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恋伊皇后

礼物

恋伊皇后 回归朔望 2470 2013-03-22 12:53:06

  紫兰很快就把菜准备好,恋伊让紫兰也坐下,池昊焱也让她坐“这里没有外人,兰姨就坐吧,咱们好久都没有这样在一起过了。”

紫兰不再推脱,“哼,三哥还说呢,谁让你不回来的?”恋伊愤愤的说着。

“哈哈,三哥不是忙吗?”池昊焱马上打哈哈,他不想让恋伊知道他的动作,恋伊只要自己捧在手心里就行了。

“忙什么?”恋伊接着问道。

“忙着给恋伊找礼物啊,”池昊焱笑着,

“才不信——”一餐饭,在欢声笑语中结束,池昊焱和恋伊都吃了不少,席间还饮了恋伊自制的葡萄酒,这还是在池昊焱离开后酿的,这次回来喝,刚刚好,纯天然的配料,入口后,余香绕喉,很值得回味。

池昊焱自怀里拿出一块手帕,轻轻的打开,恋伊好奇的凑上前,“三哥,这是什么啊?”紫兰也伸长了脖子,三皇子给公主的礼物可不一般,记得去年,是一张房契,据说那房子是按照公主的图纸建造的,真房子没见过,但是她见过图纸,跟她以前见过的房子都不一样,她也不知道,公主是从哪看来的,不过,那房子很大气,也很美观。公主为此高兴了还几个月呢,天天盼着去住。不知,这次,三皇子又送了什么?

“啊——是镯子啊,”恋伊的声音传来,其间不乏失落,紫兰也凑上前,是一只好像是骨质的镯子,上面有小象牙似的小坠饰,通体呈如白色,确实没什么奇怪的。

“可别小瞧了这镯子,这可是同心镯,据说世上只有两只,我好不容易才弄到这一只,另一只,我还在找,”池昊焱拉过恋伊的手给她戴上,乳白色的镯子在恋伊雪白的皓腕上,发出淡淡的光晕,丝毫没有比那些华丽的金银逊色,“你听——”池昊焱拉着恋伊的手,轻轻的摇晃,损失一震仿似笛子又不是笛子的声音传来,缓缓的淌过心间,安抚着狂躁的心灵。

恋伊好奇的看着这镯子,不时的晃着手腕,恩,真好听。

紫兰却一震,同心镯?同心镯,据说世上只有两只,而且是一对,女方戴的那只会发出响声,那时,南方的一只,则会微微震动,拥有镯子的男女只要由一方活着,镯子就会有感应,据说,这是经受上天祝福的镯子,会给相爱的两人带来幸福,前提是,两人是相爱的,这些还是以前皇上要给小姐找这对镯子时,小姐告诉她的,没想到,现在居然见着了。可是,三皇子,把这个给公主的意思是?紫兰不敢想下去了,这是禁忌啊。紫兰看着池昊焱宠溺的眼神,小姐啊,您千万要保佑公主,不要是奴婢想的那样。

恋伊玩了一会,想把她摘下来,自己不喜欢带这些金银制品。可是,这镯子怎么像长到她身上似的,怎么都拿不下来,“三哥,拿不下来了,你看看这是怎么回事?”

池昊焱看着因为把手镯憋得通红的小脸:“恋伊不喜欢三哥的礼物?”话语里透着伤心,

“不是,恋伊怕弄丢了,三哥送的,可得宝贝着呢。”恋伊听出池昊焱语气里的失落,忙解释。

“那就不要摘了,看,带着多好看。”池昊焱听了恋伊的话,顿时心情一片大好,“再说了,这镯子认定了你,你是拿不下来的,直到生命今年头。”

“啊?原来这镯子还通灵呢?”恋伊兴奋的说着,“三哥觉得好看,恋伊就戴着——”

