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帝王妃:青楼苏小七

第八十六节 来寻陌上花钿三

帝王妃:青楼苏小七 13458276726 3244 2011-07-27 14:40:46

  这顿饭说是自助餐性质,那倒是便利了商家,打兰花公子来了后,毕竟是有男宾在,女子们都吃得礼貌,当然文环不想礼貌,可是她也忙着回梁易徐的嘴。而且很多的食客经过时也发现这有个超级大帅哥,于是假装过路的人越来越多,饶是她们早已习惯被那么多人注视,而桌上也根本夹不到几筷子食物了,幸好人多,乱哄哄的吃着倒也是半饱。不过清绝心里是觉得浪费,又惦记着之前经过的烤肉摊子,等会儿回去是要买好几串解解馋的。

最后气氛实在太无趣了,敷烟倒是主动提出散去,文环脸上就笑了,那个笑容绽放得哦,站在竹子下一直打量文环的兰花公子却是没有跟着笑,反而一下冷了面容,也极为周到的道了辞,跟着来时神秘兮兮的表妹去时也未开口说一句的表妹一起走了。

回去的路上,清绝买了好多串的肉串,和文环还有索儿她们分着吃,敷烟是没那个心思吃。清绝见众人还沉侵在刚才的氛围中各想些心事,便打破了这沉默。转移下注意力。

“表姐,开始那个歆箬是谁啊?你怎么跟她行礼啊?搞得那么正式?”她记得那兰花公子是帝都梁府的大公子,可那也只是官宦人家,对官宦人家的亲戚女眷不需要行那么正式的礼仪,当然公众场合除外。

文环嘴里含着块羊肉,细细的嚼碎吞下,才语气酸酸的开口说道。

“清绝你真是打乡下来的吧?我都怀疑你在筠城是不是足不出户,连个交好的姐妹也莫得么!竟然连歆箬郡主都不知道!人家可是被誉为天下第一才女呢!未来的太子妃,以后的正宫主子!这世上什么好的都是她的!你竟然连她都不知道?”咋听这话是在赞美羡慕,但听文环那拉长的调子,还有开始她并未跟那女子说一句话的神情就知道,文环是很不喜这个女子的,她一般在女子评价上很少讽刺。

“你是在嫉妒呐?”清绝小心翼翼的凑近文环,奈何灯光太暗,文环的表情只讪讪的瘪了嘴,哼了声,其他就没有了。这会儿她是记起了,那个传言要嫁给未来君临天下的六王爷的郡主嘛!而倒是敷烟接着笑着说了话。

“她倒不是嫉妒,而是芥蒂,在我们还刚豆蔻年华时,苏大人到帝都执政,文环和邵娟顺便跟着去玩,你知道她们性子,喜欢大街小巷的逛,在逛一家宝斋时,她就看中了一把上好的古琴,待询问了价格发现不够就让家丁去回去取,在等的空档,就碰见七王爷和他府里的下人也进来逛,那七王爷眼光也是不错,同样看中了那把琴,就叫老板把那把琴卖给他,同时给出了多于原价的金银,掌柜见文环这边还未给钱就也毁约,其实这也罢了,商人本就重利,然过了不到两日,圣上举办宫宴,苏家自然要去,到了席上,就听许多人在谈论着安氏小郡主刚刚把七王爷送的一把古琴给摔了,那古琴现在成了断琴,还丢在附近池塘边的石板上。”

“文环之前在店里是不知晓那是七王爷的,听好多的官家小姐在说什么,她也很是好奇,有些人跟着还去那地方远远张望,文环闲的没事干哈哈,她也跟着相识的去张望,这一张望出了事,发现那是她之前看中又未所得的古琴,怕是看错了她还走近,上前摸了。结果就是她那把!而关键是那时候恰恰一个穿着蟒袍的王爷又走了过来捡起那断了口子的琴筝,甩手扔到了池塘里,她才知道那是跟她争琴的七王爷。”

讲着敷烟停了下来,往河边走着,捡起一块稍大的石头使劲扔进河里,只听扑通一声,声音在这热闹的场景里倒是仍能听见。而许多在河边悄悄说着情话的小伙子姑娘们都被这扑通一声下了一跳,转身看是个貌美的年轻姑娘便也未多计较,咕囔着又进入她们自己的世界,而敷烟像是完成了一次负重,轻松的回到人群里,继续刚才的话题。

“喏,这就是她从未见过歆箬郡主,就心存不满的原因,扑通一下,她的心爱之物在她人眼里就成了废物。后面,她回了江南,而安歆箬被帝都的人争相赞为天下第一才女到是让文环更气了。”话讲完了,清绝愣了,原来还有这样的渊源。

“难道你讨厌兰花公子也跟这差不多?”

