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帝王妃:青楼苏小七

第六十五节 近日总是花了眼三

帝王妃:青楼苏小七 13458276726 2677 2011-07-27 14:40:46

  日子就该这样的过,细水流长,闲淡中透着舒适,清绝很满意现在的生活。她懒散的侧靠在小院里的躺椅上,微微的眯着眼睛瞅着不远处的桃花树晃悠悠的飘着花瓣,不时有花瓣落在她的头发上,裙摆上,连沾了花蜜的唇也被花瓣粘着,清绝抬手拂去。

不过这娴静惬意很快就被来人打破了。

“清绝表妹还闲着呢?”老远的时候就听见有姑娘唤着清绝了,唉,清绝心内叹息着坐起来,睁大眼睛望着进圆拱门的两女子。

“我这叫会享受生活,昨儿个去了夏衍镇,累得慌,躺躺。两位表姐就不累?”清绝看着这两个女子。

一个穿着应景的鹅黄裙衫,紫色鐙靴,一脸的秀气色,这是文环。另一个则是一身的蓝衫,一派的英气,发式也是高高挽起用百余簪子插好,好一个书生打扮,这是一直好男装的邵娟。之前发声的就是邵娟。

文环和邵娟到真的是如姨娘所说那般,待人大方不拘礼,只是这两姐妹的性子也太好了吧,只打她来了后,那叫一个热情啊,恨不得茅厕都不离开。

听听文环在说什么:“清绝表妹,我天天这样享受着自然的滋润,可不可以跟你一样美啊?”

“嗯,肯定可以,不过,环表姐,你本来就很美,不用跟我学。”清绝只好这样说,美是天生的,如果可以,她其实不想要这副皮囊。

“这话我爱听极了,不过我和邵娟喜欢到处乱跑,哪里热闹去哪里,也算接触自然了。我爹快回来了,所以今儿个我娘要去舜礼寺进香,差我们来问你去不去?”文环上前拉着清绝的手热情的问。一旁的邵娟手里不知何时多了把扇子,多情的正扇着。跟着文环的话点头。

舜礼寺是江南一带的名寺,千年的古刹,已饱经多朝的更替,仍毅然矗立着未被破坏,毋庸置疑,它的信仰是好多江南百姓的信仰。既然是姨娘的意思,清绝肯定是要去的。

“桓离表哥也去吗?”清绝随口的一问,苏桓离其实是很忙的,他马上要代替他爹的位置了,还有很多的事要上通下达。基本上清绝一天只能在饭桌上看见他,而且有时他草草吃两口就又去忙了。

“咦,他可没空去了,你想他啦?”邵娟调笑的拿着扇子点起清绝的下颌,清绝配合的扭捏了身子,白了下眼白。做完一群人都笑了。

“对啊,想着你昨儿个在镇上看见的那个妇人,她倒是挺和表哥配的哈哈。”一群人听这话又笑了,昨儿个去镇上玩,在一家茶楼上吃点心,一个穿着鲜艳故意炫富的妇女和她的下人与她们抢位子,先来后到不懂规矩,最后被邵娟狠狠的教训了一番,对啦,邵娟虽是女子,功夫却是练得不逊一般男子的。

“你们也去吗?我回房间收拾一下就好。”清绝停止打趣,跟她们进了房间。

“对的,我给你说,那寺里有个和尚,功夫极是了得,等会儿我们就去找他。”邵娟就是投错了胎啊。

让丫环稍稍整理下仪容,换了裙装,派阮儿给苏娘说了声,跟着文环和邵娟去了前院,苏夫人早已等候,见人已到,就一起走出大门准备上轿。

马车夫挂了绳,下人端了小木凳,陆陆续续的上了轿,清绝与文环邵娟同坐一辆马车,夫人单独坐一辆,随行的丫环坐一辆,家丁和护院则围着行走。

马车晃晃悠悠的总算到了目的地,香火鼎盛,今日是个良辰吉日,来上香的自然就多。地方官员的财力支持,给这个寺庙的修建多了保障,清绝下轿后看见因此而繁盛的街道,来往吆喝的小贩,跑跳着的小孩。

