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帝王妃:青楼苏小七

第三十九节 帝王蝶,飞沧海三

帝王妃:青楼苏小七 13458276726 1310 2011-07-27 14:40:46

  雅媚红肿的眼望向清绝,好半响才张开干涸的嘴:“我懂得,我一直懂得!”可是情字怎可解?不管那人是否爱她,她却是。

年知终于忍不住‘哇’的大哭起来,把雅媚紧紧的抱着,清绝站在床边也不停的用手擦拭着眼角的泪水,她们都是命苦的人,而命苦的人似乎挨着那么近,命好的又总是远离她们的。

“只是,我喜欢他,喜欢那么久了,久到都不知道如今是否还是在喜欢着?你们不是我,不会明白我心里的悲苦,若他只是我青葱韶光里一个美好的人儿,到而今,我定然不会记着的。”雅媚拍拍年知的背,松开了她,自个儿又躺下,脸朝向了墙面,背对着她们,声音虽哽咽,但已显得平淡和气。

“正因为他不是,所以,过了那么多年,我仍记忆犹新,记得他爱穿青色长衫,手之一抬一举,风华俱现。我欺骗着自己,说那或许是因为初见时他的倾城容颜让我难忘,或许是因为,那天的梅花开得太好,而我闪了眼,跌了脚,便落入了他的视线,让他走上前来,不惧男女忌讳,背我到庵里,又请大夫来医治~~~~或许是因为,他到我们府上时,那谦谦的书生模样,温和淡雅却又无形中疏人与千里之外,那些人眼里都映满了他的满身光耀,他依旧从容的高坐于位,不迫的一一应对,或许是因为,他还太小,却已满腹才华,令天下人景仰,而我已老,却又早盼年岁过后,安安静静过够平淡。”

“我这样的人,在知道他那么费尽心思想得到他要的时,千藏万藏,就注定了,我与他不同路,不是因为我的身份,出身清白与否,只是因为我们想要的不一样,便注定了结局也不一样!”话尽,一室无声。

年知是感觉到雅媚已经绝望。在绝望上的解脱,话说得透彻,又是情根深种。

原来,无所谓他们的结局是怎样,雅媚都是甘愿的。

许是很累了,雅媚靠着枕头就睡过去了,而年知则默默的坐在床边,看向雅媚,不知在想些什么。

清绝呆呆的站在原地,内心是极大的震撼。

雅媚说:那个男子爱穿青衫;雅媚说:那个男子有倾城之颜;雅媚说:那个男人书生模样,却又满目风华。

她的脑海里就突的窜出一个人影,是他?她情不自禁的用手覆上了自己的嘴唇,连着指尖,全身都开始颤抖,一阵阵的寒意不断升起,她努力的控制住,另一只手把床柱紧紧的握着,脸色早在雅媚说的时候苍白如纸。

不是他吧?她极力的说服自己,恍惚中想起了年知也应该见过那人,而那晚的年知看上去却是不识他的,是不是他就不是那人?

清绝回过神来,颤抖着身子看向年知:“年知,你认得那个人么?”

年知不知在想什么,听见声音愣愣地转过来,一脸茫然,清绝又重复了一遍。

“没有。我从未见过他的脸,传闻他厌女色,除了如今的歆若郡主,从不让女子见到他的容貌,而小姐看到他的那次还是不小心扯掉的,一般,一般在朝~~·~”年知顿了顿,还是说了出来。

“一般在朝官员候见他时,都不能带女眷。”

清绝又是震惊,裴七夜的青衿楼从来是女子,而雅媚口中的那个男子却厌女色,两者同穿青衫,同样的据说绝世风华,却又在男女差异上如此不同,可这不正叫人觉得最奇怪了吗?她甚至怀疑两个本就是一人。

再想着,之前雅媚房里出现的太监,对她尚算客气的话语,龟、公无意说帝都的皇城~~~~

她惊呼出声,身子后退了几步,差点撞倒了后面的凳子,年知诧异的看着她,她强压着口气,手按着胸口,凑到年知面前,小心翼翼的盯着年知的眼睛问:

“他~~是皇帝?”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