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恋伊皇后

回归——朔望

恋伊皇后 回归朔望 2063 2013-03-22 12:53:06

  只见弗人轻轻的用手拂过沐梓夜的脚踝,一道强光之后,沐梓夜的脚踝处赫然出现了一个脚环,象牙般的色泽,好像是兽骨一般,本来既不显眼的骨制品,在灯光下居然隐隐散发着柔柔的光晕,好像月的光辉,既清冷又温柔。

沐梓夜目瞪口呆的看着眼前的一切,不可置信。“这,这是?”

“这就是同心镯的另一只——”弗人看着沐梓夜脚踝上的“回归”说道。

“难道?”沐梓夜盯着自己的脚踝,“这就是回归?那——那朔望呢?”沐梓夜急急的问道。

弗人努努嘴,往恋伊的手腕上看去。

沐梓夜顺着他的眼光看过去,“这是朔望?”

“恩,”弗人点点头,多少年了,它们没有在一起了。

“同心镯不是一对手镯么?”沐梓夜眯着眼问道。

“世人只知道同心镯是一对,那么就应该是一对手镯,其实不然,同心镯,是一只手镯,一只脚环,手镯名为‘朔望’,是月的象征,月者,阴也;脚环名为‘回归’,是太阳的象征,日者,阳也,只有二者合而为一,才是昼与夜的契合,才是阴阳的平衡。”弗人淡淡的说道,世上有多少人不知道这是何意啊。

“那,那你还要我苦苦寻找?!”沐梓夜当即瞪起眼,“还要我装傻至今?!”

“这个,你要不是傻子,能得到恋伊?”弗人挑挑眉。

“这是何意?”

“天机不可泄露——”弗人捋捋胡子。不再搭理沐梓夜,转身拿起恋伊的手,将其放在沐梓夜的脚踝处……

紫兰跟水灵正在外面跪着,突然一道强光从沐梓夜的书房冲上天空,光亮的使人睁不开眼。紫兰跟水灵用手挡在眼前,看着建章宫上方的天空染成了红色。

红光大约持续了一刻钟,才慢慢淡下去。此种现象引起了宫里的惊慌,还以为是走水了,可是还没听过在大年夜走水的。

皇上跟众人匆匆赶来,“怎么回事?”看见紫兰跟水灵跪在书房门口,问道。

“奴婢参见皇上,皇后娘娘——”紫兰稳了稳心神向皇上问好,“奴婢也不知是怎么回事——”

“是谁里面?”皇后接口道。

“就只有四皇子跟四皇子妃——”紫兰磕了个头道。

沐擎苍望了眼屋内,“常青——”

“奴才在——”

“进去看看是怎么回事?”

“嗻——”

“皇上——”紫兰忙道,“四皇子吩咐不让人进……”

紫兰的话还没说完,就被皇后打断“放肆的奴才,皇上要看,还要经过四皇子允许不成?”

“奴婢知罪,”紫兰忙磕头道,“但是还请皇上耐心等待——”紫兰边说着边磕头,水灵也跟着磕头,大有即使是死也不让过的意思。

“你们——”皇后指着两人说道。

“烦请皇上稍待片刻——”屋内突然传出一声清越的嗓音。

“弗人?!”沐擎苍惊讶道,这个神人怎么会在?

“正是老夫——”红光早已退却,弗人从里面打开门,一身洁白的衣袍,满头的银发,雪白的胡须迎风而动。

“您老怎么会在这?!”沐擎苍惊讶道,这个弗人还是他登基的时候见过一面,没想到,这几十年过去了,他还是老样子。

“哈哈——”弗人捋着胡子仰头笑道,“怎么,皇上不欢迎?”

“怎么会,弗人来了,应该去朕的沐恩殿,怎么会来这了?”沐擎苍问道。

“这不是刚巧四皇子妃不适,就绕过来了,本来是要去你那的——”弗人一笑而过。

“弗人可是与四皇子妃认识?”沐擎苍疑惑的问道。

“不曾见过——”弗人有话必答的道。

四个字解了皇上的疑惑,可是又添心结。“那怎么会?”

“缘来缘去,只能说是老夫与那丫头有缘罢了——”弗人笑眯眯的说道。“皇上要站在这儿说多久?还是去屋里吧,就当是咱们一起守夜了。”

“是,是,看朕都忘了,弗人快随朕进屋吧——”沐擎苍说着,率先抬脚进屋,弗人也不待皇后先走,就跟了进去。

寻了个座位坐下,沐梓夜出来,“儿臣拜见父皇,母后——”

“恩,起来吧,四皇子妃怎么样了?”沐擎苍看着沐梓夜还是依然苍白的脸色说道。

“还未醒,但是有脉搏了——”沐梓夜淡淡的回道,对沐擎苍在宫宴上得做法有点不满。

“哦?四皇子妃到底是何缘故?”沐擎苍转头问弗人。

“只是一时激动,失了心罢了——”弗人说道。

“失心?怎么会?”沐擎苍问道。

“哦,这个也不算什么,就是一时过度激动,导致心脉移位所致,这也是为什么脉搏停止跳动,而有呼吸的原因。”弗人解释道。

“朕以前可从没有见过这种情况啊。”沐擎苍不是十分的相信,毕竟这种事,并不常见,甚至是一辈子也见不了一次。

弗人捋捋胡子,“是很特殊,这种情况老夫也是很多年前见过一次罢了——”

沐擎苍看了弗人一会儿,才点点头,“四皇子以后可得注意了啊——”

“儿臣知道——”沐梓夜乖乖点头,一次就够了,再多了,他们都承受不起。

“皇上,老夫有句话,不知道当讲不当讲?”

“弗人有话直说就好了,不必拘礼——”沐擎苍笑呵呵的说道。

“这个本不该老夫讲,只是,四皇子成亲已久,也该出宫自己居住,皇上总不能照顾他一辈子不是?”弗人说着,眼光扫过站在那里低着头的沐梓夜。

“这个,弗人的意思是?”沐擎苍试探的问道。

“依老夫之见,皇上还是让四皇子搬出去吧,是时候该独立了,他上面的三位皇子都早已般出宫,四皇子都已经成亲,还未搬出,实在是于理不合啊——”

“这个,也确实该考虑了,不如,等过了年,四皇子妃的身子大好了,朕就赐他们一座府邸,搬出宫去——”沐擎苍淡漠的说道。

“这个皇上做主就好——”弗人拱了拱手。

皇上又与弗人寒暄几句,就跟弗人回了御书房,两人还有别的事商议,总在建章宫也不是个事。

沐梓夜回到恋伊身边:恋伊,快好起来,咱们要出宫去了呢,这不是你的心愿么?脸贴在恋伊的手上。

朔望散发着淡淡的光晕,与回归呼应。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