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帝王妃:青楼苏小七

第八十五节 来寻陌上花钿二

帝王妃:青楼苏小七 13458276726 4740 2011-07-27 14:40:46

  “清绝,那是不一样的欢喜,兰花公子之于我是一种兴趣的契合,他是个才子,但仅限于才华横溢,对于居家过日,遥淮才是我以后老了也待在身边的人。”敷烟眼里有些落寞,她要只是个小女子,便也敢于追求自己的最爱,可是她不是,自古,大家族的婚姻都是家族商议,她说了不算,况且,遥淮从小亲近,嫁与他自己也可以过得幸福。

“那那,你这是说你其实还是更喜欢兰花公子咯,路将军我是没见过的,不知道他是怎样的人,但是无论怎样,你真正喜欢谁,想和谁在一起,你可是要三思再三思的,可不能拿你的后半辈子开玩笑。”清绝小心的劝诫又不敢多说什么,毕竟这是人家的家事,她只是好心的多说两句,当然,的确很八卦。

其实清绝主要是觉得按敷烟的性子讲,她是很不喜欢舞刀弄枪的,但对她表弟路遥淮倒是挺喜欢的,矛盾啊!等那个路将军回来了,就可以趁机看看是个什么类型的,让一直爱慕兰花公子的敷烟也不抱怨的嫁给他。唉,古代的婚姻就是这样。

“正因为不是开玩笑的,所以我才不敢随了心去,因为公子对我也只是一般,甚至比不得文环。”敷烟叹气,紧锁着自己的眉头。清绝不再多言什么了,八卦也不要继续了,伤着人家可不好。

文环差不多吟唱了,是挺空灵婉约的,声音透着股灵动,倒是随了她的性子,词曲意境自然也不俗。待得文环唱完后来到她们面前,嚷嚷着让她们评判怎么样。

“嗯,唱得是很可以的,就是不够悲啊,不知道能不能打动才官?”清绝故作严肃的打击文环。其实她觉得文环是肯定能过的,但不说她唱得不差,就是她的身份也要让这些评判过了去。

“我又不是你的风格,作甚子那么显悲,我悲不了!”文环回击道。

“要是我这小小的关都没过,那真是贻笑大方了。”文环知道自己也是肯定会过的,十足的无所谓。

“是的,莫随了大众化!”敷烟也是站在文环这边,气得清绝追笑着这两人,三人没等结果就出了场地,门口早看见她们的丫环在那里欣喜的等着了。大红的灯笼照着她们前行,人流涌动,后面有大声呼叫的声音,谁谁的词前八名,清绝她们慢慢的走着,耳朵也是在听,是有了,当听到清绝的名字和词牌名时,索儿高兴的转了好几圈,直夸小姐有才。

敷烟和文环的词却是没上榜的,不过她们也不气恼,清绝是既高兴又愁苦的,她对着她们说:

“今晚可是让我风光了一回,明晚就是我的最后一晚了。唉,老天爷怎不让我去做那花仙?倒是便宜了你们啊!”

“嘻嘻,谁叫你很多方面已经很好了,要是让你十全十美,那老天爷才是不公平的!”文环颇为得意的笑,她这个表妹也不是完美的嘛!作为女子,终于心理平衡了。

“去吃席了,我肚子甚是饿得慌。”敷烟打断这两人的又一轮争辩,快步的往前走去。后面跟着的丫环也是欢喜的快速往前走。

“哪里是肚子饿,分明是想见到某公子!”文环咕咕的叫嚷,挽着清绝一起跟了上去。

西水桥上更是人头显现,不断的有人进去,出来,好多的小孩子手里还拿着鸡腿鸡翅什么的,嘴里塞满了吃食,还满嘴飞快的说话,让他们的娘亲给她们买其他的小玩意。

入口处就是西水桥,弯弯的拱桥,桥上此时占满了人,有些人在往河里扔着花灯,河面上就一闪一闪的,那些花灯明媚了清绝的眼,她笑弯了嘴角看着这些场景,被文环牵着手往人群更多的地方挤去,过了西水桥就是一个大的园子,说是园子,现在早已改造成个美食街,以前据说是前朝的宰丞的后院。

很多的姑娘家这会儿也是热情非凡,跑跳着去好玩的地方。清绝跟着她们往前挤,有呼喊着烧烤的小贩,各种时令的水果,叫嚣着特色美味的佣客,街头巷尾都窜动的糖葫芦。清绝是很喜欢吃烧烤的,便说着想吃几串肉串,文环大声的回应,等吃完流水席了再来。因为人是太多了,她们说话都要大声的叫喊。

流水席的时间是只有短短一个半时辰,在现代那就叫自助餐,只要花十文钱,你可以在这个时间段吃足够的素食,肉类就得另加钱了。

她们终于在与来往的人接触很多次的时候来到了举办流水席的地方,十多张正方形的桌子摆在一个大的空地上,而此时早已坐了好多的人,人们在这个时刻也不讲究什么吃饭要慢的了,一个个都跟胡吞海塞似得,见着有店小二举着吃食过就拿一份放到自己的桌前,清绝被这场景给完全刺激了胃口。

