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恋伊皇后

平息(一)

恋伊皇后 回归朔望 2015 2013-03-22 12:53:06

  车子房扫了一圈众人,“光天化日的,都在这闹什么?带头闹事的呢?”

无人敢应。

“哼,都给本相等在这,来人——”车子房大手一挥,从四面一下子涌来很多的侍卫,将闹事的人团团围住。

“大人,我们是冤枉的——”那群人立马跪着高呼。

“说说,这是怎么回事?”车子房眯眼扫了一圈。这就是恋伊找自己来的目的?!

“大人,小的今日正常开门迎客,不知道怎么的,这些人就冲出来说是咱们的菜吃伤了人,还污蔑我天香楼偷那美食居的秘方——”王成忙站出来说道。

“可有此事?”车子房朗声问道。

“是,是天香楼的菜吃伤了我爹,他现在还在家躺着呢,可怜的老人啊,如此高龄还遭这份儿罪——”那群人中,一人突然大哭道。

周围围满了百姓,议论声一片。

“哦?原来是这样啊,来人,去把他爹给本想抬来,若真是天香楼的错,本想定不饶恕,若不是——”车子房后面的话没有说出来,可是是人都知道,若不是,那就是无故闹事,这律法可是在呢。

刚才还大哭的人,此时愣住了,不知道如何是好,他爹早就死了,此时往哪去给他找个爹来啊。

“怎么了?还不快带人去抬你爹?”车子房冷了声音。

“大人,我爹年事已高,况且此时还在病着,如此颠簸,他老人家怎么受得了啊——”那人还在挣扎。

“哦?那你的意思是要本相亲自去看你爹了?也好,反正本想今日也没有什么事,就陪你走一趟——”车子房说着就要去。

周围的人群中发出,“咱们丞相大人果真是贤明啊——”“是啊——是啊——”的交谈声。恋伊站在窗边看着下面的一切,车子房果真是一代贤相,虽说今日的事是她找他来的,可是没说什么事,他就出头了,想必也是为了沐国好吧。

只是恋伊不知道,车子房之所以要管,只是不经意间的抬头,看见了站在窗边的恋伊而已。

“大人——他跌早就死了,哪来的爹啊——”人群中突然有人高喊。

“恩?是吗?你是想让本相去哪看你的爹呢?”车子房突地凑近了那人说道。

“奴才,奴才——”那人不知道如何是好,两眼一翻,昏死过去。车子房冷冷一笑。

“来人,去把美食居的掌柜的找来——”车子房说道。立马有人去美食居找人。

“好了,大家也都不要聚在这了,都散了吧——”车子房说道,转身往里面走去,他是得去看看恋伊了,到底是什么原因让她这么关心这个酒楼的?只是走进了天香楼,他突然间就明白了,这样的装饰风格,他只在一出见过,那就是池国的茶园,而这样的装饰必定是出自恋伊之手。车子房的心里已经有了答案。

西峰领着车子房上楼去。王成接着招呼大家,“乡亲们,想必也是累了,不如就到咱们天香楼来用杯茶——”说起来这王成也真是做生意的好手,趁着这个机会,让更多的人知道了天香楼的与众不同,这也为以后天香楼的壮大作了铺垫,当然这是后话了。

百姓谁不知道,天香楼的茶水是免费的,虽说,天香楼的有些菜是贵了点,可是他们的茶也是真正的好,平日里不好意思只来饮茶,这可是个好机会,一时之间,天香楼人满为患。

车子房上了楼,西峰打开门,“王妃,丞相来了——”

“恩,进来吧——”恋伊轻缓的声音透过门缝传了过来,车子房的心一跳,有多久没听到这样悦耳的声音了?

“臣参见夜王爷,王妃——”车子房恭敬的行礼。

“子房大人不必多礼——”恋伊立马上前扶起车子房。“说起来,今日还是恋伊麻烦子房大人了——”

“哦?此话何解?”车子房故作不知,私心里,他是想听恋伊亲口告诉他原因。

“子房大人如此通透的人,怎么会不知道恋伊今日找您的用意?”恋伊笑着给车子房倒茶。“不瞒子房大人,这天香楼是夜王府的产业。”轻轻的茶水倒进茶杯,碰撞出清脆的声响,暖暖的茶香飘来,到底是恋伊身上的味道,还是茶香呢?车子房闭了闭眼,再张开,眼底一片清明。

“哦?臣还是真不知道——”车子房端起茶杯,轻轻的品着。

“呵,你现在不是知道了吗?”恋伊笑着说。“其实,你知道的,王府的钱并不多,恋伊开着酒楼也只是为了解解王府的燃眉之急,只是没想到,生意如此难做,这不,前一段时间,那美食居还招人打了西峰——”恋伊说着指了指站在一边的西峰。

车子房抬眼看了西峰一眼,此时,西峰额上的伤疤还在。

恋伊接着道,“本以为我们忍下也就罢了,没想到今日又出了这档子事,我也是实在没有办法了,在沐国,除了你,恋伊没有能相信的人——”恋伊真诚的说着。

车子房听了,明知道,恋伊没有别的意思,可是那句,“除了你,恋伊没有能相信的人”还是让他一阵心厚,如此,能成为你相信的人,就够了。

可是这一番话,让一边的沐梓夜彻底的黑了脸,这话是什么意思?早知道就不让车子房来了,看他看恋伊的眼神就知道,车子房的心思,此时沐梓夜后悔了,还不如找沐梓莫呢,沐梓夜攥紧了手,不语。

“能得到王妃的信任,是子房的荣幸,王妃放心,此事,子房定会还你一个公道,”车子房低声说道。

“如此,就真是谢谢子房了——”恋伊高兴的说道,甚至忘记了用敬称。

“额?”车子房也被恋伊突然的称呼给弄蒙了。

“恋伊,你怎么能不用敬称呢?”沐梓夜忍无可忍的出声道。

“啊呀,用敬称多生疏,以后,我就叫你子房,你就叫我恋伊可好?”恋伊兴奋的跟车子房说道,完全忽略了一边哀怨的沐梓夜。

“这,这不大好吧——”沐梓夜说道。

“梓夜,你别老打岔——”恋伊不高兴的说道。“子房,你觉得呢?”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