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帝王妃:青楼苏小七

第十节 公子世无双一

帝王妃:青楼苏小七 13458276726 1055 2011-07-27 14:40:46

  这让清绝想起了历史上的雄伟英武又貌美的北齐兰陵王高长恭,兰陵王因貌美似女子而不能威慑敌人,便戴上了凶神恶煞的丑面以恐吓敌军,常打胜仗,后古人还因此编了《大面舞》又称《兰陵王入阵曲》来纪念他。

再看下裴七夜,心竟不知为何漏了半拍,可是清绝从不认为自己属于外貌协会。

裴七夜无视她,坐回原位,才“嗯”了声示意门外女子进入。

“吱呀!”推门而入的女子,娉婷雅姿,轻挪莲步,衣襟的飘带随门开引起的小风而微扬,她眉目含笑的朝着男子走来,白玉般的手托着一个瓷盘,瓷盘上有一碗药。

到了跟前,放下药也不搭话,清绝正打量着。而裴七夜则直接不理会,端起药碗,一引而尽,那动作干脆又优雅。

“你以后就是这楼中人了,七姑娘,我是湮水堂蕨奴。”那个端药给裴七夜的女子又奉命送她回青楼后院。

楼中人,即是这青楼中人,也是青衿楼中人。

“嗯,谢谢蕨姐姐。”她不好叫人家奴啊啥的。女子微笑着点头,又悠然的离开了。

清绝答应了裴七夜的提议。她还是有些糊涂,就这样随便应了,什么提议?他找神医给她娘看好病,而她则进入青衿楼,为他效命。似乎这交易太简单,而且裴七夜给他的第一个任务便是混进那望熹楼,帮他打探消息,至于那消息是不是裴七夜要的,他说自会来问。

但是我们这些看客,谁会料想到以后?

以后,她成了色艺皆名动天下的花魁,成了一个男人的妃。而裴七夜却又弃她如脏履。

蕨奴带清绝走后,那房中又进了一人,一个全着墨色长衣的老人,他手里拿着一盆淡雅的文竹进了来。

“你让她看见了你,她就该死了,留着干嘛?”老者把它放在窗口,又不知从哪掏出一把剪刀,边剪边说,仿佛他刚说的话只是玩笑。

“两个原因。”裴七夜依旧未抬头。

“说说…”老者有些好奇,他的少主子从来没有女子见过他的容貌,除了歆箬郡主。

“她长了一张足够惑人的脸。”裴七夜淡淡的说。

“倾国倾城?”裴七夜听了微点头,老者终于停下了手中的活儿,猜想,他带回的不是个丑丫头吗?他诧异的看向裴七夜。

“如我一样呵!”裴七夜轻笑了声。

伪装,他用面具遮脸,她用手艺画脸,掩的都是一张颠倒众生的相。

“哦~,可是,那丫头来历不明啊!”他竟然查不出来这丫头的背景,她不可能只是个陪在一病唠子身边来自北方沅阳的女子。

“这样更好,我们不知她真实身份,那我那高贵的六哥和裴睿邺还不是一样也不会知道,以她之貌去引我那爱美人的叔叔裴睿邺…”话未完,但老者已明了,明显裴七夜一点也不担心。

老者又想了一下,虽忧但仍是同意了。

不过,“你说有二?还有一呢?”老者又问道,他这少主子越来越摸不透了。

一个陌生的女子他都能让其成为他前进的垫脚石,是不是歆箬郡主也会…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