“我们快去吃吧!我也好饿啊!”六个人就又挤着到了一个正不断收钱的中年男人面前,一张大的长方形木桌子摆着,上面有好几个圆盘子,每个圆盘子里都有一把木签子。

敷烟开了口,叫身后的丫环给钱,并选了其中一个圆盘,拿了六个人的签子,文环则是看见敷烟那么快的替她们拿了签子,忍不住咆哮道:

“每年都是吃素食!我想换到另一个荤桌子!”清绝这才明白,原来那些盘子抽的是你要吃纯素还是荤食,她反应过来,跟着点头,表示她也是一个肉食动物。

“唉,我可这是最后一年陪你们吃席了,你就顺了我的心意吧!”敷烟面色凄惨,哀怨的抛出这句话,顿时,文环和清绝就不抱怨了,谁叫她这是相思人多苦。

气氛因为这句话而让她们的笑语一下子消散,她们静静的等着一个桌子空了下来,前去占好位置,丫鬟们倒是先闪了这古怪的气氛,跑去殷勤的拿小姐们喜欢的吃食,清绝也跟着去了。留下敷烟和文环坐着。

“他到现在还没来,是不是不来了?”文环语气讥诮,端起小二刚盏好的一杯茶水,眼眸沉沉的看向敷烟。

“他再过一会儿定是准来的。我们未等结果就先出,等着便是。”敷烟不理会文环口中的嘲讽,漠漠的回了话。

“要不要辣酱啊?敷烟?”清绝拿着东西过了来,手里是好几小碟子刚炒好的蔬菜,青色白色红色黄色,在灯光明暗的映衬下,显得极是诱人,文环低了眼眉看向吃食,拿起筷子去夹。

“要的,不过不要太多。”敷烟扯起笑,好像之前她们没有那不太融洽的时候。

清绝又去拿东西了,而索儿她们是跟着就把食物拿回来了,纪儿手里还多了两盘肉食,一盘里装了几个卤过的鸭掌,一盘里装着一叠熏过的牛肉片,放在了坐在一起的文环和清绝的那边。

文环抬头看了眼纪儿,脸色终于好看起来,她作啜气样恨恨的对敷烟说:

“我算是不多想了,怎么地就怎么地吧!你知道我这个性子。”说完敷烟也是真正的笑了,纪儿看见主子们好了,自己也是极为高兴,去炒菜的地方拿熟食了。清绝是转了回来,戴着面纱的脸上笑弯了的眼睛,手里拿着几碟酱料,放好在桌上,对着敷烟说话。

“我刚看见你那兰花公子了。”

敷烟匆匆站起身子,往清绝的身后望着,口里问着:

“在哪里见到的?这边怎看不到?”满心期待的语气。

“在取食那边,他一直站在那里跟两个人说话,长得是挺俊俏的!”清绝简短的说完,就见敷烟不见了人影。文环无奈的笑笑,低头继续她的吃饭。

清绝也是见够吃了,坐在文环的旁边,叫站着的索儿和纪儿,图喜坐下快吃,干看就能饱吗?何况开始还给了钱的。

“还有肉啊!”清绝高兴的叫起来,她怎么没看见?

“是纪儿在外面买的!怕我们生她小姐的气。”文环瘪嘴说,再看了下他们家的两个丫环。

“你们要是有纪儿那么知道我们的心思,下个月我就让管家给你们涨银子!”是玩笑的语气,索儿和图喜面色羞红,清绝笑呵呵的说。

“快点吃,不然就不准吃了!”索儿和图喜立马利索的拿起筷子往眼前的食物吃起。

纪儿则是有一筷子没一筷子的吃着,她张望了下那边,文环也没说什么。不一会儿,在清绝吃得正嗨,敷烟跟一个男子以及一个女子出现在她们面前,男子就是兰花公子,女子则戴着一面纱巾跟清绝一样看不见脸容。

都起了身看向来人。文环先开了口,语气却是淡淡的,令清绝不解的看向她。

“原来是梁易徐公子啊!好久不见,没生病吧?”问候的话也不对,而在旁的敷烟也脸色微皱。

“想来多谢郡主的关怀,小生已有大半年未生病了。”醇厚的声音,温温的回答,还是带着笑,清绝可是奇了怪。没见人被人挖苦还特温柔的回答的。

“哦,这是小生的表妹,歆若!她因身体感染风寒不便以貌世人。”话刚落,文环变了脸色,脸转向了那带面纱的女子,向那女子施了一个宫廷礼仪,那女子未说话却是同样回了。

施完礼后,文环正色,又牵过清绝的手,对着梁易徐也就是兰花公子说着。

“这也是我的表妹,苏清绝!她倒不是生病了,主要是长得太倾国倾城了,怕招摇就一直带着。”这话是绝对的挑衅,让本来就觉得怪异的清绝登时有些尴尬,这表姐怎么突然就跟变了个人似的,她跟这两人有仇啊?之前也没表现出来啊!而这过程中敷烟拧着眉却是没开口。

