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恋伊皇后

痊愈

恋伊皇后 回归朔望 2026 2013-03-22 12:53:06

  “好,奴婢跟你说说——”紫兰说道,“公主落水的时候我不在,不知道具体发生了什么,只是水灵突然跑回来,哭着说你跟四皇子掉进荷花池了,奴婢就赶紧的找人去救你们——”

“恩”恋伊轻轻点头,表示她在听。

“然后我们赶到的时候,荷花池面上早就看不见你跟四皇子的影子了,奴婢让他们下去找你们,然后皇上也赶来了,派了很多侍卫才找到你们,当时公主早就不省人事,是四皇子紧紧的抱着你,用自己的身子给公主暖身的,奴婢是真的感谢四皇子啊,不然——”紫兰说着,用手抹着眼泪。

“兰姨,我现在不是好好的吗?”恋伊给紫兰擦泪。

“然后呢?”恋伊接着问道。

“然后,你们就被送了回来,皇上派了太医来,太医说若是昨天晚上能醒来,就无事,可是半夜公主突然梦魇了,把四皇子跟奴婢都吓坏了,最后还是太医给公主扎的针才让公主平静下来。”紫兰说到这还心有余悸,以前可从没有见过公主这样痛苦过。

“是吗?”恋伊淡淡的问道。

“那我梦里说什么了?”恋伊又问。

“开始的时候奴婢不知道,四皇子不让人守着,他要自己陪着你,一会儿也不舍得分开,所以公主开始说的奴婢不知道。”紫兰说着。

“恩——”

“后来,可能是公主太痛苦了,四皇子把我们叫进来的时候,公主只是重复的叫着一个名字。”紫兰不解的说道。

“译言?!”恋伊接口。

“是,开始是这个名字,后来的时候,也叫四皇子的名字——”紫兰看着恋伊,似乎想要看出什么。

“兰姨知道译言这个人吗?”恋伊问道。

“奴婢从没有听到过有叫这个名字的,奴婢也奇怪公主怎么会知道这个名字的?”紫兰看着恋伊也是一脸的不解,便知道,恋伊也认识那个人,也是,恋伊自小长在她身边,她见过谁哪有她不知道的。

“可能是做梦的吧——”恋伊叹了一口气。

“四皇子可是问了?”紫兰心里猜了个大概。

“恩,”恋伊点点头,“早上醒来的时候,眼眶红红的问我,好像我要抛弃他似的。”恋伊想起早上沐梓夜眼眶红肿的样子,不禁一笑。

紫兰也笑着说道,“是啊,四皇子就怕你舍下他呢?”

两人在这边聊的开心,沐梓夜书房却一片冰寒。

“说,怎么回事?”一脸寒霜的男子问着跪在地上战战兢兢的黑衣男子。

“回主子,是大公主身边的夏荷,推了四皇子妃——”黑衣男子颤的说道。

“哼,那时候,你在哪?!”男子冷哼一声,只听到那黑衣男子,闷吭一声,怕是受了内伤了,心里暗想主子的功夫又精进了。

“主子赎罪!”黑衣男子忍着剧痛。

“这次就算了,要是再有下次,你也别活着回来了——”男子毫无感情的说道。

“是,属下定当保护好四皇子妃——”黑衣男子接着说道,也暗暗输了口气,自己的命留下来了。

“滚——”男子下了命令,一眨眼的功夫,黑衣男子就不见了身影。

男子背过身子,攥紧了手,真是不知死活了,居然敢对恋伊下手……

烛光摇曳,书房内只有沐梓夜一笔一划的练着字。

皇上过来看过恋伊,交代了让恋伊好好养着身子,还关切的问恋伊怎么会掉进湖里,恋伊只是笑着回答,自己想要够池里的莲蓬,没想到脚滑了,就这样掉了进去。沐擎苍盯着恋伊看了好一会儿,见她脸色无异,才笑着说,“恋伊都这么大了,还这样淘气,以后可要小心了,池边路滑,还是不要到那边玩的好。”恋伊只是点头称是。

皇后也来过,无非也是一样的话,还带来了不少补身子的药材,恋伊也笑着手下,只是让紫兰把东西都放进了库房,再没动过。

四皇子落水的事情,就这样不了了之了,只是荷花池边上,再没有人去,连皇上也下令,没事不要到池边玩。宫里的人虽然有各种各样的猜测,但是没有人敢光明正大的说出来。只知道,大公主身边的夏荷不知怎么的,掉到井里死了,为了这事,大公主还伤心了好几天。

对于宫里的流言蜚语,恋伊向来是不管不问的,她的身子也在紫兰日日的喂汤喂药,各种食补下渐渐好起来,本来就只是呛水加上点笑风寒,可是紫兰硬是让她躺了一个月。现在才放出来。

今个儿天气正好,恋伊拉了沐梓夜出来,把太极拳又打了一遍,沐梓夜已经打得很好了,浑身上下散发着隐士的气息,当然这只限于他不说话的时候。

这不,刚教了他新的动作——海底针,他就不老实了,一会一个海底针把紫兰绣花的针给夹走了,一会儿又把恋伊新沏的茶给打翻了,惹得恋伊对他一场猛批,才乖乖的回房读书。可是一会儿功夫有叫道:“兰姨,我饿了——让水灵给我端点点心来——”

水灵自从恋伊落水后就战战兢兢的,虽然恋伊沐梓夜甚至是紫兰都没说什么,但是她心里还是害怕,过不去。

紫兰把点心递给她:“水灵——给四皇子端过去吧,不然一会儿还不知道又要干什么呢?”

“是——”水灵规矩的回答。给沐梓夜送点心去了。

“哎——这水灵啊,是真给吓坏了——”紫兰看着水灵的背影说道。

“恩,是啊,她自己心里过不去了,一会儿我跟她谈谈——”恋伊放下手里的书,说道。

水灵给沐梓夜送点心回来,紫兰就让她去找恋伊,说是有话要说。

水灵慢吞吞的到屋里的时候,恋伊正在换衣服,水灵伸手给恋伊披上新的。“四皇子妃——”

恋伊拉着水灵的手,坐在窗下的矮凳上:“水灵,这次我落水的事,没有人怪你,你别自己心里过不去了——”

“四皇子妃,奴婢——”水灵想说什么,恋伊打断她。

“我知道,你害怕是不是?虽然我们都没怪你,可是我落水,还是你的失职之罪?是不是?”恋伊叹一口气。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