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恋伊皇后

就这么没了?

恋伊皇后 回归朔望 2168 2013-03-22 12:53:06

  累了一整天,恋伊很快就入睡了,迷迷糊糊中,感觉有什么湿漉漉的东西舔着自己的脸,恋伊翻了个身,“译言——别闹——”

湿漉漉的东西停了一会儿,就又凑了上来,恋伊索性把被子拉上来蒙住头,继续呼呼大睡。

“兰姨,再让我睡一会儿,好累——”恋伊在被子缩着嘟囔。

“恋伊——恋伊,我难受——”沐梓夜趴在恋伊的身上,小声的说着,头还不住的往恋伊的怀里钻。看恋伊没什么反应,直接自己开动,不一会,刚刚还全副武装的恋伊被扒了个精光,沐梓夜眯起眼,看着仍旧睡的跟小猪似的恋伊,雪白的肌肤好像是镀了一层光晕,在红烛的照应下,散发出吸引人的光圈,沐梓夜吐了吐口水。小心翼翼的贴上去,还不时的瞄着恋伊,亲吻着恋伊的额头、眉毛、鼻子、最后来到嘴唇上,像是吃到了什么好吃的,玩的不亦乐乎……

睡梦中的恋伊只觉得自己被鬼压身了,连呼吸都不行,不由得张开嘴,想要呼吸,可是,最刚一张开,就有一条滑不溜丢的东西塞了进来,追逐着她的小舌,嘻嘻玩耍。恋伊呼吸急促的想要推开身上的重物,可是浑身的力气仿佛被抽去了,双手只能无助的拍打。

终于可以呼口气了,恋伊贪婪的呼吸者新鲜空气,脑子也混沌起来。想要睁开眼看却是不能。

沐梓夜的唇游曳到恋伊的脖颈,在上面留下自己的印记,像一朵朵美丽的桃花,在月光下魅惑着这个男子。

脖子上突然的疼痛让恋伊一下子睁开了眼,感觉到自己身上的体重,一时之间竟看不清是谁,“梓夜?”待看清了是谁的时候,不禁一愣。

沐梓夜也吓了一跳,抬起头看着满脸惊讶的恋伊,“恋伊——”声音里透着暗哑。

“你怎么了?”恋伊推着他问。

“恋伊——我难受——”沐梓夜趴在恋伊的脖子边上,凑近恋伊的耳边轻声说到,暖暖的气息喷洒在恋伊的脸上,恋伊不禁红了脸,那里可是她的敏感地。

“你先起来,好重——”恋伊呼吸急促的说道,同时也发现了自己身体的不对劲,像是想起了什么,看着满脸通红,不知所措的沐梓夜,又扭头看了看还在桌上的酒,她怎么就没想到?!

“啊——”恋伊只感觉到身体像是被撕裂了般,只发出了这一声,便连说话都不能了。

沐梓夜也被恋伊吓坏了,趴在恋伊身上一动不敢动,只是突然进入到温暖湿热的花茎,却不能动,只得忍着,“恋伊——恋伊——”唇不断的亲吻着恋伊苍白的脸颊,“对不起,对不起……”

恋伊只是痛的全身抖动,“你这个——混蛋!”这好像是恋伊自有生以来说过的唯一的脏话了。

沐梓夜实在是忍不了了,忍不住动了一下,恋伊顿时疼的冷汗直流,手指狠狠地扣进沐梓夜的背上。

沐梓夜也汗流浃背了,恋伊看着脸色都发黑的沐梓夜,心想这样下去不是办法,只得转移自己的注意力,试图放松自己,配合着沐梓夜。

很快,那种撕心裂肺的痛被一股苏苏麻麻的感觉替代,恋伊稍稍动了一下,沐梓夜感觉到,抬头看了一眼,脸色已经不再发白的恋伊,终于忍不住了。

窗外,明月当空照,屋内,红烛炸响,床上旖旎一片。

第二天,早已经日上三竿,恋伊却还在昏睡,昨夜,沐梓夜不知道折腾了多久,只记得自己最后昏了过去。

沐梓夜看着窝在自己臂弯里的恋伊,经过一夜的洗礼,有了更加成熟的美丽,粉嫩嫩的脸颊上还带着欢愉后的潮红,微启的唇一张一合,轻轻浅浅,露在被子外的脖颈上满是自己种下的草莓,看着看着,沐梓夜傻傻的笑了,身子一抖一抖的。

恋伊被身边的震动给震醒了,睁开眼,一时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看见沐梓夜抖动的身子,“梓夜——”刚想伸手,身体的疼痛就唤醒了她昨夜的全部记忆,“啊——”恋伊低呼一声。

“你怎么样?”沐梓夜伸手想扶她,恋伊一手拍开他的手,“走开——”

“恋伊——”沐梓夜抓着衣服,声音里透着哭腔。

恋伊看着可怜兮兮的沐梓夜,心募得一紧,这股熟悉到底是什么?恋伊拍着自己的头。

沐梓夜看着不断拍打自己的恋伊,顾不得恋伊还在生他的气,扑过去,“恋伊不打自己,恋伊打我——”说着就拉着恋伊的手往自己脸上打去。

恋伊看他这样,抽回自己的手,“梓夜告诉我,昨天你吃了什么?”

沐梓夜见恋伊跟自己好声好气的说话,就老老实实的说,“吃了网游肉卷、桃仁鸡丁、宫保兔肉……”

恋伊听着他说了一长串的菜名,心里盘算着,这些菜肯定不会有问题,昨天来的都是朝中大臣,菜上肯定抓的很严,不是菜,那是什么?

沐梓夜还在那会想好吃的菜色呢,恋伊看着他马上流口水的样子,不禁莞尔一笑,眼光不经意的扫到还摆在桌上的酒。

“你昨天喝什么酒了?”

“新丰酒”沐梓夜一口回道,“那就可好喝了,还有点甜呢~~”

“还有别的吗?”

“唔——”沐梓夜挠着脑袋想,“哦,对了——后来大哥和二哥给了我一杯酒,说是好东西,我不知道那是什么酒,我叫不上名来。”

恋伊听到这,心中就明白了,手倏的攥紧,脸色也青白一片。

沐梓夜看着刚才还好好的恋伊,不明白怎么突然就变了脸色。“恋伊——”只得小声的叫她。

“怎么了?”恋伊没好气的问。

“我饿了,恋伊你饿吗?我给你把饭端来——”沐梓夜怯怯的问,仿佛是被恋伊的口气吓到了。

“恩,饿了就起床去吃吧,把兰姨叫进来——”恋伊看了看外面的天色,该起床了,幸好沐国的皇子娶妻的前三天不用去勤政殿向皇上皇后请安,但是他们住在宫里,今日晚起的事,肯定早就传遍了吧。恋伊看着自顾自穿衣服,丝毫不在意自己一丝不挂的沐梓夜,摇了摇头,叹了口气。

“恋伊,我这就叫兰姨进来——”沐梓夜穿好衣服,回头对还坐在床上的恋伊说道。

“好,去吧——”恋伊看着去开门的沐梓夜。低下头,自己的清白,就这么没了,就这么没了。一滴泪顺着眼睛流下,滴进喜被。

沐梓夜倏的回身,看到那一丝晶莹,眼里闪过一丝阴郁,马上又挂起笑,打开门,“兰姨——恋伊叫你呢!”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