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恋伊皇后

我会保护你(二)

恋伊皇后 回归朔望 2299 2013-03-22 12:53:06

  恋伊轻轻咳了一下。“兄友弟恭,顾名思义就是兄长慈爱,弟弟恭敬,公主是四皇子的姐姐,自然也在兄友之列。父皇只看见了大皇姐脸上的巴掌印子,却没看见四皇子脸上的血迹,还有凌乱的头发,要说这兄友弟恭,亦可指,即使是自己的弟弟伤了自己,应该采取的也不是以暴制暴,而更多的是教导。即便是四皇子先动的手,大公主采取的不应该是教导四皇子么?难道沐国的教养嬷嬷没有教吗?恋伊在池国的时候,虽然恋伊自幼失去了母妃,但是父皇还是有让教养嬷嬷教恋伊兄友弟恭。恋伊想,母后必然也有专门叮嘱教养嬷嬷吧。”恋伊一口气说了很多。

沐若云的脸色越来越不好看,皇后脸上虽无异样,可是袖口下的手却紧紧的攥在一起。“四皇子妃说笑了,本宫自然有请教养嬷嬷了,想必是她偷懒,没有教给公主。”

“皇后回去定要狠狠地处罚教养嬷嬷。”沐擎苍严肃的说道,恋伊的话很清楚,连兄友弟恭都不知道,还说什么长幼有序?!还暗指他教育不利,连她一个没有娘的公主都有好好的安排,更别说是堂堂皇子却无人问津。岂不是说他沐国无人?!

恋伊却不管这些,继续道:“何况,四皇子的心智不过8岁,即便是真有什么错,以父皇皇恩浩荡,也定不会让四皇子去静室待三天的,更何况,父皇是四皇子的父亲,有话说,‘打在儿身,痛在娘身’,恋伊想若是母妃在的话,也会如母后一般一眼便看到四皇子脸上不亚于大皇姐脸上的伤,儿臣想,父皇也是会心疼吧。”

一句话,堵得沐擎苍不知道如何回答,他即是明君,却也想当慈父,恋伊的一段话,真不知怎么回答。

皇后却忍不住了,也绝不能再忍,眼看着沐擎苍的态度要变,她不得不开口了,“话可不能这样说啊,再说了,女儿家总是娇贵的。而且,堂堂公主被打,岂不是让别人觉得我们不知礼数?”

“母后说的极是——”恋伊说道。

皇后一怔,没想到恋伊会同意她的说法。

恋伊说道:“自古以来,天子犯法与庶民同罪。但是就算是普通民众,也要上报官府,了解事情的前因后果才能定罪不是?恋伊也很好奇,到底是什么原因让四皇子动手打了大皇姐,儿臣想,父皇母后也一定很好奇吧。”

皇后自是知道是沐若云的错,皇上大约也猜得到是怎么回事,但是恋伊既然把话说道了这个份上,不问清原因,自是说不过去的。

沐擎苍点点头道,“四皇子说说,为什么要动手打大公主?”

沐梓夜看看恋伊,嗫嚅的说道:“今天,儿臣在御花园遇见了大皇姐,大皇姐说恋伊是贱人,连我这个傻子都勾|引……”沐梓夜详细的说了他们打架的经过。

恋伊听了,心里一阵感动,沐梓夜这是为了自己,看着沐梓夜的眼神不自觉的柔了许多。

沐擎苍听了,脸色好不到哪去,没想到自己的公主如此的粗鲁无礼。“公主可还有补充?”

“你胡说,本公主没说过这样的话——”沐若云自是不能承认的。

“还有别的么?”恋伊丝毫没有理会沐若云,盯着沐梓夜看,她知道,沐梓夜还有所隐瞒。“说实话——”

沐梓夜心里犹豫着要不要说那句话,恋伊不会这么做的,他应该相信恋伊。于是想了想说,“大皇姐还说,恋勾|引大皇兄,说不知道哪天会怀了野种。”

恋伊一听这话,再淡定的人儿也忍不住要生气了。“恋伊还真不知道,原来,恋伊还有这种本事呢?只是不知道,大皇姐是怎么知道的呢?”恋伊脸色漆黑的看着沐若云。

沐擎苍也忍不住生气,沐若云这次做得太过分了。皇后则是震惊的看着沐若云,她从哪知道的这些?!

“本公主,本公主——”沐若云不知道说什么好,她知道,此时说话,只会越错越多。一时之间整个御书房一片静谧,连根针掉到地上都能听的见。

“恋伊这才知道,原来恋伊在沐国的声名如此狼藉,两国联姻,恋伊只在请安那日见过大皇子,自此以后,恋伊几乎整日不出建章宫,宫内的宫人皆可作证,况且,请安那日父皇母后都在,恋伊就是有通天的本事也不能做出那见不得人的事,公主可是在污蔑本公主不贞?!”恋伊陡然提高了声音,气愤之情溢于言表。

“四皇子妃可是忘了自己的身份了?怎可好称本公主?”皇后说道,似是抓住了恋伊的小尾巴。

“母后此言差矣,既然恋伊在沐国如此不堪,那这联姻也就没有存在的必要了,恋伊相信,即使恋伊现在回到池国,仍然是池皇掌上最珍贵的明珠,恋伊也是池国子民最亲爱的公主。而且,这好像是恋伊在沐国受到不公的待遇吧。”恋伊针锋相对。

“四皇子妃严重了,大公主也不是这个意思,况且,这宫中要是有这种流言蜚语,也不会一点都不知道。”沐擎苍忙接口道,笑话,好不容易把她给弄来了,岂有再送回去的道理,不过,这胆色,确实过人。

“儿臣相信,流言止于智者。况且,儿臣相信,父皇会给儿臣一个公道。”恋伊谦卑的说道,可是意思很明确,大公主,必须得罚。

“这——皇上——”皇后还试图说些什么。

“是的,该罚——”沐擎苍说道。

“父皇——”沐若云一听这话,心道要坏,立刻出声。

“你闭嘴——”这次却是皇后出声,“错了就该罚,还不快点向你四弟妹道歉。”

“母后——”沐若云不甘心。

“还不道歉?!”皇后冷喝一声。

沐若云心不甘情不愿的说道,“四弟妹,都是本公主的错,还望四弟妹见谅。”

“大皇姐哪里话,恋伊自是原谅你,可是,父皇可是要秉公办理的,这恋伊也无能为力——”恋伊笑着说道。

“来人——大公主不慈爱幼弟,还散布谣言,即日起去静室思过,念其悔改,三日后再出来,扣月俸半年——”沐擎苍扬声道,“传太医,给四皇子看诊——”

“谢父皇——”沐梓夜激动的谢恩,沐若云则是在皇后的瞪视下不得的谢恩。

之后,沐若云被带去静室,恋伊他们则回去建章宫。

“恋伊,我好高兴——”沐梓夜顾不得脸上得伤,说道。

“恩,我知道,梓夜以后不要逞强知道吗?他们说什么就让他们说去,我不在乎。”恋伊一边给沐梓夜看伤,一遍说。

“我在乎——”沐梓夜直接说道,声音里透着倔强。

“好,随你,不管怎么样,我都会尽力保护你——”恋伊淡淡的说道,似是自语,又似是承诺。

只是她不知道,她一心保护的人,伤她最深,当然这都是后话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