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帝王妃:青楼苏小七

第二十一节 春情只到梨花薄一

帝王妃:青楼苏小七 13458276726 1380 2011-07-27 14:40:46

  春情只到梨花薄,片片催零落。

“奴婢福拜薛公子~”站在拐角处,那薛家的少东家,薛诸良正半眯着桃花眼,一身桃红绯衣,满身春光放晴的斜靠在边栏上,清绝冒冷汗了,真是倒了八辈子的霉阿!听了人家的墙角,还被人发现了。

清绝低着头,只微瞅见薛诸良晃动的红衫移到她前方。

“姑娘可曾听见什么?”依旧温柔的声音响起。却暗藏着杀气。

“奴婢不曾!”清绝微拱着身回答,听见也是未听见,谨慎重要。

“呵呵!你这丫头还是个知趣人哦,又不是我府中人作甚奴婢奴婢的叫?”

“我本就身份低贱,这样唤自个儿也自然而然了。”清绝忍不住翻白眼,当然薛诸良看不见,这薛诸良果然是花丛中的蝶啊!

“自然而然么?说得好,那自然而然我也该~”灭口是未吐出的字,他语气轻松的看着对面的人,心里在想,主子的心思是难测的,就拿眼前这人来说,他算是极其会表演的人了,看人自然也相对通透,可是,他细细打量了很久,也不觉得带面纱的女子有何特别,其实还是有些特别,恩,不怕人,话说的是低贱,动作却不是,如果这也算特别的话。那主子看上了她哪一点?

清绝此时想的可不一样,她不是习武之人,自然不懂前方人意欲杀她,而相反的是她以为,莫怪乎这薛诸良娶了十三个小妾,现在还想顺手牵一个?她自然也是不允的。

清绝想快点离开,“要是没什么事,奴婢就先离开了,奴婢今天一直在前院陪着雅妩姑娘。”这话说得聪明,撇清了她们撞见的情况。

“那姑娘慢走!”薛诸良面色不改,有丝轻佻的笑说。见着清绝打着规矩的揖,然后有些慌忙的走远。他眼睛里升了些笑意,明明还是个丫头嘛,装的到挺镇静呵!不过,主子,这就是你看上的人儿?有些聪明,不过不怎么样嘛,哈哈~

“转朱阁,低猗户,静待百花又凋落~~~~~~君不望妾,悲蹉跎~~~~~~只等闲庭空数荷,年年复此多~~~~~~”这是薛少爷的第十二房妾,绿烟夫人正在唱的曲子,她刚进薛府一年,薛诸良又打算续房,听来,都知怨别恨。

按理说,这样的词曲唱出来,在如今人满为患的薛家前院临水园(当晚的宴会所在地)中被前来的宾客所议论,薛诸良,乃至薛家的面子都是要——然而惊奇的是,清绝朝不远处坐在第一排中间靠左的薛诸良及周围薛家的男子看去,恩,面色却很是正常,至少看起正常。

不过这一眼看过去,最中间的位置却空了下来,是在等谁坐呢?清绝猜想。她此时正陪坐在第三排的雅妩身边,薛华这个大公子毫不忌讳的把她带入了场中,众人倒是惊诧,之余,免不了悄声议论,这筠城第一世家的大小二公子,皆是风流种啊。

清绝一直带着面纱,脸上也瞧不出异样,雅妩倒是淡定,但那周遭投来异样的眼光还是让清绝有些不好意思,又想,习惯就好了,孰不知,习惯是最可怕的东西,她以后习惯着低贱,放弃了她的骄傲与自尊,却依旧换不来那人的一丝喜欢。

远处隐有丝竹弹奏,不似靡靡之音,恰有几分和绿烟夫人的忧解。近了,越来越近了。

步步生莲,说的也不该只是女子罢~那映绝众生眼的就是个公子,面相温润,由内至外的和煦,带着丝丝的儒雅,衣衫整洁随夜风微扬,用手执着一管箫,轻柔的伴奏,引得园子里的众多女眷起座翘首。

有女子轻轻的低呼,“无人不识绕梁音,无人不配一缺楪”

清绝也仔细的看着,那配乐的男子被唤作—梁缺,当然周围不停的有人赞叹什么-峨巍之姿`形貌緸丽,白肤叠雪。说白了,就是在感叹梁缺的才情和容貌。清绝也觉得这人看着是感觉很舒服,在世人眼中,的确是翘楚,但转眼又想,终不是尖子顶上个人物,那在她看来尖子顶上的怕也只有那个楼主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