早有寺里的僧人候在阶梯处,见到苏府的马车,很快迎了上来,三个僧人,一个年老在前,后二皆是年轻人。

姨娘也是微笑着上前合十行礼。

“苏施主一行先随贫僧前往别院稍坐片刻歇息,悟参师兄此时在离心堂会晤其他施主。”年老的僧人开了口。

“好的,多谢主持。”苏夫人温和的回答,清绝正眼打探,哇塞,看不出来啊,方丈都出来迎接了,要知道这可是云幽国都闻名的寺庙啊!不过话说回来,她现在也不该那么吃惊了。

一行人又跟着进了寺庙,亮丽的黄色,常年都保持着翻新,香客来往不断,禅香的味道未进院就闻到了,走过一座又一座殿堂,跨过一个又一个的高低的门槛。还未到别院,邵娟眼尖的看见了她要找寻的和尚,停了脚步。

“娘,我们先在这四周逛逛,等你诵好经,要进香时来唤我们就成。”说完,不听姨娘回应就径直拉走了文环和清绝。留下摇头叹息的姨娘和始终保持微笑的主持。

“邵娟,你哪只眼睛看见那个老和尚了?”文环之前见过邵娟提过的那位。

“在文华殿,他正在烧文香字。这会儿说明他闲着,去请教请教他此刻最是时候。”邵娟丢下她俩,快步往前走,她俩嬉笑着追了上去。

在经过华法阁的空当,有僧人和一青色香客从离心堂出了来,清绝后来想她哪里来的一动要转身过去看,只觉得这世上哪有人和他一样穿着青衫也是那么款款磊落,长身玉立的?

对啊!这世上哪有啊?可不就是他嘛!她转身的那瞬间僵硬了身子,带了面纱的脸是苍白一片。男子业已看见了她,当然不同的是,男子却是轻笑出了声,你说,明明都带着面纱,为何双方都能清楚的立马认出对方?

她听到男子笑出了声,反应过来,立马转身准备离开,文环却是相反,迎了上去。

“文环礼见悟参大师,大师这厢有礼了。”文环微微的行了礼,袖口里的手扯住僵硬的清绝的裙摆,心里奇怪着清绝怎么了?

“嗯,施主有礼,待老衲送完这位施主,随后就去居室。”有僧人白髯长须,合十还礼。文环也细细打量了下大师身边的男子。好高啊!看着像一个文弱书生,高高的发束起,整个人站在那里虽然看不清面容,就是觉得这是一个不容忽视的存在。可是那男子的眼睛此时望着清绝表妹,咦,难道他们认识?转眼又看清绝的表现,他们肯定认识!

此时男子又开了口:“还劳烦大师给同样带着面纱的那位姑娘也卜测一次吧!”清绝的身子又抖了下,当然同时还有在抖的文环。

“天呐!大师,你同意啦?”文环瞪着大眼看着老僧就那么轻易的点头了。

传闻,悟参得道高僧,十三入门,十七参真经,二十二法门讲经,二十五名满天下,后游历四方,现居江南舜礼寺,说他一年只卜十三卦,并且卦卦准,而今年虽在年初,已破六卦,想是苏家这样显赫的门第,也是可求一不可求二的,然,这男子只轻松一句就让高僧应了,文环又转眼看着那男子,越发觉得这男子的神秘了,声音清澈明朗,隐约间觉得很熟悉。

清绝也是感到一阵奇怪,她想裴七夜突然来到江南干嘛?找她?不可能吧!到这里来是有意的还是无意的呢?只是,这会儿,竟然让她被测,她看着裴七夜,而裴七夜也看着她,她心下更是慌了神。

几人各有心思,最后终是有人先开了口,是那悟参大师。他捋了捋胡须,迦叶含笑,双手往后面柔指,示意清绝进去,清绝搞不清楚,还是直接被先反应过来的文环推了进去,自个儿特自觉的说了句:“大师,我和我娘在居里等你。”说完立马飞快的闪人。裴七夜却是没有离开,跟着悟参进了门,悟参无语的摇头笑了笑。却是未阻止。

清绝转身看见裴七夜也进了来,心想这高僧竟然还和裴七夜一伙的,这楼主的来历也太玄乎了。此刻光纠结着裴七夜的身份,却忘了最该做的事是逃走。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