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帝王妃:青楼苏小七

第二十二节 春/情只到梨花薄二

帝王妃:青楼苏小七 13458276726 1587 2011-07-27 14:40:46

  紫薄纱逶迤于地,流水绕假山淙淙流去,低转楼阁,一拐又三弯,绿树红花点缀,盆栽处处显异,千百根银缎在园中最空旷处搭建的台子柱上紧紧的系着,随着初春的夜风忽飘忽摇,毫无疑问,这个宴会的设置是成功的。

有富而并不用金银珠宝所装饰,只用四处的精致入微体现了薛家不仅是他人眼中的商贾世家,还有他的文雅高贵涵雅修养。

清绝看着那个叫梁缺的男子被簇拥着走向那个薛诸良旁边的空位,但更使人奇怪的是,只有薛华等一干人热情的与梁缺交谈,而他旁边的薛诸良却是搭理都未,他似是未看见梁缺的到来,兴致是极大的欣赏他的小妾唱的曲子。

那曲子实际有些老调,词填的幽怨,可薛诸良似乎听得很高兴,还用手里的折扇轻轻的拍打,至少面上清绝是看着的这样的,再反观旁边的梁缺,则是直接与场中的薛华交谈甚欢。真是一群子怪人,清绝望着台上台下的人暗叹。

宴会自然古今无甚差别,攀亲,谈礼,诉衷肠,各表各意,当然还有一部分是真的在看节目,清绝觉得无聊,抓了把瓜子闲散的嗑着,眼睛也四处晃悠。

“呀~”她轻呼出声,雅妩皱眉看向她,开口:“七七,你见着什么了?大惊小怪的!”那鄙夷的口气和神情就像是这天下什么东西,她都见过,且不足为奇。

“哦,哦,没什么~”清绝揉了下眼,远处一闪而过的人群已走过了台阁,看不见了,她刚才竟觉得那里面有年知,定是花了眼,年知这会儿在雅媚那待着呢。雅妩也不理她,转身和其他一些人聊了起来。

清绝又看向台上,台上被摆上红色的莲蓬灯,紫薄纱被聚拢在台中央,“沙,沙,沙,沙”用纤手快速的摩擦沙具,舞曲缓缓而有节奏的开始了,舞女们都穿着暴露,性感妖艳,大红色衣裙紧身,包裹出了她们的凹凸有致。

清绝也有些兴趣的看着,当然这舞蹈看的更多是男人。不过,看着,看着,就发现不对劲了,其中有个稍显稚嫩的女子,天哪!那是年知,年知啊!她在干什么?

这是今晚望熹楼的红倌献舞,她一个清白的丫头在那干什么?清绝有些着急了,却无计可施。她已无心可赏,只是看着年知有些笨拙的跳完,脑袋空空。

台上的年知虽是笨拙的跳着,但她被安排在后面,整体的动作她是跟着的,今日,我一生都是记得的吧!年知心里哀伤的想,反了神,脚步迈得大了,差点把旁边的柳微踩着,柳微瞪了她一眼,轻呵斥道:“跳好点!”她歉疚的回笑。

她焦急的看着,台上的舞蹈终完,人群散去,年知却留了下来,又上来了一个人,是桔妈妈。

桔妈妈笑着,牵着脸色僵硬的仍带笑的年知站在舞台的前沿,大声的说:“今晚是个好日子,嫁娶有福,奴家先在台上恭祝薛二爷谋得良缘了,再来就是”她顿了顿,瞥了眼旁边的年知,笑得那更是谄媚。

“再来就是,也趁着这大好的日子,为自个儿楼里的丫头,年知,讨个见喜!”话还未完,台下已响起一片哄闹,大叫着妈妈只管开价。

见喜——女子为少女时,初/夜落红为喜。

桔妈妈看着声势已起,双眼半眯着笑道:“官人们不要急呵!按规矩来说,以往在我楼里,也是较复杂的,今日因在薛府上,唯恐怠慢和麻烦众家,所以,这样吧!省了几道,直接从底价喊起上扬,各位,怎样?”台下众多男子又是一阵起哄,薛诸良依旧轻佻的笑着,却是打趣他的妾侍,梁缺却又缺了席位,不见影。

起价为二两银子,其实在平时,年知的相貌是不值的,可今日她被精心打扮,又趁了这个热闹的势头。价码在上升,清绝慌张的盯着台上,旁边的雅妩好奇的瞅着,还说了句:“哟。年知还是个抢手货嘛!”

高/潮终于有到完的时候,一个中年的富商以十两纹银买下了年知的初/夜,清绝忍不住往人群聚集的那边走去,她想救她,她想对年知说,我可以帮你弄来钱,只要她有足够的时间,可是,她被雅妩拉住了,雅妩看出了她的想法,她使劲的挣脱掉,人,太多,夜色太朦胧,她终究看不见年知被带向了哪里!

以后,裴七夜对她说:“因为我不了解你,所有能留下你的一切的办法,我,都会用!”她眉眼低顺,脸色却极是悲楚的说:“那年,你也可以留下,年知,我终究是会感激的!”

可是,阿七!你可知?我只要的是你!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