清绝只好硬着头皮对那两人点点头以示客气。敷烟这会儿是开了口叫着让她们落座。六人加来的两人,一共八人,四方的桌子刚好坐八人。

“听王爷说,路将军是要回来了,烟小姐怕是许久未见着了。”真是哪茬不提提哪茬啊!敷烟本来还欣喜的脸一下就暗了下来,声音是没有变色,到镇定的回答。

“嗯,前年守岁时回来一趟了,自打今年是没见过,不过,以后也是能天天见着的。”敷烟的眼睛一直望着他,想看他的表情,奈何落花有意流水无情,就连不知何意的清绝也是看明白了。这兰花公子一点心思都不在敷烟身上,倒是对文环频频相看,令这诡异的气氛更加诡异,清绝则是假装什么都不知道,埋头默默的夹着菜吃着饭,看来今晚只有她吃的最香了。

“对啊,忘了这个了,成婚时在帝都可是要叫我去观礼的,我好久没见过喜事了。”那梁易徐甚至是笑着说完的,说道喜事两字还看了眼文环,文环低头却是没看见。

“那自然是会的,不唤你,这梁大人的帖子我们是也要送的。”敷烟也带着笑回应,眼里却是很落寞。文环和清绝以及那个带面纱的女子都未说话,显得只有两个人说话,怪异极了。

“长得可是够胖了,还吃肉?”男子笑着对文环说,而文环的筷子正好夹上一块牛肉片,听到这个话,脸朝兰花公子瞪了一眼,心里很是腹诽,夹的筷子就这样放下来,不过又然后快速的夹起放进嘴里,嚼的声音很是大声,边吃还边说。

“那与你何干?我愿意吃什么就吃什么!”文环此刻像极了个刺猬,完全愤恨那男子。清绝心里想着文环哪里胖了?多标准的身材啊!让她一吃很多就长胖的身体极是羡慕。

“当心胖了以后嫁不出去!你看烟小姐都快嫁人了。郡主十八了吧!”哇塞,清绝听到这话,立马抬头看向那兰花公子,这兰花公子忒损人了,而且他还无形中顺带伤了敷烟的心,真是一箭双雕啊!

跟她一起抬头的自然是除了兰花公子和文环,文环是因为根本就来不及低头吃菜就被攻击了。清绝看向这两人,再顺带瞟了眼敷烟,可怜的三角关系。她的目光在那个戴面纱的女子身上停了下,歆若?怎么觉得这名字像在哪里听过,可这会儿想不起来,也不用想啦,回去问文环就行了。

“我嫁不出也不干你事!十八又怎样?我苏文环喜欢晚点嫁!”文华气得差点大吼起来,这激烈的性子,到真是让清绝诧异啊!

敷烟完全被忽视了,不过打开始讲话,敷烟就好像也变了个人,也不像开始那边热情的看着兰花公子了,埋头吃着碗里半揭的清粥。偶尔夹个就近的蔬菜放在嘴里。

而兰花公子还是一脸的镇定,一脸的笑意,整个让清绝觉得这兰花公子原来不是她想象的那种书生啊!之前传的跟个神仙似的,现在就跟一凡人似的,虽然这凡人长得是好看,举止也不俗。对了,说到这兰花公子,咱们是有必要来说说他的俊容的。

古代好美风是一直盛长,想想之前那些清绝见过的帅哥。而云幽有坊间流传的校本,美男排名。十二位美男被传得跟神一样。这会儿先插几句题外话,说说这美男排名,当然后面这也是有提及其中一些人物的。

第一位就是那个毋庸置疑美到让众人羞愧的顾檀郎(此时清绝还以为那个顾檀郎不是顾溱),第二位是灵剑山庄的飘逸剑客季虬闰,第三位是名动天下的好乐才子梁缺,而第四位就是那梁缺的弟弟同样名动天下的才子兰花公子梁易徐,第五位是魏燕(一个领地)的小公子上官嘉,第六位是大学士刘山阳的庶子刘瞿岐,第七位是安氏九小侯,第八位是帝都权倾天下的六王爷,第九位是苏家的嫡长子苏桓离,第十位是柳叶禾(一个江湖组织)的掌门连垣,第十一位是郁南的城主席颜,第十二位则是好男的断袖林纾桀(此人是一个叫南风阁的杀手组织里的鬼魅杀手),这第十二位的男子因好男,排名在最末,但是若真论容貌,他是跟第一的顾檀郎不差的,但是比的也是综合实力,当然是大众人眼里的综合。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