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恋伊皇后

宴客(三)

恋伊皇后 回归朔望 2021 2013-03-22 12:53:06

  刚才小小的插曲并为放在心上。大臣们也都了解了这其中的意味,便各自端了茶杯,相互说笑。

其间,沐梓夜像个小尾巴,总是跟着恋伊。有几个大臣,在一处说笑,其中一个大臣,笑着抬抬头,其他的大臣会意,也都朝着那个方向望去,此时,沐梓夜正拉着恋伊不知道在说什么,看着真像是一个孩子在跟大人要糖吃。大臣们看着这一幕,不禁互望对方,笑着打趣:“看来,咱们的夜王爷真的是个听话的好孩子。”另有大臣附和,“可不是,就是不知道,是咱们的夜王爷好脾气,还是咱们的四王妃御夫有数啊。”“哈哈哈——”此话一出,顿时惹得大家哈哈大笑。

车子房并没有同他们一处说笑,此时他正与沐梓莫在一处闲聊,看着这敏行阁的风景,手里端着一盏茶,“三皇子,觉得这夜王府如何?”

“甚好——”沐梓莫淡淡的应道,不经察觉的是他的眼神总是会时不时的追随着那抹淡紫色的身影。

“是啊,‘敏而好学,谨言慎行’,这院子的名字取得好啊。就是不知这名字是出自谁之手?”车子房笑着说道,似是感慨,一边过来添茶的奴才听到了,不禁笑着说道,“丞相大人,奴才倒是可以告知一二,”

“哦?说说——”车子房似是来了兴趣,沐梓莫望了车子房一眼,显然也是很有兴趣。

“奴才这就说说。”添茶的奴才看两位大人很有兴趣,便说道,“是我家王妃取得——”听这口气似是十分的得意,虽然沐梓夜跟恋伊才搬进来几天,但是恋伊的行事风格以及对下人的态度,使下人们都很喜欢这个主子,只要老老实实的做好份内事,在夜王府里生活,做下人,也是一件幸福的事。

“是夜王妃——只是不知道其他院子的名字为何?”车子房的似乎没有多大的惊讶,这个看似柔弱的女子,是如此的秀外慧中。

“还有问道轩、品茗居、翠竹园、梧桐苑、弘毅院、幸福里——”那奴才一口气说完,就好像是菜馆里报菜名的小厮。

“幸福里?”沐梓莫心道:好温暖的名字。

“是啊,就是我家王爷跟王妃的主院——”添茶的奴才一脸幸福的笑,毕竟那个院子,是他这一辈子见过的最特别的院子,府里的下人都说那个院子好。“奴才先告退——”一边有人招呼那奴才,他行了个礼,一溜烟跑了。

“幸福里,好名字啊——子房大人,你信不信,我们几个兄弟里,只有老四最有福——”沐梓莫轻轻的说道,虽然叫着车子房的名字,可是那音量,确实像对自己说的。

车子房没有回话,这些,早在那一年他去池国接恋伊来到沐国的路上就知道,不,早在那一片山茶园中,他就知道了。车子房握紧了自己的手,只是有些事,谁能预料?就像当年他奉命而去的时候,没有预料到,自己的心会遗失在那片山茶中……

“大人,开晏了——”有下人过来,打破了两人的沉默。

“走吧,”沐梓莫率先跨出脚。

像这种皇家的宴会,都是男女分开入席的,虽说大臣们会带自己的夫人前来,但是这只是出于礼貌,毕竟这主人家是有女主人在的。

自然,身为男主人的沐梓夜不得不与恋伊分开了,身为主人家可不能失了礼数,虽然沐梓夜很不喜欢这样,但是,他没得选择。索性,大臣们也都知道沐梓夜是个心智不全的人,也没有人要求他做的像正常人一样好。

恋伊这边也很好应付,家宅内院,最忌讳的就是议论男人们的事,所以说起来也就是些家长里短,恋伊多半时间是微笑的听着的,尽管对这些她并没有多少兴趣,但是恋伊还是认真的听着,偶尔也会问上一两句。

魏晴儿看着恋伊白嫩的脸颊,红润的气色,一看就知道生活的很好,哪像她,自从大皇子见了恋伊之后,心里就装下了恋伊,对自己虽说还是客气有礼,但是却真真的少了那份做夫妻的感觉。想到这,魏晴儿不禁笑道:“一看就知道,夜王妃过的滋润,光看着这气色,就不知道比我们好了多少。”

“哪有,我也就是没有什么操心的事,不像大皇嫂,事事尽心尽力。”恋伊不轻不重的说道。对魏晴儿的话没有什么感觉。

“哎,看你这院子,是真不错,要说你没操心的事,我还真不信,”魏晴儿作势环顾一周,他们用膳是在翠竹园用的,大中午的外头日头正浓,可是翠竹园因为种了不少参天的主子,硬生生把日光挡在了外头,坐在这里,偶尔还会有阵阵凉风,伴着竹香,令人心情愉悦,光看这份布置院子的心劲儿,就知道,恋伊心思的细腻。

“是啊是啊,这样的院子,真真是人间仙境啊——”其他的大臣的夫人也都附和道,她们是真喜欢这院子。

“哪里,只是王爷贪玩,大热的天还要往外跑,怕他大中午头的玩闹中暑,管家便提议说,在院子里种几棵树,我一寻思,反正是种,不如种点能用的,夏天用这竹叶泡茶,也是极好的,便这样子拾掇了。没想到还能入了各位的眼。”恋伊笑着应道。

“还是王妃有心了——”其中一位夫人说道。

“是啊是啊——”众位夫人点头道。

“还真是难为夜王妃为王爷如此着想了。”魏晴儿在心里冷笑道,嫁给个傻子也有不好的地方啊。

正说着,那边跑来一个奴才,到了跟前,才看清原来是木青,恋伊问他,“你怎么来了”

木青摸摸额上的汗,说道,“王妃,王爷让您过去敬大家一杯——”木青说着,再次举起袖子擦汗,奇了怪了,这翠竹园如此的凉爽,他这汗怎么就是往外冒呢?!

“哦?要我去?!”恋伊也吃了一惊,好像并没有这一说法吧?恋伊看了身边的朝雨一眼。

朝雨会意,伏身到恋伊耳边说“主子,本是没有这规矩的——”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