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恋伊皇后

道歉

恋伊皇后 回归朔望 2013 2013-03-22 12:53:06

  “我不管,你说过什么都对我说的——”沐梓夜不依不饶。

恋伊红着脸,“梓夜你怎么——”

“快说快说!”沐梓夜见恋伊的脸红的快要滴出血来,赖皮的问道。

“奴婢先出去了——”紫兰见恋伊的脸色不再苍白,两人闹成一团,就起身要出去了,眼见着天也要黑了,该准备晚膳了。

“哦,好——”沐梓夜头也不回的说道。又缠着恋伊告诉他为什么。

恋伊无法,只得想了想说,“我跟你说了,你可不能出去乱讲,知道么?”

沐梓夜乖乖的点点头,其实他都没有什么朋友,自从恋伊落水后,也不太出去,怎么会跟别人说?!

“我这是月信——”恋伊压低了声音说道。

“那是什么东西?”沐梓夜歪着脑袋看着恋伊。

“就是,就是每个女孩子都会经历的事啊——”恋伊思索着怎么给他讲,“这是未受精的卵细胞发育成熟之后,破裂导致的,其间会伴随着疼痛……”恋伊细细的说着,没发现沐梓夜的眼神越来越不对劲。

待恋伊都说完,沐梓夜才愣愣的问:“恋伊,卵细胞是什么东西?”

恋伊听他一问,不假思索的道:“就是女孩子身体产生的一种细胞,受精的话就可以怀孕,生小宝宝了啊——”

“哦,”沐梓夜点点头,“那——恋伊,你怎么知道这些的?”

恋伊一惊,是啊,她怎么知道的?在她看的书中并没有这些不是吗?但是她就是知道,好像这些本来就在她的脑子里,是她身体的一部分。“我怎么知道的?”恋伊迷茫的看着沐梓夜,“是啊,我怎么会知道这些?”

沐梓夜看着恋伊迷惑的眼神,仿佛不再纠结这个问题,“那什么是受精啊?”

“啊?”恋伊听见沐梓夜的话,脸刷的红了,沐梓夜怎么会问这个问题,看着沐梓夜好奇的眼神儿,不禁有些恼了,“梓夜,你今天的问题太多了,快去书房看书,我累了,要睡一会儿。”说着就拉了被子躺下,不再看他。

沐梓夜摸摸脑袋,恋伊这是怎么了?刚才还好好的,一会儿就生气了。转身往外走,你不告诉我,我去问别人,哼——

恋伊躺下,还在懊恼,怎么一时就告诉沐梓夜了,还有就是自从落水之后,恋伊就感到自己好像冥冥中知道了什么,但是到底是什么呢?恋伊纠紧了被子:三哥,你怎么样?恋伊没做好的,希望你能做好。眼泪迷蒙了双眼,恋伊往被子里缩了缩。

沐梓夜回到书房,坐在凳子上,却没有看书,双眼只是前方,不知道在想些什么,手一挥,一道黑影出现在他面前,“主人——”

“去一趟池国。”沐梓夜说道,顿了一下,他应该相信她的,可是——放在膝盖上的手攥紧,“查一下池恋伊——”最终还是说了出来。

四皇子妃?!黑衣人一动,张了张嘴,吐出:“属下遵命——”

沐梓夜挥了挥手,他就静静的等待吧,弗人,你到底给我选了一个什么样的妻子?!

“四皇子——”紫兰推门进来。

沐梓夜放下手里的书,“兰姨?”

“天都暗了,四皇子快别看书了,去用晚膳吧——”紫兰走到沐梓夜跟前,自从沐梓夜把恋伊从荷花池救回来之后,紫兰对沐梓夜是越发的上心了。

“哦,好——”沐梓夜说着就站起来。

“奴婢有句话要说,”紫兰跟在一边,小声的说道。

“什么?”沐梓夜转身看着紫兰。

“公主这几天脾气可能会不大好,有时候话重了轻了的,还望四皇子不要介意。”紫蓝小心的说道。

“恩,我知道——”沐梓夜想了想下午恋伊突然生气的事,“是因为恋伊不舒服?”

“是的——”紫兰老实的回答。

“恩,我知道了。”沐梓夜抬脚又往前走,又顿住,“兰姨,你知道什么是受精么?”

紫兰一愣,“奴婢不知——”紫兰确实不知道。

“哦——”沐梓夜失望的往前走,“快走吧——”

跟恋伊一起用了晚膳,沐梓夜给恋伊又泡了脚,其实就是帮着紫兰倒了热水,两人极一个脚盆洗脚,这是自从恋伊嫁过来就形成的习惯,除非两人各自沐浴,否则是一定要一起洗脚的,像现在这样,一个脚盆,沐梓夜的大脚,加上恋伊白嫩的小脚,一起洗,偶尔沐梓夜还会把自己的脚放在恋伊的脚背上,暖暖的,恋伊看着盆里的脚,靠在沐梓夜的肩膀上,

“梓夜——”

“恩?”沐梓夜也不说话,享受这难得的安静,屋内只有红烛的烛芯燃烧的声音。

“今天下午,对不起啊——我不该跟你发脾气的。”恋伊淡淡的说道,没有懊悔,只是在低低的陈述。

“有脾气不跟我发跟谁发啊,我是你的夫君呢?”沐梓夜笑着说道。

“呵——”恋伊无声的笑,抓住沐梓夜的手,双手握住,“梓夜,你总会说出这么让人安心的话——”

恋伊突然直起身子,盯着沐梓夜。沐梓夜被她突然的盯视,盯得发毛,呐呐道:“恋伊?”

恋伊看了他一会儿,又重新坐好,仿佛对着空气说道,“梓夜,你真的是心智不全吗?”

沐梓夜呼吸一滞,接着呵呵笑起来。

恋伊在心里摇摇头,沐梓夜不会骗她的。“梓夜,你从哪里知道这个道理的?”

“唔,我今天读书,泉涸,鱼双与予处于陆,相濡以沫,不如相忘于江湖。说鱼儿远离了大海,没有了水,只能靠相互的唾沫才能维持生命,我们也是这样的关系对吗?”沐梓夜低头看着恋伊问。

“傻瓜,这虽然也形容夫妻关系,但更多的,是指老年的夫妻关系啊。”恋伊淡淡笑着。

“我不管,你说过要一起活到老的——”沐梓夜撅着嘴,那样子可爱极了。

“是,是我说过,我不食言,你也不能食言——”恋伊说着。

“恩,拉钩——”沐梓夜煞有介事的伸出手。

“还真是小孩子——”恋伊笑着说道,但还是伸出手,轻轻的勾住沐梓夜的手。

只是他们忘记了,相濡以沫不如相忘于江湖。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