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帝王妃:青楼苏小七

第八十三节 轻轻落棋子,环环扣十二

帝王妃:青楼苏小七 13458276726 3851 2011-07-27 14:40:46

  “好啊,好啊,听你们这么一说,我的斗志生平第一次那么高涨啊!”清绝脸红红的,开心的叫着,感觉像去玩一次很惊险的活动似的,偶尔的竞争也是不错的,虽然她不喜欢出风头,可这样的游戏,她还是忍不住。

“看来,你的第一次挺多的嘛?”文环装邵娟那样轻佻的看向清绝,惹得清绝的郁闷和敷烟身后跟着的丫环们抿嘴偷笑。

“要是你觉得这些无聊,你想去周围其他好玩的地方玩玩也是可以的,只许记着别走太远了,要是图喜和纪儿愿意去的话,你们也别太疯了。女孩子要注意安全。”清绝回头对索儿认认真真的说,女孩子这个时候也想玩,索儿虽识得好些字,但只是会写,稍加理解一点,有可能会觉得这些文人的玩意儿不实在且无聊。她要想玩其他的也是应当的。

索儿却是摇摇头,笑着回道:“小姐,你可别赶我们走,我们每年最喜欢看的就是这个活动了,怎会无聊呢?图喜而且会巴巴的盼着兰花公子,你让她去别处,她可是会气哭的。”这话说得一群人都笑了起来,当然除了抱怨的图喜,图喜是文环的丫环,纪儿是敷烟的丫环。

一群人到达活动举办的地方时,那里早已围聚了许多人参赛,参赛要有资格,不是简单报名就成,年龄是十五到二十二,而诗是第一关,要参赛者就在自己报名的下面空白处写一首诗,每年的题材不同,端看今年又是怎样呢?

来了很多的官家商家小姐,还有著名的一些风流才子,就连一些潦倒的书生也来加入以求改变自己贫瘠的命运,因为成为众人熟知的才子是对他们另一种落第的否认,但一定程度上,它还是像个小小的考试,全民参与,不过只要你有才能,无谓你的出身。

许多的娇贵之人是懒得上去跟那些人挤在一起的,男的就唤自家的书童去看了题目,女的就叫自个儿丫环去看题目,有钱人家就是不一样,连带着下人都是识文断字的,不说文采,但是识字代笔这些的亲近下人也是会的。

索儿和图喜,纪儿早已兴奋的跑去看了题目。回来后,说了以“千金”为内容题诗一首。并给各自的主子一张纸,拿出装管的毛笔,在公用的大砚台沾好墨,清绝她们已跟着过了来,在旁边早就搭好了桌子给这些人写作。

清绝接过索儿递过来的笔墨和纸张,眉头有些皱着,这会儿倒是记着了自己的字是写的算丑了,她看旁边的敷烟正让纪儿在写了,偏头问索儿。

“索儿的字应该还不错吧!也代我写吧,我念你记就是了。”清绝满意的看到索儿点头,幸好诗词是可以让人代笔的。不然就第一关的入门,她就出局了。只能说算她幸运。

“嗯,题目就叫落花诗。”她不是中文系的人,会吟诗作赋,况且估计现代的中文系学生也不会,但是好就好在这个时代,古人已不再是她们的那个古人了,于是理所当然的,清绝觉得自己不用自己古人的作品哪里对得起那些沉埋的好作品呢?她正想着,文环和敷烟听见她说的。

“清绝,你就想第一关就落是吧?”文环没好气的说,落花诗,这题目也太一般般了吧!看她的题目多温婉多仙气十足啊!《题兰花仙迟》当然这暗含了她的隐喻,不过兰花二字倒是不算隐喻,够露骨了。清绝低头看向文环写的,邪恶的笑着,文环倒是颇不在意,她对那兰花不是指兰花公子!但是清绝和敷烟是不信的。

可以看出她们大多数想的千金从女子角度是小姐之意,女子自爱比作花,也可以想见有好多的女子或者男子也会以花来比喻千金。不过,这倒是保险之法。

“黄花无主为谁容,冷落疏离曲径中;仅把金钱买脂粉,一生眼神付西风。”清绝清脆的声音低低响起,比作千金,又不是千金,她倒是只想起这首唐寅的题菊花图。千金在家是千金,出得门来也只是妇人。

“哇哇。哇哇。清绝你的诗好厌夫啊?”文环听清绝慢慢的念完,心里一个的震惊,这诗写得也太好了吧!她一个未出阁的女儿家还能写出这样的诗,也太强悍了吧!就连一向非常淡定的敷烟也是微张着嘴,用手掩着自己的惊讶。当然清绝是不好意思的腼腆笑了下,那不是她写的,她也写不出。

“哪是,我撞上的,以前教我的夫子作的,想着估计没人听过就借来抄抄啦!”清绝看她们四周没什么人在,小声的说着,这话立马遭来文环大大的鄙视,的确她也写不出来这么怨恨凄凉的诗吧!敷烟笑得差点肚子疼,直道清绝太胆大,不过她这夫子是真有才的。

在文环和敷烟平定了自己的情绪后,两人各自完成了自己的诗。

且看文环的诗作:“轻罗小扇白兰花,纤腰玉带舞天纱;疑是仙女下凡来,回眸一笑胜星华。”她走的是十足的清新路线,不高调。

而敷烟这首却是非常的高调了,一首七绝,写得那是一个精辟又点心。她同样是念着让纪儿代笔,声音虽小,但那时,过来同样写诗的人涌来,已被不少的人听见,好多人都连连看向敷烟,敷烟倒是直接忽视。

