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帝王妃:青楼苏小七

第十九节 恰逢少年时二

帝王妃:青楼苏小七 13458276726 1252 2011-07-27 14:40:46

  “年知,雅媚姐姐病得很严重么?”清绝赶上她询问。她见过雅媚,那是个心静的女子,安静从容得像一株梅,只释放她自己的美,长得跟雅妩一点也不像。

听桔妈妈说过:这雅妩雅媚以前也是大户人家的子女,只可惜族人犯事,惹了上级,被革了职。男的流放,女的充妓,至于年老体衰的也得在煤场当饭工。

而雅妩雅媚自然就到了楼里,那律令规定,也只能当红倌的,所以琴棋书画样样皆通的两姐妹也只能出卖肉、体。而这几年,俩人出落的越发标致了,那响头快赶上头牌了。

“嗯,小姐她全身都起了红肿的水疱疹,大夫说到了这个、这个阶段,等肿—等肿全消下去,小姐,小姐她就、、、、”年知用袖子擦拭眼睛,却流得更多,清绝也不能帮到什么,她自个儿还缺钱呢!她只好把着年知的肩,口头安慰几句。

到了雅媚的屋子门前,年知把自己的泪水收了起来,拍拍脸,轻轻推开了门,年知以前就是服侍雅媚的,进了勾栏院,长得一般,就还是跟着雅媚。

“小姐!”清绝同年知一起进了屋,叫了声雅媚姐姐。病床在身的雅媚微点了头示意。她脸上、脖子还有很明显的肿印,有些水疱正在消失,之前的美貌娇躯已全被病颜残体所取代。

“小姐,渴不渴?”年知看雅媚嘴唇有些干。“不用了,给七姑娘倒杯茶吧!”雅媚声音很是低迷。清绝本想拒绝,但转眼一想怕她们误会,就接受了。

她喝了口茶,走近床前,坐下,寻思着陪雅媚聊会儿天。雅媚却推手,有些恐慌,清绝愣住了。

年知忙说:“七姑娘不要误会,小姐是怕你被传染了。”清绝心中一动。这雅媚是个良性人儿。

站起去端了凳子,但还是坐着靠她很近,雅媚脸上有了笑意,沙哑的开口:“七姑娘是个好人!”清绝笑呵呵的说她也是。

年知看她们相处不错,便退出了屋子,她并未待在外面,而是想起了一件事,一件她不得不做的事。她下楼向后院方向走去,出了楼走不了一会儿就来到了一处茅舍前,推了门,进了院子里,这里很熟悉,这是清绝与苏娘的住处。==“桔妈妈好,苏姨好!”年知请了礼。门未掩,大方开着,年知索性就直进了。

桔妈妈有些诧异,她看着年知,不知她有何意?年知眼里含着些犹豫,神色闪烁,桔妈妈知她有话要说,便开口道:“说吧!这里又没啥外人!”那语气、架势十足,身子也坐得端正。

年知微点头,便也说出来了:“桔妈妈,年知,打算卖了初\夜、、、”这话就像清绝当初打算当清倌一样。“呀!”苏娘听到这话,手里的针斜斜着刺上了大拇指,瞬间一痛,她却只顾着抬头看向年知。

桔妈妈还是见惯了世面,很淡定的说道:“年知,你该明白你自个儿的,你值不了多少银子!”她毫不犹豫的直指出。

年知不漂亮,又不聪明,也没念过什么书,说白了,她就是一长土堆里也没人会认为她能开出花的野草!

“我,我知道!可是眼下就有个好机会!”年知低头说,桔妈妈示意她继续说下去。

“再过四日,不就是薛家二少娶妾室的日子?那晚必定会有很多达官贵人、富儒乡绅,桔妈妈不是安排了个歌舞吗?把年知加进去,完后再、、、进行我的—买卖、、、这样的宴席,桔妈妈还用担心我值不值的问题了吗?”年知一口气说完,想想也是思虑了很久。

年知本就不聪明,到如今,算是聪明了一回,却又要是、、、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