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恋伊皇后

离开

恋伊皇后 回归朔望 2060 2013-03-22 12:53:06

  皇上回去后也简单梳洗了一下,就又返回,等在清水阁的屋外,看着空中的月亮,心里的孤寂如草般疯长,他是不是做错了,违背了对心儿的誓言,可是看着清水阁屋内灯光下忙碌的影子,又出去心中的想法,现在已经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了。

屋内,紫兰轻轻的给恋伊穿上火红的嫁衣,流着泪笑道,“公主真漂亮,是紫兰这辈子见过的最美的新娘——”

火红的嫁衣衬着恋伊苍白的脸,更显的她脆弱的仿佛随时会破碎一般,这次的头痛,几乎抽尽了她所有的力气。恋伊抚了抚额前的碎发,“是吗?比母亲还漂亮吗?”恋伊轻笑的问道。

“是,比小姐还漂亮,我们的公主是最漂亮的,相信小姐一定也看见了,她在天上祝福你呢。”紫兰拿起檀香木梳轻轻的给恋伊梳着头发。

“一梳梳到尾,二梳白发齐眉,三梳儿孙满堂……”紫兰梳的很细心,给恋伊把头发盘起来。

恋伊听着,会心的笑了,有愿望总是好的。

恋伊都弄好了,紫兰去请了皇上和池昊焱来,本来应该是皇上和大皇子,可是恋伊不让,只得让池昊焱来,池国的风俗是,女子出嫁由母亲梳头,给女儿最真挚的祝福,由父亲盖头巾,表示父亲对女儿的重视,哥哥背新娘上花轿,寓意新娘有娘家支持,以免在婆家受苦,其实,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谁又会真的在乎她的生活。做这些仅是一点安慰罢了,不论是对新嫁娘,还是父母亲。

皇上和池昊焱进来,恋伊缓缓的转身,因为化了装的缘故,恋伊苍白的脸色已经完全被遮盖了,嫣红的脸蛋儿,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头上新娘冠的金黄凤凰的栩栩如生,随着恋伊的动作,一颤一颤,身上火红的嫁衣,金线绣成的凤凰翩飞,仿佛一不小心,它就会腾飞而起。

“恋伊,很漂亮——”皇上赞叹,“跟你母妃一样美丽——”

是啊,很美,是最美的。池昊焱火热的视线盯着恋伊。心却痛的他无法呼吸,如此美丽的她,却要离开了,池昊焱捂着胸口,脸色苍白。紫兰注意到了,忙说道,“皇上,给公主盖头巾吧,天色不早了——”紫兰的声音拉回了池昊焱,他忙惊醒,是啊,他要隐藏自己的心,这条命是恋伊用自由换回来的。

“父皇,恋伊可以再抱抱你吗?”恋伊小声的问道。不论怎么样,他还是自己的父亲啊,这辈子唯一血脉相连的父亲。

皇上张开手臂,把恋伊拥入怀里,恋伊也轻轻的回抱他,随即就放开了。“谢谢父皇——”

一边的侍女端着恋伊的头巾,皇上接过,轻轻的盖在恋伊的头上,“走吧——”

池昊焱背起恋伊,向门外走去,紫兰跟在后面,这次恋伊出嫁,除了丰厚的嫁妆,除了一直陪她长大的紫兰,其他的,连一个婢女都没带。

“恋伊——”皇上突然开口,池昊焱顿时站住,却没有回头,只听到皇上的声音从身后传来,“你记得,你永远是池国的公主,是朕的女儿——”

池昊焱抬脚往前走,谁都没有回头,皇上的泪却流了下来,多少年了,他早已忘记了该怎样哭泣,哪怕是柳清心死去的那一刻,他也没有哭过,现在,看着那渐行渐远的红色嫁衣,突然就哭了,“爹,恋伊永远是你的女儿,恋伊永远爱你——”这是刚才他抱恋伊时,恋伊贴在他胸口说的话。他后悔了,恋伊是上天给他的礼物,他却亲手把她推远了,远到,直到生命的尽头,也没再见到那个曾经在他怀里撒娇,亲吻他的脸颊,说着“这是恋伊给父皇的奖励——”他是活该独自一个人。轻轻的展开手中一直紧紧握着的信,柳清心娟秀的字映入眼帘,突然,皇上冲出去,狂奔进那早已长满荒草的清心阁,泣不成声,只见那信上写着:

恋伊:

我的女儿,娘知道,你的出生意味着娘的离开,可是娘仍然期待你的到来,你是娘跟你爹爱的结晶,原谅娘不能陪着你长大,看着你出嫁,但是,相信娘亲,你爹会对你好的,即使没有娘在身边,依然会对你好,娘给你取名恋伊,你爹说过,“弱水三千,唯恋伊”,对娘来说,亦是如此,“风流才子何其多,唯恋君”,莫要怨恨你爹,他不光是你的父亲,还是这个国家的皇上,娘从不后悔,爱上他,跟着他,甚至是离开他。女儿啊,娘希望,你也能找到那个能让你幸福,悲伤,又哭又甜的人,能让你就是流尽鲜血也无悔不怨的人。

皇上低低的哭着,心儿,心儿,我违背了我们的誓言,违背了对你的承诺,辜负了你的信任,心儿——

池昊焱背着恋伊静静的走着,周围的乐器声似乎也打破不了这份静谧,他们没说一句话,要说的话太多,反而不知道要说什么好。

池昊焱看着恋伊在紫兰的搀扶下踏上小船,恋伊回头摆摆手,船开了,恋伊一直站在船头,直到池昊焱被黑夜吞没,再见了,三哥——

池昊焱伫立在桥头,看着那抹红越行越远,他一动不动,但是手上的青筋却突兀的暴着。突然,池昊焱一拳打在桥头的木桩上,血瞬间向四处飞溅。那一夜,他像石雕般站在那里,任伤口血流不止。

那夜,皇上在破败已久的清心阁呆了整整一夜,出来后像变了一个人,冷酷无情,除了清水阁偶尔会去,再不踏足后宫,再有大臣提议让皇上选秀,提建议者均被降职,此后再无人提起此事。

那夜之后,池昊焱再次离开,除了皇上的寿辰,再不进京,只是,人们都发现,那个依旧如玉般的男子,心没了,即使他还会温和的笑,即使他比以前更加的温和有礼,只是好像没有什么可以入得了他的眼。

那夜,一个身穿白衣的老者,给熟睡的沐国四皇子,戴上了一个乳白色的脚环。

那夜,改变了很多人,主动的被动的,因为恋伊的离去,都改变了。不知道,这到底是福?还是祸?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