“牡丹一朵值千金,将谓从来色最深;今日满栏开似雪,一生辜负看花心。”这不是怨妇而是怨什么啊,敷烟整个一官家大闺秀,却能以男子的口吻掏出,清绝也是跟着连连的赞赏,不会写,她倒是会欣赏的。这诗的格调同她念的那首差不多,但一个为她窃取,一个是敷烟自我创作,唉,真是羞愧啊,早知要穿越,她也多学学这些。

“缘何由此?”文环微皱着眉偏头瞧着敷烟,这写得也挺深沉的。

“男子多是薄幸人,想那曾经名满天下的席家女子不就是也落了个被休弃的下场,我只是有感而发又不点名男子的花心罢了。”敷烟满不在乎的随意说出,这女子真是个黛玉性子,清绝暗暗想。文环脑子里闪过那个席家女子的下场,止不住在心里叹息,但愿得她们以后莫遇到那般男子才好。

当然她们作好的是轻松就过了关,原先参加的来聚集的人就被刷下了一半,还有一半就留在了周围继续看这些剩下的人角逐,人们哄闹着,还有茶楼靠着的开起了小赌局,压谁的胜率,应是进门关,还未有许多人买注,但也有些是往年花神花仙的崇拜者,只盼着自己的偶像再次技压群芳,而早早的就叫嚣着买那些人的局。

场面是好不热闹的,天色也暗了下来,在清绝众人的等待中,红灯笼里灌好了蜡油,吹上了灯芯,街头巷尾,整个城镇都染上了喜庆的色彩,她们的脸上洋溢着节日的喜悦。而统计的正当,文环和敷烟给各自的组说好了加入,又去清绝的组逗留了些时候,文环和敷烟的组,这些人她们基本都是从小就认识,不会陌生,而清绝的组是一些小家碧玉类的,她们不太担心,可叫清绝心里急,这些小家碧玉不比大家闺秀门第好,便是只能从自身才艺品行上争了,你们还不放在心上,是当姐姐我真的是大家闺秀了。

唉,谁叫她是一假冒的,自然心虚得很。十香组就十香清绝还曾经见过,其他的人清绝都是听过也未的。还好这些小姐们不像文环她们组四人关系铁,而这组是其他人加进来的,彼此间倒还客气,而敷烟那组,王家小姐早和孙家小姐闹开了。好多人又围过去看热闹,看来这地方女子的风气的确是大大不同其他地方。女子组与男子组的比赛是分开的,场地是相邻的,自然看四周围在女子组的除了自家的丫环亲戚姐妹是来加油打气的,大多数都是男子在看,而相应的男子组就是女子占据多数。

而没有娶妻嫁人的大多数在这个年龄都是,所以在很多不舞文弄墨的人眼里这其实就是一场变相选美比赛和相亲大赛。在观看的人要是看中了参赛的选手,你觉得自个儿有能力娶她或者有姿色吸引他,待这些文人比赛完后,找个机会表白啊啥的,所以来找媳妇来找相公的,来找儿媳来找干儿子的其实早已超过了来正经看才艺的。不过清绝是不知道这更深含义的,要知道她也不来参加了。

十香倒是亲切的打着招呼跟她,其他的人也只是颔首以示周到。

一切的划分已好,待一个着白衫的女判官来呈递给诸位参赛者参赛证明,一张薛涛笺上写着自己的名字,左下方一处墨绿的章印痕迹还透出个墨绢气,清绝捏着这小片的纸笺坐在自己这片区域中,每个组都有自己所在的区域,清绝和十香组抽中的是竹间,在里面倒是全是挂着竹子的画作,或者小盆的文竹类花草,清绝想其他的组估计也是跟隔间名差不多。共有十组,其他几组是梅兰菊,人参白术茯苓和甘草草药四君子,以及锦上添花两组,名字取得相宜又不嫌小家子气。办这个盛会的商人倒是别出心裁。

第二关的词清绝倒是不担心的,她对诗文不太在意,但也是可以借用前人过关,而词自是可以同样,她对宋词是较为喜爱的,国画中题词时爱沿用两句,想到这,清绝面色有丝羞愧,自己并不是本身会吟诗作对才进入而是抄袭他人,到底是不好的,并未真叫有才。

第二关的流程是这样的,每组人在自己的组间待着,等到每组的判官进来叫人,便随着判官出去,到达试场,凭考官出题,在四分一盏茶的时间里做好规定的答案,待六人都做好,每组都有两名下考官甄选出前三名,后三名直接淘汰,而晋级的前三名再与所有组的前三名的作品交给中考官,中考官共有八名,他们选出认为最好的八首词展示公众。

这意思不是意味着被选的八名晋级,而是所有组的前三名都得以晋级,这八名只是给那些在观赛的人众一些乐子,也可以让大家发现才人的诞生。自然则又是商家为了赚钱的另一原因。

为了节约时间,一晚进行三轮,今晚就是诗词歌,诗是门槛,花的时间最少,词的时间固定,而歌的时间因选手的选择而不同。

清绝是无聊的看着竹间里几个人聊天,她跟她们不熟,不知道怎么开口,而且,那些人也不打算跟她开口,因是先前文环的到来让其他的小姐知道这也是郡主,便不那么热情,说话也是规规矩矩的生怕烦着她了,清绝在心里不断的觉得无聊啊,无聊,幸而等待的时间不长,有一个小姐被叫了去,其他人也不言语了。未过许久那女子回了来,一进门就有其他的女子簇拥上去紧张的问着情形。

“考的难不难?感觉怎么样?考官有没有提示啊?”

“还行吧!我也不太确定。”那女子回答,模棱两可。

作者SAY:这章节和上章都是主要以一些参赛内容为主,人物活动自然是少了许多,下章节是大大的有看头的哦,会有角逐,到底清绝能不能当上花仙呢?小幺可不会把女主写得太尽善尽美的咯。还有神秘女子现身哈哈哈哈。。。期待中~~~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