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恋伊皇后

我只要你

恋伊皇后 回归朔望 2022 2013-03-22 12:53:06

  “你说什么?”沐梓夜揪住太医的衣领子,双眼怒睁,“你再说一遍?!”

“四皇子——四皇子妃确实是没有脉搏啊——”太医被沐梓夜勒的喘不上气,但是还是咬牙坚持把话说完,他也很冤枉好不好,好好的一个年,还要被派来,太医现在只希望能够保住头上的脑袋,其他的还真不好说啊。

“四皇子,你放开——”沐擎苍听到这个消息也是一震,怎么会?

“父皇——”沐梓夜不解的看着沐擎苍。

“公主——公主——”紫兰抱着恋伊,只知道喃喃的说话,却不见眼泪,那样子,仿佛是灵魂抽离了身体,她的公主,怎么会如此的多灾多难。

沐梓夜突然一把抱起恋伊,就往外走。

“你去哪?”沐擎苍叫道。

“回建章宫——”沐梓夜前进的脚步一顿,头也不回的回道,“兰姨,回去了——”声音竟是正常的不能再正常。

皇上眯起了眼,皇后也不禁想到,四皇子难道一瞬间长大了?!

沐梓夜进了建章宫,径直把恋伊抱进书房,紫兰刚想跟上,就被沐梓夜制止,“兰姨,你在外面守着,谁也不让进,就是父皇来了,也不行。”

紫兰失魂落魄的点头,直愣愣的样子,连闻讯赶来的水灵都吓了一跳。“兰姑姑,你这是怎么了?”

紫兰的眼对不准焦距,两只眼睛空空洞洞,亦不知道回话。水灵看着她这样,心里不禁也跟着焦急,“兰姑姑,你说话啊,兰姑姑——”

水灵使劲的晃着紫兰的身子,“水灵?水灵……”紫兰只是不断的重复着水灵的名字,眼里的泪像是断了线的珠子。“公主,公主——”又不断的重复着公主。

“哎啊,真是急死个人了——”水灵一见她这个样子,急的跳脚,心里不断的祈求,老天爷啊,保佑我家主子吧,奴婢求您了,水灵扑通一声跪在地上。

室内,沐梓夜的手抓着恋伊的手腕,没有跳动,伸手到恋伊颈侧动脉,一片平静,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

沐梓夜突然低喝一声:“去找弗人,要他立马到建章宫来——”

话音刚落,一抹黑影就窜了出去,没有惊动任何人。

“恋伊,我只要你,只要你——”沐梓夜把脸埋在恋伊的颈侧,“我知道错了,求你,睁开眼看我一眼——”

恋伊就这样静静的躺着,若说是她死了,可是还有微弱的呼吸,若说她活着,可是又没有脉搏,沐梓夜的手紧紧的抓着床单。

“你会没事的,我不会让你有事的。”沐梓夜低低的说道,“该死的,弗人怎么还没来——”

“梓夜终于想起老夫来了啊——”

沐梓夜的话音刚落,就见床头一个身着白衣,胡子老长得老头?不像,看起来也就五十来岁,可是那胡子头发确实是把花花一片。

“弗人?”沐梓夜看见在那缕着胡子,笑眯眯的弗人,也不管他的调侃,一把抓过他,“快给恋伊看看——”

“哎哎——”弗人无奈的道,“你急什么啊?”

“怎么能不急?”沐梓夜怒视他。

“吆——梓夜小子是把她放心里了吧?”弗人一副我就说吧的表情。

“少废话,先看恋伊——”沐梓夜没好气的说道,不过心却放下来了,看弗人的神情,恋伊应该会没事的,毕竟当时弗人可是千叮万嘱要好好待恋伊的。

弗人不再逗沐梓夜,他可是知道沐梓夜的底线在哪的,哎,真是给这小子找个媳妇,还得被他使唤来使唤去——弗人不甘愿的想着,手还是搭上恋伊的手腕。

恩?弗人也是一惊,怎么会没脉搏?弗人的眉头皱起来,看向沐梓夜。

“怎么样?”沐梓夜看弗人皱起的眉,不禁又把刚放下的心提了起来。

“说说吧,怎么回事?”弗人翻着恋伊的眼皮,一边问道。

沐梓夜就简单的把宴会上的事情说了一遍。

“恩——”弗人淡淡的点头。

“都是我不好,要是早早的说不要那沐灵儿就好了——”沐梓夜懊恼的揪着自己的头发。

“你舍得?我可是记得灵儿那丫头打小就要嫁给你了——”弗人乐呵呵的说道。“你不是也很喜欢她么?怎么这么快就移情别恋了?”

“怎么回事你还不知道?我什么时候说过我喜欢她了?”沐梓夜老大不高兴的说道,“再说了,你不是都警告过我了,今生只能有一个女人?!”

“哎,我说的是一位妃子好不好,又没说只能是一个女人!”弗人瞪起眼。死小子,敢曲解他的话?!

“不要了,别的都不要了——”沐梓夜突然压低了声音说道,眼神担忧的看着床上的恋伊。

“哎——好啊,知道不要别的就好——”弗人看着沐梓夜一脸担忧的看着恋伊。她是他命里的福,亦是他命里的劫,哎——幸好早在很多年前,他就跳出了七情六欲之外。

弗人也没了再跟沐梓夜调笑的心了,最近的感慨似乎有点多啊,弗人暗自懊恼。

“你到底能不能治?”沐梓夜看弗人若有所思的样子,不禁问道。

“能,当然能——”弗人看着眼见着要吞了他的沐梓夜,在心里摇摇头,要不是他是天生的紫微星,要不是自己打心眼里喜欢这臭小子,就冲这态度,早就被他一巴掌拍飞了。

“把鞋子脱了,脚伸出来——”弗人道。

“什么?脱鞋?”沐梓夜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哪来这么多话,还治不治了?!”弗人眼一瞪,今个儿竟生气了,得搬回来一局才行。

沐梓夜撇撇嘴,乖乖的脱鞋。“把袜子也一块——”弗人说道。

沐梓夜乖乖坐好,弗人轻轻的把恋伊的衣袖往上卷了卷,露出白嫩嫩的皮肤,手腕上赫然是池昊焱送她的同心镯,弗人眼一眯,果然在这里,那镯子此刻安安静静的躺在恋伊的手腕上,散发着淡淡的光晕。弗人轻轻的抚上那镯子,好久不见了……即使跳出世外,弗人的眼眶还是红了。

“弗人?”沐梓夜出声叫道,还从没见过弗人这般模样,他没看错的话,弗人的眼角,那是眼泪吗?

“开始吧——”弗人淡淡的道。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