“他到没有,主要是我的原因,而又加之梁家跟安氏是姻亲,所以又连带着更不喜欢了,我们一直是更安氏不相多往来的。”敷烟替文环摇头。文环吃着手里的烤串,半响终于开腔了。

“我只是觉得那样的女子不配这个称号!一个真正喜欢文学,热爱韶音的人是舍不得把任何一件乐器给损坏的,何况还是他人满心欢喜的赠与!不过也是苦了那个七王爷,对那安歆箬简直好上天了,终究还是看着自己喜欢的女子变成了自己的嫂子!”文环若有所指的说完,跑到一家卖杂酥的摊位前去了,图喜连忙跟着去了,留下站在原地等候的四人。

而站在原地的清绝嘴里继续吃着她未吃完的东西,有些油腻了,肚子好撑啊,不过还是有点渴,等会儿再喝不喝碗米酿呢?心里想着,那个喜欢歆箬郡主的七王爷的确是挺苦的,和哥很像,对她好上天了,她却爱上了一个江湖的楼主。而这方面是不是她跟那个歆箬郡主又太像?从来觉得理所应当?可是又凭什么该理所应当?她嚼着肉,嚼着嚼着就觉得不知甘味。到后面什么也吃不进去,又过西水桥的时候,敷烟让停下来,说是每人写只花灯愿简吧!

“先说好了,这可是不准偷看的,不然不灵了,我就要怪你们的!”敷烟笑嘻嘻的蘸着墨汁,在小纸笺上写着什么。文环听着无语,回敬道:

“你除了写情有什么好写的,我都不用看就知道,需要偷看么?”在很大程度上文环的讲话方式跟邵娟一样,直来直往,敷烟是跟她性子互补倒也忍受得了,图喜在旁边咯咯的笑,文环回头又唤她去填自个儿的愿望,也不准偷看她的。图喜笑着去拿花灯了。

清绝手里拿着毛笔,小心翼翼的在白纸上写下:阿七在与不在,都祈求苏桓离一生安乐是乡。

她希望渴求的也无论她过得好与不好,苏桓离都要过得好,写完,拿起纸张迎风吹着,此时图喜正经过,不经意被风吹展,那几个字在红红的灯笼下被一闪而过,不过字少,倒是看见了,图喜狡黠的对着清绝笑,清绝知道图喜误会了,但也没说什么。

“图喜可是什么都没看见,表小姐不用担心愿望不灵!”清绝郁闷的跟着笑笑。叠好纸张放进一盏莲花灯,大家都写好后,一起来到河边,放进河里,无数的花灯在水面上慢慢的移动,跟着映衬天上的星星,都让它们随着水波摇啊,往前啊,一路向东流吧。

她拿她的一生都去祈求,自是该灵的。

她跟着文环往回走,敷烟她们回自己府邸所在地了,索儿在后面嘴里还在包着吃食,是文环自己又买了吃不下,让索儿和图喜多吃点,图喜家跟阮儿一样在本地,用了油纸包好,文环批准她今晚回家去,索儿则是边走边吃的。她们作为下人干活多,吃的却少,自然也饿得快,有赏食自然也不错,先前在桌子上也没吃饱,这会儿跟在小姐们后面倒是可以随意点了。

“我是真的也该出嫁了,敷烟都要嫁人了,我还连个中意的都没有。”她们走在街道上,文环边看那些玩意儿随口说出。清绝哧的笑出声来,文环好奇的回看她。

“表姐终于会思春了,这可是个好事,中意的慢慢找不急。”她是认同晚点结婚的,当然还是现代人观念在思维。

“我不急啊,可是由不得我的,二十前我还没觅得良人,那我的婚姻就是指亲,后果我想想就可怕。”文环自个儿还做了动作,抖了抖肩表示惊悚,又是引起清绝和索儿的笑声。

“你不是喜欢长得好看的人儿嘛!兰花公子也不错啊,门当户对。”清绝戏谑中带点探究的口气。两手背在后面仔细观察文环的表情,她倒是希望文环对兰花公子也有些意思。

“这什么话,敷烟喜欢的就是他,我则能夺姐妹的情谊!”文环听到这脸色一下不好看起来。清绝倒是没被吓着,索儿是小心的扯了下清绝的衣摆,示意她别惹文环生气,清绝直接不理,继续往下说道。

“敷烟姐姐不是要嫁人了嘛!再说,她自己也知道兰花公子对她无意,你要是有那个意思,敷烟姐姐也不会怪罪你的啊!”

文环站定了脚步,对着清绝,气愤得很。

“要嫁人了也是她喜欢的,那姓梁的有什么了不起啊,不就长得出众才华出众嘛?你才见他也中意他了?怎么所有的女子都要喜欢他啊?他有什么好啊!”这话说得多矛盾,清绝完全忽视文环的撒泼,哈哈大笑起来,在一旁的索儿却是颇为担忧的看着清绝,文环郡主生起气来可是不好惹的,这表小姐胆子还真大。

“他有什么好啊?长得出众,才华出众啊!这是你说的啊!那么多人喜欢他,可是他好像只喜欢你啊!”清绝笑着揉着自己的肚子,心想着文环表姐对兰花公子也是有意思的嘛,只是中间夹杂着敷烟还有一些其他的事情罢,如今她倒是旁观者来点拨下。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