宫妃打扮得还只招展,谁会真的在乎一个将要远嫁他国的公主啊,再说了,平日里,又不来往,今日来,无非是想见见皇上,希望皇上能到自己宫里罢了。大臣们也都携着自己的家眷进宫,凡是皇子公主成年礼,都要带自己的家眷来,若是自己的孩子能一不小心被刚成年的皇子公主看上,成为了皇子妃或者驸马,那整个家族都要发达了,所以,看大臣们女儿儿子的打扮就知道什么叫“醉翁之意不在酒”了,恋伊坐在自己的位置上,淡淡的看着这一切。池昊焱不时的给她加一点菜,可以看的出,他们的心情都不好,没有嫁妹该有的喜悦,没有出嫁该有的欢喜,有的只是浓浓的离愁。

“皇上,今天是公主的成年礼,也该公主表演一个节目——”皇后向皇上欠身道。

“是啊——是啊——”人群中有附和的声音传来,这个公主太过神秘,平日里躲在人们的视线之外,几乎没有人见过她的样子,更没有听说她有什么才艺,据说是皇上下旨不让她出清水阁的呢,有不少人抱着担忧的心情,毕竟今天是公主出嫁的日子,总不能让她下不来台,也有不少人抱着看好戏的心情。

恋伊看着各怀心思的众人,“三哥,恋伊给你跳支舞可好?”恋伊对着池昊焱笑笑。

“好,只要是恋伊跳的,三哥都喜欢——”池昊焱痴痴的看着眼前的人儿,弯弯的眉眼,晶莹剔透。

恋伊起身,对着看着他们的皇上说道,“今日即是恋伊的成年礼,也是恋伊出嫁的日子,恋伊就给父皇献舞一支,可好?”

“好——不知恋伊要跳什么呢?”皇上双手一拍。

“广袖流仙舞——那容恋伊去换身衣裳。”说着带着紫兰下去。

一会,一身粉色舞衣的恋伊出现在众人面前,仍旧是一面同色系的面纱,刚一走进舞台中心,就吸引住了所有人的眼神,宽大的袖摆腰间束起,显示出腰身的纤细,恋伊的身材发育的很好,个头已经不低,这样的打扮更是飘逸脱俗,风轻轻吹起,衣袖裙摆翩飞,美若谪仙。

音乐轻起,恋伊的身子也不断翻飞着,众人紧紧盯着那舞动的身影,恋伊把手臂张开到极致,两只衣袖也随即向两边飞去,以右脚为支撑,旋转,腾空,落地,一系列动作,美不胜收。当衣袖落地,音乐亦止,恋伊静静的站在舞台中央,台下的众人还沉浸在恋伊的舞蹈中,不能自拔,许久,人群中迸发出热烈的掌声,久久不断。人群中,一位翩若谪仙的男子,轻轻的呐呐道:“有女如此,死生何求?”这就是后来娶了傲霜公主的池国将军的大公子——乌古南。

恋伊微微伏身,向台下走去,皇上看着那身影,仿佛看见了茶园里那一抹白色的身影,她们很像,一样喜欢茶花,一样喜欢白色的衣衫,一样擅长舞蹈,即使没有人教导,也一样擅长。

池傲霜时时看着乌古南看恋伊看的眼都直了,心里一阵气闷,不服气了,站起来,“父皇,霜儿也献上一曲,庆祝姐姐今日出嫁”池傲霜可是对自己的嗓音很自信呢,池国上下都知道池皇有一位夜莺般的傲霜公主。

皇上笑道,“难得霜儿有这份心思,那就唱一曲吧——”

池傲霜的嗓音确实是清脆如夜莺,清澈如清川,可惜,少了感情,但是,谁会在乎呢,一曲作罢,随即有大片的赞叹之声,池傲霜的虚荣心得到了极大的满足,但是这不是她得目的,“姐姐的歌声也很好听呢,姐姐也唱一首吧,刚才姐姐的舞,让妹妹意犹未尽呢。”池傲霜说着。

恋伊微微叹了一口气,她什么时候听她唱过歌了,这不是明摆着要看她出丑吗,可是,恋伊淡淡的扫了一眼。池昊焱是听过恋伊的歌的,清脆悦耳,像是从心里伸出的手,能抚平心里的伤痛。

“妹妹说笑了,恋伊记得没错的话,妹妹从不屑踏进清水阁,又怎么会听过恋伊唱歌呢?”别以为我会认你欺负,恋伊的心里突然就恨起来了,看着池傲霜的眼神也犀利起来,池昊焱明显的感到恋伊的感情变化,忙伸手拉了拉她。

恋伊清醒过来,暗自懊恼,她怎么会失控了呢?哎,罢了,这么多年都忍过了,难道是因为今天要出嫁的缘故?

池傲霜只觉得恋伊的眼神冻的她好像要死了,可是一瞬间之后,又都没有了,难道是她搞错了?

而乌古南却皱起了眉,对于池傲霜,他是一点都不喜欢。现在看到她那么明显的想要恋伊出丑,更是不待见她了,只是,他似乎忘记了,他也不过是今天才见到了这个他经常听到却并不熟悉的人。

“恋伊——”皇上感觉到恋伊的沉默,以为她不会唱,毕竟他知道的,除了恋伊会识字之外,其他的他并没有派人教她,此时皇上才猛然发现,这个他自以为保护的很好的孩子,竟然什么都没有,这样去到沐国,不会被人说他教导无妨?!“要是不能唱,就算了——”

父皇——你什么时候相信过儿臣呢?!恋伊苦笑,是的,不该有期待的,没有期待就不会有失望,恋伊,你还是学不会,也做不到。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