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恋伊皇后

离宫(一)

恋伊皇后 回归朔望 2002 2013-03-22 12:53:06

  恋伊的事情弄的人尽皆知,若不是有弗人的话,恐怕现在人人传的就是池恋伊是个妖精了,不过,她的病,还真是与众不同。

这几天,恋伊窝在床上,望着窗幔,不禁轻笑:自从来了沐国,自己做的最多的事恐怕就是在床上躺着了,哎——本来健健康康的身体,却时不时的要卧病在床,不知道的身体虚成啥样了呢。其实恋伊自己也很奇怪,那日的晕倒到底是为了什么?说到底,自己对沐梓夜的情感还没有深到那种因为他要另娶就会心悸晕倒的地步,可是,她晕倒也是实实在在的事啊,否则,自己此刻所在的就不是床上了,到底是为了什么呢?恋伊紧咬着下唇,皱着眉思索。

沐梓夜端着刚刚熬好的药,进来,“恋伊,吃药了——”

“哦——”恋伊不情不愿的回答,现在看见沐梓夜,恋伊就有种不知如何是好的感觉,众人都以为自己爱惨了沐梓夜,否则也不会因为沐灵儿那丫头的无理取闹而晕倒,可是天知道她有多委屈,恋伊不用出去也知道,自己被传成什么样了,哎——

“怎么了?这次的药,兰姨放了很多糖。”沐梓夜扶起恋伊说道,还以为她是怕苦。

“恩,我知道——”恋伊喝了一口气把药吞进肚里,暗暗下决心,以后定要好好锻炼身体,可不能动不动就来一阵这中药,忍受的了,胃也受不了啊。

“恋伊,过几天等你好了,咱们就出宫了,你有没有什么要收拾的?”沐梓夜坐在床边问道。

“恩,也没有什么,带几件穿的衣服就好,等出去了,咱们再自己添置,像是家具啊什么的,就不要带了,我想父皇赐给的房子,不会差到哪去,你看看你有什么想带的,就自己带着好了,毕竟咱们以后很少有机会进宫来住了。”恋伊侧躺着,面对着沐梓夜说道。

这几天,沐梓夜都不曾离开自己半步,除了每日的必修课之外,都陪在她的房里,两人也正好说说话,经此一事,恋伊觉得沐梓夜好像是长大了般。恋伊心想:或许是心智要开了吧。

“恩,好,我想想要带什么出去——”沐梓夜点着头。

“呵——”恋伊抬手捂住嘴打了个哈欠,这会儿又困了。“梓夜,你要不要睡一会儿?”

“不了,你困了,就睡吧,我先去书房,看看有什么我要带走的——”沐梓夜站起来给恋伊往上拉了拉被子。

“唔,好——”恋伊往下缩了缩,困意一下子便席卷了她的全部意识,恋伊迷迷糊糊的应着。

沐梓夜看着恋伊迷糊的样子,不禁一笑,这个小懒猪啊,刚才还兴致勃勃的与她聊天,这一会儿便睡着了,自从恋伊醒来后,便会常常出现这种突然间困意无法阻止的情况,他为此专门问了弗人,弗人说是经脉受损后的正常现象,过一段时间就好。

沐梓夜看着看着不禁笑起来,这个恋伊,不知道她是在哪知道的那些奇奇怪怪的词语的,他还记得那“受精”一词,起初不明白,那日问了弗人,才知道,原来是那个意思,他还记得当时弗人哈哈大笑,他则是红了脸,这还是第一次,感觉到如此难为情,即使是自己装傻这么多年,刚知道了那意义之后,还是禁不住不好意思了许久,不知道,恋伊是怎么说出口的……

沐梓夜又在屋里待了一会便出门去了,过几天等恋伊的身子好了,就要搬出去了,终于可以不用时时刻刻被别人监视着生活,虽说出了宫,自己还是暴露在众人的眼睛之下,可是有些事,出了宫,做起来就方便多了,而且,沐梓夜眯起眼,是时候考虑自己该“正常”了。

几天之后,恋伊的身子终于在太医院那个头发胡子皆白的太医的查看下,宣布,“四皇子妃身子已无大碍,只要以后多家细心调养就好——”恋伊可以下床了,恋伊高兴的当着众人的面仰头大笑三声。这次真的是因祸得福啊,终于可以出宫了,终于要离开这个用金子打造的皇宫啦。

“兰姨——陪我去御花园逛逛吧,好久没去了呢?”恋伊拉着紫兰的手说道。

“公主才好,别出去了,再说了,这大冷的天,御花园里也没什么可看的——”紫兰笑着劝道,公主的身子可真是大不如从前了,以前在池国的时候,哪有过这些个事情。

“不嘛不嘛,今天的太阳这么好,不去可惜了,再说了,我又不为御花园里的花,只是出去透透气也好啊——”恋伊摇着紫兰的袖子,在恋伊的眼里,紫兰是她的长辈,是亲人,偶尔的撒撒娇也好啊。

“不为看花,那就更不用去了啊,在建章宫里走走就行了——”紫兰还试图劝说她听话。

“不要——”恋伊索性直接拉着紫兰就往外走。

紫兰拗不过,只得边叫着水灵,边随着恋伊往外走,“水灵——快给主子拿件披风来——”

“唉吆,公主你慢点,等水灵一会儿,披肩披风再去——”紫兰拉住恋伊道。

“主子,给——”水灵小跑着出来,给恋伊系上披风,“要不要奴婢跟着去啊?”

“不用了,我又不是小孩子,出个门还需要这许多人陪着——兰姨陪我去就成了,你先准备着晚膳吧——”恋伊说着,就拉着紫兰往外走。

书房内,沐梓夜负手看着恋伊开怀的样子,不禁也扯起嘴角。黑衣人悄悄的摸摸脸上的汗,这还是刚才怒火冲天的主子么?心想着,眼神也飘向窗外,那披着淡蓝色披风的人儿身上,四皇子妃真是活泼啊,来了这么多次,还真没看出来啊……

“哼——”沐梓夜发现黑衣的眼神,不禁出声。

黑衣接着就感觉到书房里的空气温度骤降,主子还是主子啊,一点没变,刚才的温柔肯定是他的错觉,错觉害死人啊,呜呜——主子,你的眼神能不这么犀利么,奴才害怕啊——

“这次出宫去住,你们最好给本宫,把外面收拾干净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