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恋伊皇后

夜王府

恋伊皇后 回归朔望 2016 2013-03-22 12:53:06

  “捏你干嘛?”沐梓夜疑惑的问。

“啊,梓夜,我们终于出来了,啊——太好了——”恋伊笑的都快要坐不住了。

沐梓夜搂紧了她,怕她磕在车上,也低低的笑。“出宫了,就这么高兴么?”

“当然了,你不高兴?”恋伊笑着问他。脸上的笑也收敛了。

“高兴,只是——”沐梓夜想说什么,终究是没有说出来。

“怎么了?是不是舍不得皇宫啊?”恋伊看着沐梓夜的脸问道,她倒是忘了,沐梓夜从小就没有离开过皇宫,自是舍不得的吧。

“不是,只是我以后要怎么生活啊?”沐梓夜探头看着跟着出来的,除了兰姨跟水灵,还有自小跟在他身边的小顺子,除了这些,其他的人虽说不少,可是沐梓夜都没见过,更别说是熟悉了。

恋伊看了一眼外面,这些都是各方势力派来的吧,“哦,这个啊——”

“恩,我又不能帮你什么,你说以后我们会不会受欺负啊——”沐梓夜小声地问道。

恩?恋伊看着沐梓夜小心翼翼的样子,“放心吧,不会的,这些都是父皇给的人,定不会差到哪里去,怎么说梓夜也是当今皇上的儿子呢,他们不敢——”恋伊安慰他。

“真的么?”

“真的——”恋伊拍拍沐梓夜的手。

马车很快就到了夜王府,恋伊站在门口,看着朱红色的大门,两个石狮子分别坐于大门两侧,这就是以后的家了。恋伊深吸一口气,“小顺子,去敲门——”

“嗻——”小顺子说着就上前去,对着门猛拍两下。

朱红色的大门缓缓打开,从里面迎出来以为四五十岁的老者,脸上透着精光,“奴才李福参见四王爷、四王妃——”李福身后是一长串的家丁奴婢。

“起来吧——”沐梓夜淡淡的说道,恋伊看沐梓夜绷起脸的样子,不由得一笑,别说,沐梓夜这样,还真有点样子。

沐梓夜牵着恋伊往门里走,经过李福身边的时候,恋伊站住说道,“先进来再说吧——”

“嗻——”李福一众叩首接过恋伊他们的行礼,进了门。

恋伊跟沐梓夜来到正厅,看着里面的家居摆设,早已经都收拾好,待他们坐下,立刻有婢女奉上茶水。

恋伊端茶喝了一口,李福站在厅里面,低眉顺眼,院子里是站的整整齐齐的奴才们。“李福,介绍一下吧。”恋伊放下茶杯淡淡道。

“奴才是夜王府的管家,这个是管事丫头——”李福指着院里穿着水绿色裙子的女子说道,“春柳,还有,夜王府占地面积有十五亩,总共有七个小院,彼此相连,各个院子的名称还都未取名,待四王爷跟四王子妃赐名……”李福事无巨细的说了一下夜王府的情况,恋伊只是听着,不时的点点头,不经意的看了沐梓夜一眼,发现他居然低着头打瞌睡,恋伊无奈,看来李福说的太过于枯燥了,抬头看看外面的天色,已是不早了。

李福的话也接近尾声,“恩,好了,我差不多都了解了,李福,我以后也别直呼你的名字了,你逼我年纪大,自然晓得怎么管理王府,我跟梓夜还小,王府就多拜托你了,我直接称你福伯可好?”恋伊笑着说。

“奴才不敢当——”李福立马作揖道。

“当得当得——这事就这样决定了——”恋伊说着站起身,绕过桌子,轻轻的推了推沐梓夜,“梓夜?”

“恩?”沐梓夜立马醒了过来,“说完了?”

“说完了,你也累了,咱们用过晚膳就是休息吧——”恋伊拉着沐梓夜的手说道,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总是从心里想要宠溺他。

“哦,好”沐梓夜说着站起身。

恋伊跟沐梓夜走到院里,此时奴才们已经占了约么两三个时辰了,“今儿个我也没什么好说的,只是要告诉大家,既然进了这夜王府,那大家就是一家人,就是一根绳上的蚂蚱,夜王府的荣辱与你们的荣辱是一致的,本宫不求你们为这王府做出多大的牺牲,只要安守本分,做好自己的分内事就好,别想着出什么幺蛾子,本宫丑话说在前头,若是以后你们谁做出了逾矩之事,别怪本宫无情,当然了,若是做的好,本宫也绝不会亏待你们,具体怎么做,你们自己掂量着办——”恋伊的声音柔柔的,说出的话也是轻轻的,可是这话中的意思表明的很明白,踏踏实实的安守本分,就能在这里活得好,否则——

“奴才谨遵教诲——”一众奴婢家丁应道。

“好了,今日就到这里吧,本宫也累了,有什么话,明日再说。”恋伊摆摆手,说道。

“是——”

“公主——”恋伊刚想着离开,紫兰便拉拉恋伊的胳膊。

“兰姨,怎么了?”恋伊不解的问道。

“公主怎么没让人去门外面放个鞭炮?这可是不吉利。”紫兰小声的说道。

李福就跟在后面,一听,也不禁额头急出一身汗,这些个小崽子,居然忘了这事,“是奴才的错——”李福说着就跪在地上。

“哦,许是福伯忘了,现在去补上就行了。”恋伊笑着说道。

“咱们一起去看看吧——”沐梓夜一听要放鞭炮,立马来了精神。

“你啊,好,一起去看看吧。”虽然很累了,但是看到沐梓夜脸上好不容易的笑,就硬撑着说道。

“走,放鞭炮了——”沐梓夜高兴的叫道。与方才的一本正经一点也不相符,下人们这才在心里承认,原来这四皇子真的是个傻子啊,即使他们早已听说这个消息。

李福忙小跑着亲自拿来了炮竹,点燃了,“啪啪啪——”的鞭炮声霎时响起,沐梓夜捂着耳朵笑着看着一切。

李福又在门口放置了一个火盆,恋伊不解的问道,“福伯,你这是?”沐梓夜也瞅着李福。

李福作了个揖,“王爷,王妃,刚才你们没放鞭炮就进了府,这是老奴的疏忽了,现在过一过火盆,去一去晦气——”

“哦,那就走吧——”恋伊也不想追究为何会忘了放鞭一事,便率先跨过火盆,沐梓夜也不在意,恋伊先过,也跨了过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