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帝王妃:青楼苏小七

第七十九节 轻轻落棋子,环环扣八

帝王妃:青楼苏小七 13458276726 2374 2011-07-27 14:40:46

  索儿是很纠结着掌柜的看她俩人的表情,尤其是她的小姐虽带着面具但仍掩藏不住的兴奋,唉,她只想快快出门去。

待得两人又去逛了其他家,游了半个巷子,终于寻着一家店里的好物什,清绝挑选了一套整齐的胭脂盒,又到其他店里买了直径极小的毫笔,在珠宝店里选了同样大小的四颗珍珠,让掌柜的穿了红绳。这一买倒也是花了她大半存着的零用,不过倒是没什么心疼的,只因心欢喜。

两人询问了老板时间,觉得不知不觉中出来了这么久,看日头也像晌午了,便欢快的往回走,回到原先的茶楼。苏娘和阮儿倒是听说书的讲得起劲,听到精彩处也是拍手。

“不好意思哈哈,让你们久等了。”清绝和索儿奔着上了楼来,歉疚的坐下对两人说。索儿在后面又想白眼了,小姐啊!你是主子,奴才就是等到晚上也不敢多什么怨言的啊!

“小姐你这哪里的话,阮儿和苏娘等得也是不急的,那说书先生说得好,我们不觉得无聊。”阮儿高兴的站到清绝的面前,满脸洋溢着孩子的单纯和欢喜。

“嗯,觉得说得好,我们以后有空就多来这家吃茶怎样?”清绝也是笑着望向阮儿,苏娘亦是柔和着目光望着清绝。

“好啊,小姐,这家的什锦肉沙做得不错,你尝尝?”阮儿觉得被管家安排到表小姐身边真是好,自由自在,对她们还好。

“嗯嗯,先让我喝口水,索儿,你干嘛站着?坐下喝茶顺便也尝尝这些吃食,嗯,奶娘,你喜欢吃什么?我们等会儿打包再带回去点?”清绝难得如此放松下来,身边都是和善的人,她觉得很舒服。

苏娘慢慢摇头,笑着开口:“你先歇歇再说话,玩了这许久不累么?”

“有点儿呵呵。”清绝故意坐在背朝外的方向,方便是取下面具,她轻轻扣下面具,放在左手旁,右手接着阮儿递来的帕子擦拭干净,拿筷夹起桌上的点心,尝了一些,味道真是不错,虽没有苏府里的材料讲究,但做法是新颖,样式也是看着挺精致的。

毕竟不该吃多,是吃午餐的时候了,几人收拾好东西,让店小二打包好点心下楼去了附近的酒楼。她们出来时就给苏夫人请了安,说在外面下午才回,今日过节,苏夫人自会应允,再说往日她们出去苏夫人也是未说什么的,并且觉得她回到故乡,就应该多出去看看。

靠近的有个德心食,生意也是爆火的,进进出出的人很多,打门前站着的伙计热情得很,不停的对着来往的客人吆喝着往里走,不虚此行什么的。

清绝看这火爆程度,估计味道也不错,反正此刻她们也不饿,毕竟刚吃过东西,等也是等得的。

几人便进了去,招呼的伙计见全是女人家,衣着打扮也华丽,脸上的表情更是丰富了。

“几位客官里面请,我们还有上好的雅座。”到不知来往那么多的人,竟然还有雅座?

到了后才知,哪是雅座,只是相对于一楼吃各种面点米粉类的一般吃食,二楼都算是雅座了。而且还是等着靠楼梯间的几位食者吃过后,她们才坐好。待麻溜的店小二擦好桌子,摆好茶具,沏好茶,另一个负责点菜的店小二才得空过来,今日过节,大多数人在外吃饭自是正常。

“不知这几位小姐还有夫人想吃点什么?本店有水食类有瓜烹银鱼羹,酒酿元宵豆腐,青菜什锦丸子汤,八宝燕膳,炒鸡炖银耳,酥肉煎贝味兹汤~~~~”店小二麻利的嘴快速的说着,清绝倒是没听清楚,就随便让小二上了一道汤,两道荤食两道素食。几人各坐一方,因是人多怕引起麻烦,清绝便一直没取下面具。

“对了,奶娘我和索儿去逛元宝巷时看中了一套胭脂盒,我觉得挺适合给你打扮的,就买了。你看看怎样?”清绝让索儿拿出来,索儿便把旁边的包裹打开,拿出胭脂盒。胭脂盒全身被涂着女儿家喜欢的大红颜色,但样式却又不失庄重,挺适合现在苏娘这个年龄的人。

苏娘诧异的看着胭脂盒,抬眸看向清绝时抿着嘴笑起来,她已记不清有好多年未施粉黛了,自然女人家就算没有男子欣赏或喜欢,自己也是色渐衰迟,还是喜欢打扮得漂漂亮丽的,让自个儿和她人也看着精神。

“苏娘要是什么时候想化妆了,给索儿说声,索儿在这方面可是很不错的哦。”索儿笑着跟苏娘说,苏娘把胭脂盒拿近,轻轻点头,解开盒中的铜扣。

先入眼的是背对的小小镜面,拿起那椭圆形镌刻着盛妍的茶花的铜镜,继续往下看,旁边是一把约半个手掌长的紫檀木梳,推进上一层,食指拉出下一层,是罗列整齐的各种颜色的胭脂膏,旁边配以红唇彩纸,再拉出下一层,里面装得是些小小的物什,三支之前清绝买的极细的毫笔,一枝画眉,两支着色,顺便还有店主送的一串红色编绳的脚环。

“我也要学,我也要学。”阮儿在旁边搭腔。清绝也嚷着说我也学学,的确她基本上不化妆,自然也不太会。

几人待店小二上菜后,开心的吃了起来,期间清绝和阮儿唧唧咋咋的说话,苏娘和索儿则是在微笑着听着,不时搭上一两句,气氛很是和谐,但是很快就被打破。

节日人多,高兴的可不止她们几个,自打她们坐定后隔壁的一群年轻人总是不时的投个眼神过来,她们笑得开心的时候,那群人也是跟着笑得放肆,清绝她们自是不理会,只想着毕竟青天白日,让人盯着也不会被怎么样,但是可不是人人都这样想的。

剧情可是狗血得不能再狗血了。终于在她们吃好饭食,整理妥当准备下楼结账时,有人先了她们一步,是两个约摸二十几岁的年轻后生,拦在了阶梯口处。看举止都是轻佻的纨绔子弟。

“唉~~几位姑娘这会子就吃饱了吗?看你们没有吃多少啊,要不要跟哥哥们再吃会儿子?”两个中的一个流里流气的上前很近的靠着索儿说话,坐在原位的那些男子跟着起哄的叫着。

索儿没好气的往后退着,睁大着杏眼,怒视着他,叫着滚开。那男子倒是依旧笑嘻嘻的看着,脚步跟着索儿的后退也进了一步,清绝镇定的把前面的索儿拉到自己的身后,眼神凌冽的望着站在前方的男子。

“好狗不挡道,耳朵不好使是不?听不见?”她的身量自是没有男子高,微仰着头鄙夷的瞧着对方。

男子停下脚步望向这个打进来吃饭就没有摘下过面具的女子,听到这话,还是腆着脸皮,回答。

“狗哥哥是没有看见的,不过风流倜傥的少爷我是站在这的。哟呵,还戴着面具,到不知是个怎样的美人儿哈哈?”那咸猪手差点伸向了清绝,清绝还未反应过来,却是有人先了一步甩开那浪荡子弟的手,是阮儿。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