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恋伊皇后

我会保护你(一)

恋伊皇后 回归朔望 2031 2013-03-22 12:53:06

  恋伊跟沐梓夜还没到御书房,常青就迎了上来,“奴才参见四皇子,四皇子妃——”

“常公公——父皇在御书房么?”恋伊微笑的问道。

“在——奴才给您通报去,您请稍等——”常青深深的作揖之后就转身往御书房而去。

御书房

沐擎苍正在批阅奏章,常青悄悄的走近,小声说道,“皇上,四皇子跟四皇子妃求见——”

“哦?”沐擎苍抬头看着似是意犹未尽的常青,“有话直说——”

“嗻——”常青斟酌着字句,“奴才看见四皇子的脸上还有伤呢,嘴角都流血了——”长青小心翼翼的看着皇上的脸色。

“有伤?他们吵架了?”

“奴才看着不像,奴才看四皇子很是依赖四皇子妃呢。”常青的声音越来越低,几乎不可闻,可是沐擎苍还是听见了。

停下手中的朱笔,“恩,让他们进来——”

“嗻——”

沐擎苍回味着常青的话,看来老四又被欺负了,其实作为皇上的他怎么会不知道,肯定不会是沐梓夜跟恋伊吵架了,他们在一起几个月,相处的情况每日都有专门的人向他报告,而且以前沐梓夜也有来向他报告的时候,只是他都不予理会。沐擎苍眯了眼,看来,这次会十分有趣啊。

恋伊跟沐梓夜进来的时候,沐擎苍刚好看完手里的奏折。

“儿臣参见父皇——”恋伊跟沐梓夜向皇上行礼,站起来后。

沐擎苍细细的打量着两人,恋伊一脸的淡然,沐梓夜紧挨着恋伊,嘴角挂着血。

“四皇子这是怎么了?”沐擎苍问道。

沐梓夜抿着嘴不说话。恋伊微笑着答道:“父皇暂且等一下吧,大皇姐这会儿也应该到了——”

“哦?”沐擎苍表面惊讶,但心里却想着果然如此,这样的事也不是一次两次了,最为受宠的公主,总是欺负这个心智不全的皇子,往常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也就算了,可是现在,看着恋伊淡定的神情,不禁来了兴趣。“常青——大公主可是来了?”

“回皇上,是的——”常青侧身回答,“大公主已经在门口候着了——”

“宣——”沐擎苍淡淡道。

一会沐若兰就进来了,脸上挂着泪花,“父皇——”期期艾艾的声音听的皇上的心都颤了。

“唉吆——云儿怎么哭成个泪人了?快到父皇这来——”沐擎苍招呼着沐若云,那表情真像是天塌下来似的。

沐若云立马扑倒沐擎苍怀里,“父皇,你可要给云儿做主啊——”沐若云边哭着,边用眼角得意的看恋伊。

沐梓夜紧了紧手里的手,脸上的表情更加的黯然了。恋伊则还是一派淡定。看着面前父慈子孝的场面,也不出口打断。

沐若云哎哎的哭着,沐擎苍瞄到恋伊那略带戏谑的眼神,终于演不下去了。轻咳一声,推开怀里的沐若云,“快别哭了,跟父皇说说怎么回事?父皇给你做主!”眼看向恋伊他们。

沐若云一听,父皇要问她,马上说道:“四皇弟打儿臣,父皇看儿臣的脸——”说着抬起头来。

沐擎苍一看,果然,本来白皙的脸上一个红红的明显的巴掌印,眼一寒,瞪向沐梓夜“你居然打你皇姐?”

“儿臣,儿臣——”沐梓夜看着皇上冰寒的眼神,一时不知如何是好。

“哼,如此的不分尊卑——”沐擎苍说着。

“皇上,皇后娘娘求见——”常青进来,打断了皇上的话。

“宣——”沐擎苍不悦的说道。

“臣妾参见皇上——”皇后进来,一脸的庄重,没有丝毫的恼怒。

“皇后怎么过来了?”

“臣妾让小厨房炖了一盅银耳燕窝,给皇上送来,皇上也不要太过劳累。”皇后说着,转身从身后人的托盘上把燕窝放在案上。

“恩,皇后有心了——”皇上端着燕窝说道。

“咦?今儿个怎么都到这里来了?”皇后似是才发现了他们一样。

“儿臣参见母后——”恋伊跟沐梓夜恭敬的向皇后请安,沐若云眼里的笑都快要显露出来了。面上去还是悲戚着说“母后——”

皇后当然一眼就看见了沐若云脸上的巴掌印,脸色马上变了,伸手揽过沐若云,心疼的道:“云儿的脸怎么了?快给母后看看——”

“是四皇弟打的——”沐若云撒娇道。

“这,这——皇上——四皇子也太不知道轻重了,怎么可以打姐姐呢,真不知道师傅是怎么教导的。”皇后冲皇上说着,“可是臣妾听说四皇子的师傅是郭襄郭学士吧,他可是最知礼了。”皇后没说沐梓夜一句不是。

可是恋伊却听出来了,郭学士是最知礼,他教的学生也是最知礼,而四皇子则不知,加起来就等于四皇子冥顽不灵,真会说啊。恋伊嘲讽的一笑。

“确实——来人,四皇子不分长幼,打大公主,带到静室思过,什么时候知道错了,什么时候再出来——”沐擎苍扬声说道。

静室恋伊是知道的,早在她到这的第二天,就让紫兰打听了宫里的规矩,犯了错的皇子公主,或者是妃子,都会被带到静室思过,说是思过就是不给吃不给喝,直到犯错之人认错,这一去,不到三天是别想出来了。

沐梓夜一听要到静室去,眼泪立马就要出来了。静室他从小到大不知道呆了多少次了,自从母妃去世,那个地方,他都不知道去过多少次了,想必那里面的窗幔都认识他了。

“憋回去——”恋伊看着沐梓夜即将要流出来的眼泪,说道。眼神直直的看着他,坚定有力。

沐梓夜定定的看着,强忍着,居然真的在恋伊的盯视下,把眼泪憋了回去,只是脸憋得通红。却不敢发出一点声音。那样子,甚是可怜,只是恋伊却别过头,不再看他。

侍卫还没来,恋伊看着皇上淡淡的说道,“父皇,可否听恋伊一言?”

“哦?”沐擎苍看着眼前自从进来就淡淡的恋伊,终于要反击了么?“有话直说吧——”

“父皇最看重长幼有序是吗?”恋伊问道。

“恩——”沐擎苍不置可否,淡淡一应。

“但是长幼有序的前提是兄友弟恭,”恋伊说着,停顿了一下,看向沐擎苍。

沐擎苍点点头,示意她说下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