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帝王妃:青楼苏小七

第四十九节 都说大雁归六

帝王妃:青楼苏小七 13458276726 1453 2011-07-27 14:40:46

  都说大雁归,春天也将被带回,雪化云开的明媚,像极了你眼眉~

清绝立刻打算去开门,她下意识的认为是桔妈妈要让她陪客。身后的男子站起来转过身来,只轻轻的唤了一声,她慌张的神色,把着门的手顿着,全身的僵硬却立刻松懈下来。

但她好怕这是梦,她做了很多次,不敢转过去,身体一动不动,泪水在眼眶里打转,直到那迟疑的声音再次响起。

“清绝,是你吗?”他也怕是梦,她仍然害怕着,泪水早控制不住的往下掉,一颗两颗,最终成线。身后的男子终于来到了她身后,男子颤抖着双手碰上她的肩,刚碰上,清绝就猛的转过来,两只手紧紧的抓着男子的衣衫,哭泣的声音一触即发。

她大声的哭着:“我以为我再也见不到你了,我好害怕,这个世界好恐怖陌生,只有我一个,我好怕!”泪水肆意的流淌,湿透了男子的肩头,眼睛红得要命。

男子却是一下子安定了,神色缓和的任清绝靠着,手温柔的拍着她的背好给她顺气。慢慢的张口:“我在这呢!清绝不用怕了,以后也不用怕只有你一个了,我不是来了吗!”他或轻或重的拍打着她的背,其实也在调节自己的心情。

清绝哭了很久,像是压抑了许久的情绪终于可以找到一个正当的理由去释放出来,哭得久了,连她自个儿都不好意思起来。

她腼腆的干笑了下,脑袋靠了靠,又全身离开。看着近在眼前的男子,哽咽着说:“我很想你,很想你,哥!”竟是苏桓离,太不可思议!

苏桓离前句听着猛然心脏俱停,狂喜还来不及,下句就把他打到十八层地狱。他牵强的扯了丝笑容,也回了句:“我也是!”只是想的存在的方式不一样。

初逢后的惊喜,兴高采烈,不过顿下来后的问题又接踵而来。

“你怎么在这里?”两人几乎同时开口,两人在桌旁坐下,清绝挑亮了灯芯子,火光明艳,苏桓离先开了口。

“你信不信这世界其实有神鬼?”清绝奇怪的看着他,她这哥哥可是理科生,而且搞物理实验研究的,什么时候开始信这玩意儿了?不过转眼一想,如今她们在异世界,本就是许多科学难以解释或者目前解释不了的,神鬼论又好似存在,尤其是她自己还曾接触过。

“我,不知道,这太诡异!”她模糊不清,摇摇头。眼神示意苏桓离继续说下去。

苏桓离透过烛光,看着坐在对面的清绝,神色一片柔和,清绝出落的越发秀丽了。

“你在墓地失踪的那天,我做了噩梦。”,“等等~你说,我在墓地失踪了?”她急忙打断他,停下来一想,又问道:“你那天不是在西藏吗?怎么那么快知道我失踪了?”这不是质疑,而是奇怪。

“你先别急,等我把话讲了你就明白了!”清绝点头,她在苏桓离面前总是一副长不大的样子。

“我是在西藏,就是在西藏做了那个关于你的梦!”苏桓离俊朗的脸无奈的笑笑,清绝一直是很依赖他的,可是这依赖不像那样,是好还是坏?

“我的梦里是你又不像是你,梦里的那个你穿着古装,头发比现在都长了许多,一身很繁复的衣裳当时你对着一个人哭泣,哭得很伤心,我被吓了跳,就从梦里醒过来了。我想是不是你出什么事儿了?夜已经很晚了,又想你睡了,在G市好好的,第二天回去找你再说吧!哪知道。”

“哪知道?当晚我半昏半醒的继续睡着,那个梦又继续了,只是画面变了,一个小巧瘦弱的女子被押上了刑台,很多很多的人在观看,我看着那个女子,最终被~~被砍了头,流了一地的血,那血红得让我再也睡不着了,天还未亮,我就给你打电话,是刘妈接的电话,说你把手机落在家里了,去了考古的墓地,我又忙打给倩雯,她却说不知道你哪去了,以为回家了,我又急忙的乘飞机赶了回去。”

清绝睁大眼睛看着苏桓离,说到他梦到一个女子被赐死,这个梦她也做过,就是她躺在棺材里的时候,脑海里闪过的那些,怎么会做同样的梦?这梦太让人惊骇,出现在两个人身上。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