“恋伊真乖——”池昊焱摸摸恋伊的头,又把她搂到怀里,怎么都抱不够呢。

紫蓝一看这架势,忙说道:“三皇子,您看,时间也不早了,您还得出宫去,再不走,宫门就要关了。”

池昊焱看了看外面的天色,又看了看怀里因为这句话而塔下脸的恋伊,不舍的揉揉她,“是该回去了,不然,父皇该教训我了,”他可没忘记,他出宫后恋伊第一个生日时,也是因为很长时间不见,那天就没有回去,结果第二天天还未亮,就被召到御书房,跪了大半天,他到不怕,就是怕这宫里的闲言碎语,虽然恋伊从来没有在乎过,可是,他在乎啊,他不想她受到一丝丝的伤害。“乖,这次,三哥会呆很长的时间,一有时间,三哥就会进宫来陪你的,”

“真不走了?”恋伊不信的问。

“真不走了,”池昊焱肯定的说,恋伊盯着他看了好一会儿,才放开他,“那三哥有时间就进宫陪恋伊,说好的——”池昊焱点点头,

“那拉钩——”恋伊伸出葱白的小指,池昊焱笑笑,看来他几次离去,他的信誉已经没有了啊。“三哥,说话算话,等到我的恋伊成人了,一切都好了,才离开——”池昊焱保证到。这个决定在日后的每一天都深深地折磨着他,如果离开了,是不是一切都会不一样?!

紫兰送池昊焱到宫门口,看着他上车,池昊焱坐进车里,车夫刚要走,突然,紫兰叫住车夫,“小哥,奴婢有些话想对三皇子说——”车夫识趣的走到一边。

池昊焱探出头来:“兰姨,有话?”

紫兰看着眼前出色的男子,要他们不是兄妹该多好,她鼓足勇气,“三皇子,有些话,奴婢不知当讲不当讲,”

“你说——”池昊焱对她要说的话,心中已一片明了。

“奴婢只想说,三皇子永远是公主的亲哥哥,永远是公主最亲,也是最在乎的家人。”紫兰说完,看着池昊焱的一举一动,她是冒失了,即使三皇子当她是亲人,这些话也不该出自她的口。

池昊焱的脸色一暗,随即恢复常色,“兰姨,谢谢,这些我都知道,我不会让她受到伤害的,我发誓永远不会。”

如神祗般的男子发誓般的说道,只是,当他回忆起这些,只有深深的伤痛与不甘。

紫兰看着他,放下心来,这已经不是七年前的三皇子了,她应该相信他。“那,三皇子走好——”紫兰朝他行了礼。看着马车渐行渐远。

回到屋里,发现,恋伊正呆呆的看着手镯,心里一惊,难道公主发现了什么?是啊,公主如此的聪慧,藏书阁的书都让她看了几遍,三皇子的心思,她难道看不出?只是出乎紫兰的预料,她的公主的爱情智商几乎是负的啊。

“公主?怎么了,发什么呆啊?”紫兰轻轻的问。

“兰姨,你说,这个镯子怎么会响呢?”恋伊皱着眉,想不出其中的关窍。

“啊?”紫兰料不到她是在想这个,“这个——这个——奴婢也不知——”紫兰喃喃的说。

“哎呀,不想了,睡觉——”恋伊站起身,大大的伸了个懒腰,“三哥对我真好,这种同心镯应该送给他未来的王妃嘛,”说着往床榻走去。

紫兰一惊,糟了,公主这是发现了?正要解释,又听到她的下半句,顿时哭笑不得,恋伊自顾自脱着衣服,“真不愧是我的亲哥哥。”

紫兰无奈的笑,三皇子啊,奴婢还真是同情你啊,原来精明如公主,也有这么迷糊的事情,不过这是好事。紫兰给恋伊盖好被子,看着恋伊渐渐入睡,在心里又补了一句:最了解公主的,也只有你吧,三皇子,希望你真的能保护好公主。

遥远的沐国,满头银发的老人看着手中不断传来震感的镯子,微微一笑:终于出现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