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恋伊皇后

皇上来了

恋伊皇后 回归朔望 2001 2013-03-22 12:53:06

  皇上到的时候,已经是夕阳西下,褪去了龙袍的皇帝,也退去了平日里挂在脸上的威严、紧绷,忽略自他身上传来的天生的王者之气,沐擎苍就像是一位普通人家的父亲。身边只跟了常青一人,就这样进了夜王府的大门,当然了,沐梓夜跟恋伊早已等候在门口了。

“儿臣参见父皇——”沐梓夜跟恋伊向沐擎苍行礼。

“起来吧,今日朕只是来看看你们的王府怎么样,就不必拘礼了——”沐擎苍笑道。

“是——”沐梓夜跟恋伊答应着,跟在皇上的后面往府里走去。

沐擎苍细细的观察着这一路的风景,的确是精致,尤其是在夕阳余辉的照耀下,更平添了一分的神秘,一分的温暖。幸福里?沐擎苍站在恋伊他们的院门口,细细的品味着这三个字的意义,幸福是什么?他年轻的时候,总是以为坐在那个人人都追求的龙椅上指点江山是最幸福的,可是,真的达到了那个高度,却突然发现,事实并非如此,身居高位的沐擎苍,早已经忘记了上一次他开怀大笑是什么时候了,幸福,如此遥远。

沐擎苍站在门口,不再往前,“父皇?”恋伊惊讶的问道。

“哦,没事,这个名字取的好啊——希望你们真的能够沐浴在幸福里——”沐擎苍似是有感慨似的说道。

“呵呵,这也就是个愿望罢,讨个吉祥——”恋伊笑笑,忽略沐擎苍语气里的苦涩。

“父皇,今日在这用晚膳吧——”恋伊亲自给沐擎苍斟茶。“看这天色,您回宫之后,也不早了,不如今日就在这儿用膳——”

“恩,好,尝尝你府里的膳食也好——”沐擎苍打量着这个屋子,窗子开的很大,只是简单的用几根木条钉在一起,阳光射进来,照亮了大片的地方,不像以前的窗子,总是有很多的木条交叉纵横,把阳光都挡在了外面,窗子的一边,是挂着的轻薄的雪纱,偶尔有风吹过,雪纱随风飘舞,煞是好看。屋内摆了几个小巧的花瓶,里面是插着应季的花,清心自然,给人一众安心的感觉。

“布置的不错——”沐擎苍毫不吝惜的夸奖道。

“多谢父皇的夸奖,闲来无事,就把心思都放到这上头了——”恋伊笑着说道。

“恩,趁着天色还早,去看看你们的其他院子怎么样?”沐擎苍说着,站起身来,也不管沐梓夜跟恋伊的意见,的确,也不用管,他是皇上,他最大。恋伊在心里小小的腹诽一下。

沐擎苍把王府逛了个遍,心里暗暗称奇,果真是每个院子都有自己的风格,用一句话根本无法形容出这个府邸的全貌,就连皇宫都比不上这里雅致。

晚膳的时候,摆上桌的就只有三菜一汤,简单的菜色,却让沐擎苍食指大动,大热的天气,恋伊让人把她酿的果酒拿来,用冰块冰了之后拿上来,入口凉爽,而且酒的成分极低,沐梓夜每次都要喝好多。显然,沐擎苍也很喜欢,眼见着拿上来的果酒都被他一个人喝了。恋伊见常青又再给沐擎苍添酒。忙阻止道:“常公公,不要再给父皇添了——”

“恩?”常青吓了一跳,这个四皇子妃,皇上难得喜欢一样东西,怎么还不给吃够?!

“额——”恋伊见常青的脸色不好,沐擎苍也转头看她,只得讪讪的解释,“虽说这果酒喝了能够是人凉爽,但是,这里面夹了冰块,多喝,对肠胃不好——”

“哦——那就不喝了。”沐擎苍见恋伊绯红的脸,知道她是为了自己好,也就不再说什么。自动的吃自己的饭。

“梓夜,你又偷喝——”恋伊用手拍沐梓夜伸手去拿酒壶的手。

“再喝一杯,就一杯——”沐梓夜可怜兮兮的说道。

“不行,一杯也不行。”恋伊瞪起眼,“水灵,把酒壶撤下去——”

“是——”水灵在沐擎苍面前乖的像只小猫。偷偷看了沐擎苍一眼,把酒壶拿下去了。

沐擎苍端着茶杯,眯着眼看着旁若无人打趣的两人,心里一震,曾几何时,自己也有这样的生活,那时候意浓还活着,每次两人用膳的时候,都会这样打打闹闹一阵,其实,那个东西并非是非吃不可,只是,为了逗她故意耍懒皮罢了,那时候的皇宫里笑声也多,从什么时候开始,皇宫里是那么孤独了呢?

“梓夜——”恋伊低低的呵斥了一声,声音也陡然拔高。回头,又想起来,父皇还在,立马不好意思的低下头去,丢死人了,父皇还在,就这样大声的呵斥沐梓夜,父皇肯定会认为自己是个悍妇——

“哈哈——”沐擎苍大笑出声,“没事,不用管我——”沐擎苍不自觉的把“朕”改成了“我”,让他身边的常青抖了抖,皇上有多少年没有自称“我”了?好像是自从意浓走了之后,就没再这样说过了吧。

“呵呵呵——”恋伊红着脸赔笑。桌底下,却偷偷的拧了沐梓夜的腿一把,疼的沐梓夜龇牙咧嘴,还不能说什么。

沐擎苍自然看见了他们的小动作,但是假装没看到,但是近身伺候的常青还是发现了,沐擎苍嘴角那隐忍的笑意。

沐擎苍在王府用完了晚膳,天色便已经不早了,皎洁的月光打在安静的街道上,更显得冷清,常青小心翼翼的跟在沐擎苍身边,“老爷,咱们坐轿子回去吧,距离皇宫还早呢——”

“不用,很长时间没出来走走了,这样走走挺好的。”沐擎苍慢悠悠的朝着皇宫的方向走去,身后是跟着的抬轿子的侍卫。

“常青啊——”沐擎苍突然间开口。

“奴才在——”

“你说,寻常百姓家,就是这样的吧——”沐擎苍没头没脑的来了这么一句。

“这个,奴才还真不晓得——”常青仔细一思索,就知道皇上说的是跟四皇子、四皇子妃用膳时候的事。

“哎,你啊,就是过于谨慎了。”沐擎苍摆摆手,“天伦之乐,其实很简单,但是确实朕穷极一生也得不到的。”沐擎苍皱着眉。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