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恋伊皇后

梦魇

恋伊皇后 回归朔望 2099 2013-03-22 12:53:06

  沐梓夜侧躺着身子,把恋伊搂在怀里,头看着床顶,眼神犀利,好像要把床上的帷幔撕裂。

恋伊就这样静静的躺着,沐梓夜也很是疲倦,可是精神却出奇的好,一点睡意也没有,生怕夜里恋伊会突然要什么东西,尽管紫兰就守在门口,可是他依然不敢。

恋伊在昏迷中来到一片迷雾,什么都看不见,只看到一个山洞似的地方,那里有一群人,他们在干什么?恋伊不由自主的凑上前去,身子也不由自己控制,就这样浮在半空看着下面的一切。

只有三个人,两男一女,不似平常人的打扮,两个男人的头发都是短短的,但是很干净利落,女的也不是穿着裙子,这是什么打扮?恋伊好奇的看着。

“嘭——”的突然间一声响,恋伊忙看去,只见一个男的突然推开了那女的,“啊——译言——译言——”女子凄厉的声音传来,恋伊看见挡在女子身前的男子胸前是一片红晕,那红色越来越浓,还有着不断扩散的趋势,“译言——”

译言?译言?!恋伊喃喃的说道,努力的看清那男女的脸,只觉得熟悉,心口好疼,恋伊紧紧的捂住自己的胸口,急促的呼吸。

沐梓夜摇晃着恋伊的身子,“恋伊,恋伊——”

恋伊浑身的汗水,把睡衣都湿透了,手紧紧的抓着胸前的衣襟,脸色苍白,嘴里还不断的叫着,“译言——译言——”

沐梓夜不知道译言是谁,这已经是他听到的不知道是第几次了,心里虽然疑惑,但是现在容不得他多想,“兰姨——”沐梓夜冲着门口喊。

紫兰立马就推门进来了,“公主这是怎么了?”“公主——公主——”紫兰拍着恋伊的手,试图叫醒她,可是恋伊此时已经豪无知觉。

那女子终于抬起了头,恋伊看清了她的脸,跟她长得一模一样的脸,就这样向她看过来,眼神中透着不可置信,有失望,有心痛,还有恨,恋伊吓得节节后退,那种眼神,如此的熟悉,像是她自己曾经有过这种眼神,熟悉的像是她自己身体的一部分,熟悉的仿佛,这些都是自己的亲身经历。

那女子只是缓缓的低下头,抚着早已沾满鲜血的脸,“译言,不要离开我,不要离开我——”

那悲痛的声音,好像是从自己的胸腔中发出的般,恋伊只是喃喃的重复道:“译言,不要离开我,求求你,不要——”

沐梓夜看着恋伊悲伤的扭曲的脸,紧紧的抓住恋伊的手,恐怕她做出什过激的举动,太医在一边心惊胆战的看着恋伊的脸色,把脉的手都不知道如何控制。

“怎么样了?”沐梓夜问道,此时早已不管自己的反应是否会引起别人的怀疑了,他只知道,现在他的心里充满了疑惑,充满了愤怒,充满了自责与心痛。

“四皇子,四皇子妃的情况——”太医战战兢兢的说道。

“说——”沐梓夜头抬也不抬的说道。

“四皇子妃的情况,臣之前从未见过,不过看这情形,要想让四皇子妃平静下来,只有一个办法,只有针灸——”太医抹了一把汗,毕竟是皇子,就算心智不全,生起气来,天生的王者之气还是有够吓人的。

“只有这个办法了?”紫兰悄悄的问道。手紧紧的绞在一起,她知道,针灸是很危险的,特别是在恋伊的情况很不稳定的时候。

“臣只有这个办法了。”太医回道。

“那就抓紧时间准备——”沐梓夜冷着声音说道,浑身的冷气好像是腊月的天气,冻的人直发抖。

恋伊此时完全现在梦魇之中不能自拔,那股来自心灵深处的悲伤,几乎淹没了她,她只觉得自己无法呼吸,每一次的呼出吸入都压迫的心脏疼痛难忍。

跟她长得一样的女子,只是低低的哭泣着,好像是来自地狱深处的召唤,恋伊终于看清了那女子怀里人的模样,沐梓夜?!

“啊——梓夜!梓夜!”恋伊全身痉|挛着,头上的青筋都暴露出来。

“我在——我在——”沐梓夜抱着恋伊痉|挛的身子。“我在这儿——”沐梓夜的泪顺着脸颊流下,渗进恋伊的发丝。

“准备好了没有?!快点!”沐梓夜血红着眼睛吼道。

“来了来了——”太医小跑着过来,真是汗啊,这奴才还真好当啊。

“梓夜——译言——梓夜——”恋伊此时完全陷入了混乱,她分不清到底是沐梓夜还是张译言,分不清这到底是在梦里,还是在现实,也分不清这是在哪一个时空,只知道,疼痛,无法救赎的疼痛,要淹没她的疼痛。

太医紧锣密鼓的准备着针灸的一切用具,拿来了蜡烛,借着烛光,抽出了一根银闪闪的针,足足有十多公分长,眯起眼在烛光下在蜡烛上烧了烧。

“四皇子将四皇子妃放下吧。”太医小声的说道。

沐梓夜轻轻的将恋伊放平,恋伊的手还紧紧的抓着沐梓夜的手,手指陷进沐梓夜的手心中,沐梓夜浑然不觉,看着太医拿着针要扎到恋伊的头顶上,伸手抓住太医的手腕。

“你有多大的把握?”

“臣——臣——”太医被沐梓夜的手劲抓的疼痛难忍,话都说不全。

“你开始吧——”沐梓夜看着太医,松开了手。

“梓夜,译言,梓夜……”恋伊喃喃的说道,声音早已沙哑不堪,却还是说道。

“在,一直都在呢——”沐梓夜安抚的说道。

“啊——”恋伊突然觉得头上一阵剧痛,然后身子被硬生生拉离,陷入无边的黑暗。抓着沐梓夜的手从沐梓夜的手里滑出。

沐梓夜下意识的就去握,“恋伊——恋伊——”急切的叫着。

“梓夜,痛——”恋伊缓缓的睁开眼。

看着恋伊睁开的眼,略带委屈的声音,沐梓夜却觉得这是世界上最美妙的声音,眼泪一滴滴的掉到恋伊的脸上,“不痛,不痛——”

“梓夜——”恋伊又陷入了昏迷中,只是这次没有了那令人痛彻心扉的梦魇,只有无边的昏沉。

“恋伊,恋伊?!”沐梓夜叫着,“这是怎么回事?!”

太医刚输了一口气,又接着把气提起来了,把了脉之后才真正的放下心来,“四皇子放心,四皇子妃没事了。臣开一副药,明日就能醒来了。”

“恩,快去开药吧——”沐梓夜说着挥着手让他们都下去。这次发现自己的衣衫早已浸湿。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