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恋伊皇后

出得围墙去(一)

恋伊皇后 回归朔望 2006 2013-03-22 12:53:06

  “对了,这件事,不要让任何人知道,我不想声张。”恋伊嘱咐道。

“奴婢知道怎么做。”紫兰应着,心里却想哭。

紫兰不知道从哪给恋伊找了医书来,恋伊细细的看着,不时的给自己把脉,最终才确定自己和肚子里的孩子一切都好,只是前段时间自己太不爱惜自己,脉相有些弱。

沐梓夜只知道恋伊在看医书,心里还高兴着恋伊终于有点精神了,还专门命人从太医院搬来不少。紫兰多次想开口,但是都被恋伊给压了下去。

这日,沐梓夜看完奏折又来看恋伊,恋伊从医书中抬头,“皇上,我想会夜王府看看——”

沐梓夜一怔,这声音仿佛是天籁般,可知道自从恋伊知道了那事,这是第一次主动开口跟他说话,沐梓夜怔怔的看着恋伊,“出宫?”沐梓夜迟疑了……

“你放心,我只是想出去看看天香楼怎么样了,天黑之前一定会回来的,”恋伊抬头看向远方,“皇上不放心的话,可以派疾风跟着——”恋伊知道,疾风是沐梓夜信任的手下。

沐梓夜沉吟了一会儿,“好,要不我陪你一起去吧?反正我也很久没出宫去了。”

“皇上就不用去了,宫里的事多,怎么离得了皇上,再说了,不是淑妃身子也不大好吗?”恋伊转头看了沐梓夜一眼,又低下头去。

“我——”沐梓夜看着恋伊不语的神情,“好,你不愿我跟着,我就不去了,出宫去,你自己小心——”沐梓夜无奈的说道,出去走走也好,说不准就能够放开了心呢。“你想什么时候去?”

“明天吧,”恋伊说道,从怀里拿出两封信,“还有,这是我给我父皇三哥的信,离开这么长时间了,还没有给他过消息,”恋伊递上信。

沐梓夜看着恋伊,没有接过,他不知道信里写的是什么,但是他知道恋伊想要离开自己,想到恋伊可能会借助池国离开,沐梓夜的心里一阵紧缩。

“树欲静而风不止,子欲养而亲不待——”恋伊喃喃的说着。

沐梓夜恍惚猛然间明白了,伸手接过信,“放心吧,我会派人送去的。”

“谢皇上——”恋伊也没有多大的欢喜,然后低头看自己的书。

沐梓夜又站了一会儿,便离去。御书房里,沐梓夜磨砂着手里的信,恋伊并没有封上信口,沐梓夜思考着要不要看看,可是万一里面的是自己不愿意见到的?!不会!恋伊不会这么做的,他应该相信恋伊,深深的吸一口气,沐梓夜抽出恋伊的信,细细的看着,恋伊谈到了自己的酒楼,谈到了王府的建筑,谈到了自己已身为皇后,字里行间透露着自己的幸福以及对家人的思念,唯独没有谈到自己的不愉。沐梓夜轻轻的把信塞回信封,他的恋伊是如此的识大体,叫人心疼。

第二日,疾风早早的候在门外,恋伊换了衣衫,出来。

“参将皇后娘娘——”疾风马上行礼。

“平身吧,今日恐怕要辛苦疾风了——”恋伊笑着说道,但是疾风分明看到恋伊的笑意并没有达到眼底,昔日在战场上神采飞扬的人好像已经逝去,留下的只是一具空壳子。

“走吧——”紫兰小心的扶着恋伊。

站在夜王府的门口,恋伊的脸上露出一抹轻快的笑,李福打开门,一眼便看见站在门外的恋伊,忙跪下,“奴才参见皇后娘娘,皇后娘娘千岁千岁千千岁——”

“福伯,起来吧,不必拘礼——”恋伊笑着说道。

“谢皇后娘娘——”李福站起来,跟着恋伊进去。

进了门,奴才们看见恋伊,又是一阵子行礼,恋伊坐在位子上,李福站在一边,问道,“娘娘,今日怎么出宫来了?”李福当然也看到了恋伊虽然笑着,但是依然苍白的脸色。

“想回来看看了,福伯有心了,夜王府打理的很好——”恋伊看着纤尘不染的屋子,说道。

“这都是奴才该做的,只是自从王爷登基,这府里也冷清下来了。”李福似是感慨道。

“是啊,府里的其他人可都好?”恋伊问道。

“都好,娘娘不必挂心。”李福说道。

“恩,有你在,我还有什么不放心的?”恋伊说道,“我去酒楼看看,”恋伊说着就要站起来。

“娘娘午膳要回来用吗?”李福问道,其实他是想留恋伊在府里用的。

“不了,午膳就在酒楼用,晚膳回来吧,天黑之前我还要回宫去——”恋伊说着。

“是,奴才记下了——”李福说道,他得抓紧时间让人去采办点新鲜的食材。

天香楼,恋伊一页一页的翻着西峰给她的账簿,“恩,不错。”

听了恋伊的夸奖,西峰嘿嘿一笑,“这都是王成的功劳,他是个难得的人才——”

“你也不必过谦,你们要齐心合力才能够由此成果。不过要记得,咱们随时做生意的,但也要有良心,没了啥也不能没了良心——”恋伊放下账本。

“是,咱们一直都谨记着娘娘说的呢——”西峰笑着说道,憨厚的脸上晕着淡淡的红色。

恋伊看了看门外站着的疾风,屋里只有恋伊跟西峰两人,恋伊拿起笔,在纸上写了几个字,给西峰看。

西风凑上前去,看了一怔,又看了看恋伊苍白的脸色,“娘娘可是觉得奴才哪里做的不适?”西峰也是聪明人,即使觉得自己不该多问,但仍是小心的问道。

“没有,一切都好,你只要按我说的办就行——”恋伊边说着又在纸上写了几个字。

西峰把纸折起来塞进袖口里,“是,奴才都会办好的,娘娘在宫里放心就是——”西峰合起账本,“娘娘要在这里用午膳吗?”

“恩,你先下去吧,我累了,想躺一会儿——”恋伊说着,脸上的疲色尽显。

“是,那奴才就先退下了。”西峰说着转身离去,在路过疾风的时候,微微点点头,就下楼去。疾风往里看了看躺着的恋伊,抿抿嘴没有说话。

紫兰进来小心的给恋伊盖上薄被,恋伊嘤咛一声又睡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