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恋伊皇后

皇帝驾崩

恋伊皇后 回归朔望 1994 2013-03-22 12:53:06

  天香楼风波之后,恋伊又亲自到车子房那里谢过,尽管车子房一再的说不用道谢,但是恋伊还是登门道谢了。之后,便是风平浪静的日子,像白水,但是确实难得的心安。

直到——

“王爷,王妃——”李福进得门来,向坐在榻上的恋伊跟沐梓夜行礼。

“怎么了?看你脸色不大好——”恋伊从书本中抬起头来。

“这个,宫里来人了,说是——说是皇上不大好——”李福呐呐的说道。

“哦?怎么会?前几天我们进宫的时候不是还好好的?”恋伊惊讶的问道。

想起前几天的宴会,那天是沐正豪带沐灵儿回京,自从赐婚一事不了了之后,沐正豪就带着沐灵儿回了边疆,只是不知道这次是为了什么回来,不过好像,这次是真的不走了,沐灵儿没有什么大的变化,只是看着沐梓夜的眼神依然是火热的,恋伊看着也没说什么,不是她不在意,只是她相信沐梓夜,她抬头看了沐梓夜一眼,正巧看见他低头笑看着她,恋伊没来由的脸一红,自从沐梓夜好了之后,都弄她都上瘾了,而且自己也总是没来由的脸红。

沐灵儿看着沐梓夜跟恋伊的互动,心里气急,但是面上却还是不动声色。“梓夜哥哥——”

“灵儿回来了,上次你走的时候,恋伊正病着,我都没来的及去送你——”沐梓夜转过身子,看着她。

“没事,不知道嫂子身子可是好了?”沐灵儿看着沐梓夜身后的恋伊问道。

“大好了,多谢郡主关心了——”恋伊淡淡的笑。

“那就好,上次的事,是灵儿不懂事,还望嫂子不要介意——”没想到沐灵儿竟然主动提起这事。

“那事,我早就忘了,你也不要记在心里了——”恋伊说道,仍旧一派风轻云淡。

哼?忘了?!你加注我身上的屈辱,我会夺回来的!!沐灵儿攥紧了手,“嫂子说的是,哦——我父王找我了,我就先失陪了——”沐灵儿说着福了福身就转身离开了。

“她好像不大一样了——”沐梓夜说道。

“哪不一样了?不喜欢你了,你受不了这打击了?!”恋伊打趣道。

“谁说这个了——”沐梓夜瞪他一眼。

恋伊嘿嘿笑。

自那之后,他们回了王府,再没见过其他人,可是这短短的几天,皇上怎么会?

沐梓夜跟恋伊走在去沐擎苍寝宫的路上,沐梓夜的脸色很是阴沉。

恋伊把自己的手伸进沐梓夜的大掌里,十指紧扣。沐梓夜转头看了她一眼,硬生生扯了扯嘴角。“放心吧,会没事的——”恋伊轻轻的说道。

“恩——”沐梓夜的声音几乎不可闻。

他们到的时候,其他的皇子早就到了,还有丞相等重要大臣。这一阵势,让恋伊觉得皇上真的是不行了。

“皇上,夜王爷跟王妃来了——”常青小声的凑到沐擎苍耳边说道。

沐擎苍吃力的摆摆手,示意他么过来,沐梓夜牵着恋伊的手上前,“父皇——”

“梓夜,是我的错,我不该放开她的手,我知道你恨我,可是,父皇还是想把最好的留给你,不得已的对你冷淡——咳咳——”沐擎苍说着咳嗽起来。

“皇上——”常青忙上前给沐擎苍顺气。

“梓夜,我知道我很自私,可是为了沐国,我不得已啊——”沐擎苍好像是陷入了一种幻想。“现如今我要去找她了,真好——”

“皇上——”皇后在一边气的咬牙,这么多年了,还是不能忘吗?!

“皇后,是朕负了你,若是没有意浓,朕一定会爱上你,可是,朕还是认识了她,如果有来生,朕希望,朕不再是皇上,你,也不要嫁入帝王家——”沐擎苍说着,猛一下咳出一大口血。

沐梓夜就这样站着,面无表情的看着沐擎苍。

皇后却哭了,她这一生最美好的年华都给了他,到头来就得到了一句,朕负了你,可是有这一句,她却又觉得都值了,都值了。

“梓夜——原谅朕吧,原谅父皇——”沐擎苍紧紧的攥着沐梓夜的手,好像是用尽了全身的力气。

“父皇,儿臣给您唱首歌吧——”恋伊突然插嘴道。

所有的人都不解的看着恋伊,恋伊不为所动,她是知道的,秋意浓,沐梓夜的母妃。没有得到皇上的同意,恋伊兀自开口:

秋意浓离人心上秋意浓

一杯酒情绪万种

离别多叶落的时节离别多

握住你的手放在心头

我要你记得无言的承诺

啊~不怕相思苦只怕你伤痛

怨只怨人在风中聚散都不由我

啊~不怕我孤独只怕你寂寞

无处说离愁

舞秋风漫天回忆舞秋风

叹一声黯然沉默

不能说惹泪的话都不能说

紧紧拥着你永远记得

你曾经为我这样的哭过

不怕相思苦只怕你伤痛

怨只怨人在风中聚散都不由我

啊~不怕我孤独只怕你寂寞

无处说离愁

啊~不能说惹泪的话都不能说

紧紧拥着你永远记得

你曾经为我这样的哭过

啊~不怕相思苦只怕你伤痛

怨只怨人在风中聚散都不由我

啊~不怕我孤独只怕你寂寞

无处说离愁

沐擎苍瞪大了眼,连皇后也震惊的看着恋伊后退数步,“你,你——”皇后伸手指着恋伊。

“意浓,意浓——你来接朕了,是不是?!”沐擎苍放开了沐梓夜的手,挣扎着要去抓恋伊。

“皇上——”常青立马按着沐擎苍,尽管常青的心里此时也是震惊的说不出话,可是他不能让皇上就这样扑过去啊。

“恋伊?”沐梓夜看着恋伊,脸上尽是不可思议。

“意浓,我知道错了,你带我走吧,我跟你走,去你的世界,去你想去的地方,意浓——”沐擎苍喃喃的说道。

恋伊的双眼无神,只是睁得大大的,外面的一切都好像入不了她的耳。

“恋伊——”沐梓夜伸手揽住她,轻轻摇晃。“恋伊,你醒醒——”

“她不是恋伊,她是意浓——”沐擎苍吼道。

“意浓,你来接我了是不是?你等我——”沐擎苍说着,身子却是疲软下去。靠在床塌上再也起不来。

“皇上——太医——太医——”常青吼道,忙让出地方给太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