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帝王妃:青楼苏小七

第二十三节 春/情只到梨花薄三

帝王妃:青楼苏小七 13458276726 1716 2011-07-27 14:40:46

  而那些看客们,嬉笑着坐好,又观看了其他的节目,谈着另外的话题。至于刚才,已是沙砾。

“雅妩姑娘,七七觉得身体不适,就先告辞了。”清绝冷脸面对着雅妩说,雅妩睇了她眼,挥手让她离开,她转身飞也似地跑开,身后隐约有雅妩的声音传来,“她迟早要去的,强求什么?”她不去理会,她强求什么?她不强求,只是她不愿。

她快步绕过假山,走过小桥,脑海里总是年知的影像,出了那堂皇的薛府,清绝手靠着墙面,低头走着,那些在沅阳时流落差点被卖的日子她浑噩的想起,全身都觉得寒冷,她把附近都找了,可是没有年知,无能为力,她靠着墙,悲哀地认清自己。

直到有人挡住了她,在暗天黑的巷子里。

这是一个注定让她永生难忘的夜晚,上天觉得她还不够痛苦,她在这样一个漆黑的墙角巷子里差点被——奸/污,差点被一个三四十多岁的中年男子所~~

幸好,差了点。

有一个人救了她,早不见的年知,砸晕了醉鬼的年知。她和那个叫年知的女子真正的用心相识了。

互相扶持着逃到一处荒废的墙角下,汗水直流,而她们已各自恐慌。清绝一直在重复一个动作,用地上散落的甘草擦拭自己裸/落在外的身体,衣衫有些破碎,她使劲的擦拭,不管她的皮肤已渗出了血丝,那里有人碰过,很脏,清绝要爱干净的,不然哥哥就不会要你了,她空空的脑袋里只有这句话在显示。

或许她过的一直不好,很小的时候就被自己的母亲所抛弃,成了野孩子,知道她母亲的人和人品,都说她也是个野/种,她住的吃的永远是最差的,衣服也不敝体,冬天幸好在G市永远都不冷,要不然,她的命哪有现在阿?

她其实早熟得很,不过,只是后来她的哥哥,苏桓离宠她上了天,她才一直纯真的活着,她可以进最好的学校,读最好的专业,选最美的裙子,画最美的画,但一切,只是可不可以?有些,她想,不可以,比如:她自己,一直就不是最好的,最好的那个陪在苏桓离身边的,永远,永远~

因为,她觉得自己不够干净,心灵不干净!而苏爸苏妈也不会允。

而不远处的年知也是呆愣着的,她靠坐在青砖上,眼里太过悲哀凄切,反复念叨着:“我杀人了,我杀人了~~”两个人都很机械的做事说话,一直那样了很久,直到啪嗒`啪嗒`啪嗒的响声一滴滴无比清晰的打落在她们身上,原来,下雨了。下雨或许很好。

清绝被这雨水激醒了意识,她摇摇晃晃的抱着自己的双肩走到年知的面前,缓缓的靠着年知坐下,伸手把年知的头轻揽了过来,像在安抚她,又是安抚自己,轻声的说道:“没事的,我们这会儿安全了,没事的!”

年知反手紧紧地回抱住清绝,泪水顺着雨水一起往下落。

“可是,可是,那个人死了,我杀了人了~”年知忍不住的全身战栗。其实,那人只是晕过去了,但年知看着以为那人死了,惶恐的很。

‘死了?’清绝心里的恐慌更是漫延,不,她还不能绝望,她不能。一把拉起仍在惊吓中的年知往原路返回。

边走边颤声道:“我们回去,回去看看,那人若没死,我们就送他去就医`~~若死了,若死了,我们就,就,就找个没人的地方,埋了他!”她战战兢兢的说完,心里害怕得急,一方面又对自己倒霉的命运感到悲厄,为何她来到这里后就诸事不顺?

“还是,死了的好!”年知咬着牙说道。“小姐医病的钱都没有多少,他,他又是个坏人!”清绝半是认同的点了下头,对阿!从心里深处想,她也这样想,但是死了被抓住了怎么办?苦想无法。末了,只能叹息。

“去看看再说吧!”两人又悄悄的顺着原路返回,一路上也未遇着什么人,她们全身湿漉漉的也不去打量了。

雨水冲刷了太多的血气,等她们到那时,什么也没有,只剩一滩泛着微红,快要洗完的血水。清绝和年知目光相接,诧异其中,人,哪去了?

两人倚着附近拐角处的墙背,喘息着想了很多,怎么办?接下来怎么办?年知无措的看向清绝,清绝抿了抿唇。

“嗯~恩,这样或许更好,他可能是当时晕了,后来醒了,就,就自己走了~~~”这也不无可能啊!

“不可能的,我用石块砸的他后脑勺,他当时就流了好多的血啊!好多阿!”年知声音有些尖厉的叫着,又是一阵静默,清绝只好无奈的说:“那就是他还活着,被人救走了;他死了,被人发现,拖走了。”而后者,在她们看来,几乎不可能,谁会愿意在夜晚拖一个死人?

“他死了!”一个清冷的声音突兀的响起。

两人登时全身一惊,齐头转向了那说话的源头处,巷子深处,那里什么时候站了三个人?悄无声息,她和年知却一直未觉?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