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帝王妃:青楼苏小七

第三十一节 其实都算是阴谋一

帝王妃:青楼苏小七 13458276726 1036 2011-07-27 14:40:46

  其实都算是阴谋,花开再好,月色再朦胧,他表情无处不显示他的怜惜,他的痛,其实都算是阴谋。

“有人说人生有三大憾事:一恨鲫鱼多刺;二恨海棠无香;三恨愿望泡汤。我就第三恨啊!”清绝苦着脸向年知抱怨,在后院劈柴中的年知也只得陪同哀伤了把!嗯!清绝为何说她愿望泡汤呢?事情是这样的。

筠城有很多的富家,除却薛府,还有五个家族在当地也是名门望族,李,周,谢,公孙,柳阳。而舒宁就是被邀请谢家做里子(登台表演),因是临时起意,出价大,舒宁便把前几日同清绝合唱的曲子先唱了,她倒是搏了个满堂彩,这边到清绝唱时,再唱一次,来欣赏的人就少了一大半,那一晚就少了二两银子啊!把清绝心疼得,可是舒宁歉疚的说,她也不能翻脸不是,哎,钱啊!

“七姐就当那银子敬了佛陀,如与天地!”年知安慰道。

“这话我喜欢,我也只能这样想了!”从那件事后,年知和清绝的交情那是‘一往情深’啦!清绝较年长,就唤年知为妹,而年知喜欢清绝,就唤七姐,熟悉起来后,清绝也不掩饰她其实开朗的性格,说话爽快了许多。

“我来劈吧!你歇会儿!”清绝看年知劈得累人了,反正自己目前是空着的,便上前换下了她的斧子,劈起柴来,年知也笑呵着让她干,自己进厨房去舀了碗水喝,直咕咕地往嘴里灌。

“呵!你这死妮子!叫你劈柴,你还偷懒进来喝水?”桔妈妈刚进厨房,看见年知,劈头盖脸就是一阵训斥,脸拉得老长,活像那黑脸的女版张飞了!

“我只是~~~~渴了,再说,七姐正帮我劈着。”年知忙放下碗,有些结巴又急促的解释。

“哼!”桔妈妈也不好说什么,在厨房里的碗柜里拿了两盘冷刀肉往门口走去。年知的眼睛斜瞥着那盘子,不能看了,她让自己的视线转向其它,端起碗又把剩下的水喝完,正喝着,那本已出去的桔妈妈谁料又转回来了,喊着年知,年知一口呛着,差点把碗扔掉,这自然又免不了一阵埋怨。

“对了,你前些日子在薛府卖身后接了那夜,到今都好些日子了,身子也将养合适了,自个儿也该知道男女之事了吧?”年知几不可闻的嗯了声,头又低了低,桔妈妈看她到还顺从,脸色也和悦了些。

“那后儿个晚你就开始接/客呐!你在这楼里时间说来也不短了,那些规矩,要避讳的,要知道的,不用我多说了,你也晓得呐?”年知发了下愣,脸色有些悲楚,却仍又点了头,桔妈妈满意地扭着腰肢走了。

清绝一走进厨房,就看见年知在无声地抽泣,刚才的话,她在屋外也听到了,她们总该是命中该苦的那类,该从何安慰?

可是,事情棘手,不能只靠安慰,她眼睛突然一亮,拍了拍年知的肩头:

“我认识一个人,兴许他能帮我们!”年知抬起泪眼,哽咽着问“谁?”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