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帝王妃:青楼苏小七

第八十八节 来寻陌上花钿五

帝王妃:青楼苏小七 13458276726 3533 2011-07-27 14:40:46

  翌日,因睡得晚了,起得也是晚了,这几日节日气氛浓厚,苏夫人也是推了早茶礼,清绝可是捡回了昔日睡懒觉的习惯。待得日头高照,她才幽幽的清醒。索儿是早早在屋子里坐着等,见清绝醒来,忙站起去拿衣裳。阮儿是固定的每日清晨都要随府里的武当练习,这是个学武的差使来保护女眷。

穿戴洗漱后,闲的闷,一直也懒得弄什么女儿家都该学学的女红,她倒是宁愿拿把剑挥舞呢。到管家所住的弄书堂去,那里是成捆扎的书籍,小书房的书是没有这个地方的书那么杂又齐全的,她此番的目的就是来寻寻有什么好的词赋好借鉴,当然她可不敢直接用她们这个时代的词赋,只是想通过看她们这个古代的词赋好推敲大众的喜好,从而自己好选择什么样的词赋,选了又选,终于捞着几本,她就在这里光线好的地方大致的翻阅起来。

“小表姐,你怎么在这里啊?”一个稚嫩的童音响起,带着欢喜雀跃,清绝从书里抬头,见正对门的小男孩攀着门廊大大的眼睛眨巴着,清绝露出个大大的微笑,放下手中的书籍,朝小男孩走过去。

“来看看有什么好看的书啊!桓赫也是来寻书的?”边说边把桓赫的身子往上一提抱了起来,往屋子里转来。小男孩点头,嘟着嘴巴说话。

“今晚的比赛,小表姐可不可以也带桓赫去啊?桓赫每年都没去成,好想去啊!”还顺带着把胖乎乎的手抱着清绝的脖子撒娇。苏桓赫小朋友哪里都被家人宠着,唯独晚上是不准出去的,身边有再多的侍卫保护着也是不行的,当然这也是有原因的。

三年前的时候,苏桓赫被苏桓离带出去玩灯市,转那七玲珑局,就在转局里,猜字谜,把苏桓赫放在地上,刚解好字谜打算抱起苏桓赫,低头一看,哪有什么小孩子的身影?局外的侍卫也是没有看见有人抱着孩子出来,多么诡异的手法,后来南风阁传来讯息说是他们带走苏桓赫,用以交换母血丹,母血丹是一粒据说可以起死回生的神药,而相传皇室有三颗,苏家有三颗。最后自然是交换,而苏家同南风阁的渊源和梁子也就结下了,打那以后苏桓赫被带回以后,晚上也不准出去,就连白天也是保护重重,热闹的地方一概不准去,而苏桓离也是更加用功,势必一洗耻辱。那时的苏桓离还不是现今的苏桓离。

桓赫是早忘了那些事情的,清绝也不能违背大人的意思。只好歉疚的摇摇头。

“其实晚上外面一点都不好玩儿,人多得挤得全身臭烘烘的,而且那些比赛的女子都长得丑丑的,昨晚我听她们唱歌,难听的我把你在饭桌上夹给我的红烧肉都差点吐了出来。表姐劝你还是别去的好,不然你这么可爱的样子到时不知会变成什么样唉!”她巧妙的逗哄,一下说得苏桓赫大大的眼睛里盛满了恐惧,摇头晃脑的直说。

“爹娘可真是为我好啊,我今晚就不去了,还可以陪着丝丝玩呢!”丝丝是他的日常整理的丫环。

“对啊,其实我也是这样想的,只是没办法啊。”清绝自个儿装个可怜样,又惹得桓赫可爱的包子脸跟着皱起来,不过那表情真是太萌呆,可恨她自己没有手机穿过来,不然定是要留住的。不过画画倒是可以随时进行哈哈。

“嗯,找什么书呢?表姐替你找好不好?”清绝问。桓赫点头说出了书名,清绝在隔间里翻着,不一会儿就找到了,发现是本厚厚的词注,瞪大着双眼看向桓赫。

“你这会儿就要学这个?”而桓赫的表现特淡定又是点头。清绝另一手扶着额头,乖乖可不得了啊!这儿童还是个天才呢!她在现代也被人叫过天才,但那是完全靠努力得来,这眼前的小不点又完全是天赋嘛!

苏桓赫拿着自己的书本就跑跳着走了,留下仍在原地感叹不已的清绝,索儿终于忍不住扑哧笑出声来,清绝疑惑的看向她。

“索儿私下里和其他人谈论表小姐时也是说,第一次见着你的容貌,我们也是这般感叹。”清绝终于回过神来,脸微红红的,由得索儿乱说,她还要继续看看,便再次埋头读起。

时辰过得快,转瞬就晌午,用罢膳食后,清绝和文环一起到文环的院子里小憩,文环和邵娟的院子有搭好的秋千,就在秋千架周围开满了五月的月季,芬芳满园,清绝捧着胀胀的肚子在青石板上走来走去,文环靠坐在秋千上有一下没一下的晃着,而她们的丫环这会儿子还在吃饭呢。

“我的曲赋是很容易过的,就是乐曲方面不太擅长,即便琴关过了,棋这个我是小孩子的水平,更别说书法了,表姐你呢除了棋?你最怕哪项?”她闲聊着,文环荡起秋千,裙裾飞扬,在红白相间的花园里。

