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恋伊皇后

敬酒

恋伊皇后 回归朔望 2017 2013-03-22 12:53:06

  旁边的大皇子妃可是受不了了,一双眼睛死死的盯着恋伊,手中的帕子都要撕裂了,这个贱人——

“大皇子,原来您在这呢?”一位大臣携着一女子过来,恭敬的给沐梓晨行礼。

“哦,李大人——”沐梓晨不情愿的把眼神移开,笑呵呵的跟李大人走了。

恋伊悄悄的舒了一口气,刚才大皇子妃的眼神太可怕了,还有,这大皇子也太奇怪了。恋伊的脸色不大好看。

沐梓夜拉了拉她,“怎么了?”

恋伊看了他一眼,“没事,咱们尝尝这茶。”说着又坐下。

“恩。”沐梓夜开开心心的坐在恋伊身边。

远处,沐梓莫静静的端着茶抿了一口,刚才这边的情形他怎么会没看见?!

不大会儿,人来齐了,大臣们之间相互交流,不论是否政见一致,今夜都要抛开,下了朝,就只是同僚,没了争执,再说了,好不容易能见到这么多的世家公子,官家小姐,谁还有时间管那个,给自己的儿子女儿找个好媳妇,好夫君才是正事。看那一个个出色的公子哥,那一朵朵美丽的小姐,这可是好机会啊。几位皇子也都与大臣们交流着,除了沐梓夜之外,

他们都已经参与朝政,不论愿不愿意,想不想坐上那个位子,都有大臣们看好的太子人选,都有自己想要靠的大树。热热闹闹的宫殿里,只有沐梓夜这边最安静,只有恋伊与他低低的交谈。

常青的声音传来,“皇上驾到——皇后娘娘驾到——”沐擎苍与皇后双双前来,一身明黄的龙袍凤裳在烛光下耀眼的很。

交谈声戛然而止,众人行动一致的跪下高呼“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皇后千岁千岁千千岁——”恋伊也在这之列。

“众爱卿平身——”沐擎苍浑厚的声音传来。

“谢皇上——”整齐划一的声音,不禁让恋伊想笑,这得练多长时间啊,幸好她还有理智,才没有在这大庭广众之下,笑出声来。

皇上跟皇后落座后,其他的人也都各自坐在自己的位置上。

“今儿个是除夕夜,过去的一年,幸好有众位臣工的辛劳,才有我沐国一年来的祥和——”沐擎苍朗声说道。

“本是臣等的本分——”一个清朗的声音传来。恋伊抬头看,那人正是车子房。

“是臣等的本分——”其他的大臣也都附和。

“哎,该是众位爱卿的功劳,不必自谦。”沐擎苍笑着说道,可见他的心情很好啊。“尤其是丞相大人,为我沐国迎来了池国公主,现在的四皇子妃,为两国的友好做出了贡献啊——”沐擎苍突然间提到恋伊,众人也都看向恋伊。

恋伊轻轻的站起来,“能为两国的友好做些事,是恋伊的福分——”恋伊潺潺流水般的声音传来,车子房的心不禁一颤,有多久没见过她了?

“恩,说的不错,沐池两国定会百世友好——”沐擎苍说道。“今儿个除夕夜,大家都不要拘束,放开了乐!”

“谢皇上——”众人回道。

宫宴正式开始,早有宫人把点心撤了下去,一盘盘精致的菜肴摆上了桌,恋伊静静的坐在位置上,不知在想些什么。

宫里乐师奏起音乐,管弦丝竹的声音,酒盏相撞的声音,小姐们低低的交谈声,汇集在这个大大的宫殿里,身处在如此热闹的环境之中,恋伊却只觉得自己孤独,寒意从四面八方那个涌进恋伊的身子,甚至让她看不清周围的一切。

“来,四弟妹,本宫敬你一杯——”恋伊正在努力的看清来人,才看见来人正是大皇子妃——魏晴儿,恋伊忙站起来。“大皇嫂——”

“刚才想什么呢,这么出神儿?”魏晴儿一脸的笑意,身边还跟着一女子。

“没什么,”恋伊讪讪的笑道,“不知这位是?”恋伊看着魏晴儿身边的那女子。

“哦,看本宫这记性,都忘了给你介绍了。”魏晴儿说着,侧过身子,“这位是二皇子的妃子——冯冰冰,上次你来请安的时候,她刚好到庙里祈福了。”

“哦,原来是二皇嫂。”恋伊立马行礼。

“恩,快快起来,一家人哪来这么多的虚礼。”冯冰冰一手拉着恋伊,一边笑着说道。

恋伊打量着冯冰冰,是一位美人,只是脸色苍白,即使是抹了一层胭脂,还是很瘦弱,但就是这骨子弱不禁风的劲儿,更加的惹人怜爱。

“四弟妹真真是个美人啊,怪不得四皇弟一刻不愿意离开呢。”冯冰冰也打量着恋伊。

“二皇嫂过奖了。”恋伊应和着。

“哎呀,来,咱们干一杯,好不容易见个面。”魏晴儿娇笑道。

“那个,大皇嫂,恋伊不会喝酒,不知以茶代酒可好?”恋伊试探的问,主要是新婚夜那一次的经历,让她始终难以放开怀来。

“这怎么可以呢?”魏晴儿佯装恼怒。

“大皇嫂——”恋伊一时犯了难,不喝就是不敬,可是——恋伊咬咬牙,看看一脸笑意的魏晴儿,刚想仰头喝下。手里一空,酒杯不见了,扭过头,看见,沐梓夜仰头把酒倒进嘴里。

“好辣——”沐梓夜皱着眉抱怨。

“梓夜?!”恋伊看着沐梓夜的样子,赶忙端起茶,“快喝了这茶,冲冲辣味——”

沐梓夜就着恋伊的手咕咚咕咚的喝了个精光。

“四弟妹跟四皇子的感情真是好啊——”冯冰冰感慨道。

“可不是吗?”魏晴儿的声音里透着不悦,“不过,这酒,四弟妹可不能推脱哦,虽然四皇弟为你喝了一杯了,可是那可不能做数啊——”

“这——”恋伊为难了,看着魏晴儿的脸色,算了,喝酒喝吧,自己斟了一杯,“恋伊敬大皇嫂,二皇嫂,恋伊先干为敬——”恋伊仰头把酒倒进嘴里。

“咳咳——”酒的辛辣一下子冲进喉咙,火烧火燎的,恋伊不禁红了脸。

“这才对嘛——”魏晴儿笑道,也轻轻的抿了下自己的酒杯。

恋伊没有接话,如果这还没看出来,她们是来找事的,那就是自己真的是让猪油蒙了心了。恋伊低低的叹了一声。努力的平复着酒穿肠的辛辣,苦涩。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