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帝王妃:青楼苏小七

第三十一节 只约三千弱水流榻三

帝王妃:青楼苏小七 13458276726 1948 2011-07-27 14:40:46

  清绝本又要推辞不要,奈何那妇人急切的往她怀里塞,塞了后就笑眯眯着走了,走了又回头说:“姑娘,我后日还来卖笋子,你回家炒炒觉得好吃了就在明日这个时候买我的可好?”挎着篮子又往另一家的门户去了。

清绝笑笑,这婶子可不会做生意,难道没看到她也是布衣荆钗吗?这刚时新的笋子,一般人家还不会常买。

转身进了院子,苏娘正在劈着柴,瘦弱的身体要歇一会儿才继续,清绝见状,忙奔了上去,夺过苏娘手里的斧子,一把扯着她,又不敢太使力,怨嗔道:

“娘!说了多少回了,我来我来!”

“身体总是闲着也不好!”苏娘解释着。

“得!你嫌闲得慌,就去河边逛逛,给自己捶捶筋骨。”清绝压根不认同,砍柴是个力气活,苏娘这话搁谁谁都不信。苏娘无奈,笑笑,看见她手里拿着根笋。

“劈柴我不干了,把笋切切洗洗,你不反对吧?”

清绝一手拿着斧子,一手拿着笋,还是摇头。

“初春还是有寒气的,虽说这里天气一年四季都暖和,但是你沾冷水也不好,这样吧!我把它切了,你来炒可好?好久都没吃你炒的菜了!”

“好吧!你这丫头,我怕你累着!”苏娘也只能答应,进屋了去搭米,清绝则是把笋放在磨石上,专心劈柴。

身体累其实没什么,最怕是心累。

劈好柴,把它放在墙角堆着,等下次用,抱了几个进去。出来再把笋带进去,厨房的小灶台上,一部分空面,放上案板,从旁拿好刀,把笋对准刀面,分成两块。

“呃~~这是什么?”清绝放下菜刀,笋子中本就是空的,但里面多了一张油纸条包裹的东西,清绝诧异的拿在手里,并打开了来。一个小纸包,难道放的人都不担心她切坏了?

她好奇的打开了来,里面有一颗小小的药丸,褐红色,她又看了下包着的纸条,那上面还有些字,她仔细的去辨认,幸好她学画,本身就涉猎这些,又加之她的考古专业,这些古文字她还能大体看懂。

字写得很是好看,大气张扬,龙飞凤舞的,隐隐中透着股霸气,真的很好看,清绝不自觉中笑出了声,当然是为那字的意思。

阿七:

药丸与你娘,简记进楼后的楼中大小事宜,后日如今日同取。

话说得,不,该是写得那么言简意赅,哎,又要简记,又要大小事宜都写,真是难为!清绝有些郁闷的想,这好看的字该是裴七夜写的吧!记起来了,好像之前他唤过自己为阿七,嗯,阿七,好像除了她再没人这样叫过她,现在多了一个人,却并不排斥。她莫名的感到丝喜悦,瞅了瞅自己手里的药丸,笑得眉眼弯弯。泪水却是静静的流了下来,她也会这样唤她,阿七,阿七`~~~

不过,难道她现在已经被什么人盯着了,是青衿楼的仇家?唉,进了所谓的帮派,嗯,感觉时时刻刻都神经兮兮的!静下心来,擦干泪水,切好菜,又清洗了几遍,拿盐澹了一会儿,唤隔壁的苏娘来炒菜,她把芯子吹燃,那些干草引旺慢慢的放进灶孔里,坐在小凳子上,架好柴块一个个的往里放。

吃完饭后,还有会儿时间,她在收拾灶台,一会儿就好了,从怀里拿出已用帕子包好的药丸,有些迟疑,端详了好久,她能信吗?也只能信了,本就没有什么该顾虑的,她是如此的渺小。

最后,她自是让苏娘服了药丸,给苏娘的解释是新配的。

第二日,闲暇时间,她到楼里借了笔墨纸砚,说是抄誊药单子,拿着毛笔在堂屋的桌上认真的写着,字也是写得工工整整,总体上看还可以,细看那字还是不行,自然是不行的,她从来没刻意去学,能写出来还不太丑,也要感谢她本就是学画的。写了足足有四张,她觉得已尽量的言简意赅了,而且,他给的根本没限制,楼里大小事宜都写,她自己所经历的关于雅媚的事写不写呢?

存了私心,当作平常记叙的略略扫了过去。这是她犯的一次错,现在她还不知道,但不久就会发现。

尔后再过了一天,她等在那里,装作自然的去买笋,给了她的纸张。

她细细的观察了几天苏娘的神情,嗯,气色是好了些,也没其他不好的症状,心里才放下担忧。

青山是你眉眼,我从中看着它黛色成愁~~~

清绝带着面纱坐在笼了千层软薄纱后的舞台上,清淡的嗓音响起,台下的听众是一群自诩为文人墨客的看客,大都安静的听着,很久以前就有人说:

你这丫头有着天生的貌,天生的好嗓子。

那人笑得很是欢快,似乎看到了因此而到手的大把钞票。但是,不久后,那人就在一次动车事故中死了,她漠然的没有哭,只是常常在梦里听谁还像以前那样唤她,阿七,阿七,声音软软的,那么好听。醒了后,便再也睡不着,眼眶涩涩的。

但她到了这里后就再也没有做过那个梦了,其实,除开怨恨,她还是很想她。

唱完之后,她便下了台,为即将上场的花魁舒宁姑娘留好位置,舒宁这个人很娇美,长而细弯的眉,眼睛也是细长细长的,十足的瓜子脸,肤肌如雪,仅在两腮处微点红,那装扮,让清绝觉得像见着了日本的舞姬。

这样一个女子,长得是挺好的,她看着,舒宁,名如其人,温婉有度,待人也不高傲,也不过分亲近,她想,不像她,长着一张在古代就该叫祸水的脸,哎!又发愁什么?

“七姑娘,等会儿到宁姐姐房里讨论下曲词可好?”跟着舒宁一起来的丫鬟楼儿跑来唤住她,她点头示同意。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