“嗯,最怕唱歌,虽然每次都过,但唱歌我不知为什么总是唱得平平的,所以我又每次都不敢选什么带幽怨的,几乎都是轻快,这风格到成了我的招牌,每年我唱歌,大家都不用猜就知道我要选哪种的,你说下棋嘛,是心思百转千回,而唱歌那真是完全靠嗓子啊!”文环颇有些好笑的回答。

“不过我还算唱了不会有人砸场子,邵娟那可就不一定了哈哈,小时候请女官教谱曲,女官唱一句,让我们跟着唱一句,邵娟本就男子性格,嗓门儿亮堂哟,大声的跟着吼啊,惹得四周站岗的侍卫跑过来以为发生了什么惨事,这是个流传于大街小巷的笑话,很多人不相信,但它的确是真实的,比针还真!哈哈!打那以后,她唱歌再也不大声了,而且几乎不唱了。”文环说道这里笑呵呵的,身子晃动着,清绝真担心她这表姐要是从秋千上摔下来,埋在了带刺的月季堆里可怎好?想想跟着笑得欢畅了,文环倒是诧异了,清绝没有说明,自个儿继续傻笑。

“那表哥的声音唱歌怎么样?”清绝是好奇的,在现代,一般男子也不像古代男子那样好随时唱唱什么的,而她也没有跟苏桓离去唱过歌,便也不知道。文环则是摇头。

“他以前唱歌特豪放,跟个砍柴的山人吼似的,到不知这两年转了什么性子,到了和曲的时候竟捡些悲情的怪异的调调唱,不过,这倒是和你一个样子哈哈!”文环在那挤眉弄眼的暗示。清绝不好说些什么,要是她知道苏桓离她的哥哥实际上不是她的哥哥,得多吓人。她也只能陪着打哈哈,假装不知道。

“今晚比赛后有什么好的想法没?以往你们都是做什么呢?”清绝开岔问。她停止了来回,走到文环的秋千架下,还有一个位置,便坐上去,慢慢悠悠的晃着,倒是跟儿童乐园里的孩子一般随性。

“往年我们是去破玲珑局,破一个关口可以得一支烟花棒,我去年得了六支,敷烟得了四支,而同去的李家小姐得了八支呢!你的丫环索儿之前是我娘的随侍,她也得了一支哦。那一晚,我们就在西水桥的河边放完,真好看,不过,每年除夕的烟火节那才是最壮观的,尤其是在帝都,啧啧,我现在想想就十分的兴奋呀!”

文环一说到这帝都观礼就止不住的乐呵,清绝歪着脑袋看她兴奋的表情,自个儿也跟着喜悦起来,烟花爆竹之类的东西在现代来说已是随意之物,司空见惯,逢年过节燃放她已早觉无趣,她心底实是有些不喜的,那一瞬的灿烂后就是无尽的黑暗,艳惊众人又如何?繁华过后就是遗忘,就是尘埃,却再也无人想起。

“敷烟姐姐怎才得四支?不过索儿倒是没想到还是个小才女呵呵!”清绝好生奇怪,那李家小姐看着的确是个玲珑剔透的主儿,可在文采比赛中也没什么专长啊!怎就一下得了八支?

“有那才貌双全的兰花公子帮衬着呗!”文环瘪瘪嘴闷声道。这一句话就道出了敷烟只得四支而李家小姐得八支的缘由。

“呵呵,我今晚估计按水平得提前散了,那我可是要把握住时间去男子场看看这兰花公子到底有没有你们说的那么神呢!”清绝顽皮一笑,文环不置可否。她们在谈话的空档,底下随身的丫环也已用好膳食,继续在她们周围站着。清绝想起刚才的话。

“索儿可是深藏不露啊!我听表姐说,去年你可是中了一支哦!”清绝笑吟吟的看着索儿先是无解后反应过来,不好意思的红了脸呐呐的开口。

“那是之前在老家镇子上见秀才写过的,表小姐可别取笑索儿了。”

“不是取笑,是赞赏呢!即便不是自己想出的,能记着说明脑袋瓜子还挺灵活的嘛!”清绝摇头道。

“看敷烟的情形,今晚我们应该用不着和那人一起破局了。有了你的加入,我们定能讨得好头。”文环无比轻松的谈到。

“我?表姐,你太看得起我咯!”清绝郁闷的回答。惹得文环的一记鄙视的目光。

“我也想看不起你,但我怕到时又惊了自己。你就整个一深水里不出来的蛟,少在那里藏头埋尾的!”说的清绝也不好说什么,心想着到时你就知道我不是骗你的,之前那些什么才啊,全是撞的啊!

几人说说笑笑着,文环打算试试九转玲珑局,清绝不愿意,非要那五转的,文环又再次鄙视。清绝默默的无视,表姐你真是以为我不简单啊!其实最想选那三题的,可是看那五题就受到了文环强烈的不满,三题就罢了,而最难的要数九转玲珑局,其次七转,最次三转。当然级别不一样,所得的礼花也是不一样,简单易过的环节得到的礼花就品种单一花样单一,而那九转玲珑局的第九题谁要是破了,卖烟花的商家和出题的商家就会燃一整晚的火焰直到天明打更。

但礼物为甚如此丰厚?更多的吸引人们来解答,增加商家的利润和噱头,而在众人的眼里自是引人多思,趋之若鹜,最出彩的是只因那第九题,一年一变,每年却没有人答得出来,包括那个文采出众最近几年到江南来就年年得花神称号的兰花公子!他也只得破八关。

打断下下,有没有觉得这几章稍显冗长,自己也这样觉得,努力改进!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