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帝王妃:青楼苏小七

第八十二节 轻轻落棋子,环环扣十一

帝王妃:青楼苏小七 13458276726 3337 2011-07-27 14:40:46

  阮儿诧异的是那人写的是兄顾溱,顾溱,顾家的嫡长子,那个长相倾城的男子,传说他出身时天降洪瑞,国师亲临为他洁身,皇帝为他赐名,溱,秦水永恒,流之不息,而秦水是帝都云锦附近的一条护城河。

他又是顾氏的第一个儿子,从小就得到圣上的特别宠爱,以至于还有传言说他是皇帝的私生子,因为他长得也是像极了前皇后。但传言毕竟是传言。

因为很多人不会相信,他们认为长得像是很正常,因为前皇后的娘家就是顾氏,顾氏族里惟一一位皇后,也是惟一一位进入云幽后宫的女子。她很年轻的时候就死了,正因如此,所以皇帝对这位长相酷似她的侄子特别宠爱。不亚于他当今皇后的孩子,那个未来君临天下的六王爷。

因顾溱是才貌出了名更甚六王爷,所以世人赞他为第一公子,因着家人以及熟识人唤作檀奴(檀奴在古代为美男的代名词),世人传播,皆唤作顾檀奴,倒让许多的人不知他本名,清绝就只知许多官宦小姐唤顾檀奴,以为他真的取名也是这样。

阮儿本也是不知的,只是在清绝来之前侍候邵娟时听邵娟与一官家小姐谈论男子,那官家小姐据说是在帝都见过顾檀奴的,被那男子的容貌所倾倒。回来后,就逢着女子便讲,不管是真与否,但估计是真,毕竟她们还是有机会见到顾檀奴的,而邵娟却是不屑一顾的,她认为一个男的长那么好看,就是个不中用的了,当然,在这个古代,好美之风是非常盛行的。

而那官家小姐在此受了气,赌气的问:“你是没有见过他,等见过了以后你怎会这样想,他的才情可是令六王爷都汗颜的!”的确,六王爷十岁作《甲门赋》(甲门是云幽一要塞关口,常年有军队驻扎),而顾檀奴八岁就可以把云止大陆的历史说个遍,他十五岁就考中了明眼,这份天赋不是一般人能及的,包括那同样天赋异禀的六王爷也是不及的。

“哼,那又怎样?他才情再好,有能力跟我来比比武功吗?”邵娟不屑的说,不过她心里还是有些佩服那个男子的,只可惜是个病秧子。

“你明知道他是生病了才会这样不善耍计!”那小姐气愤的反驳,她可是怜惜得很,顾檀奴再优秀,也只是在文化方面,身体是据说小时得了一场大病而变得嬴弱不堪。因着一直的补养,气色和身子才看着像正常人,但内里还是没好。

“好吧,我不攻击他,那你那么喜欢他,知道他本名吗?”邵娟说到底是看不惯这小姐,不就进了趟帝都,见了大多数女子梦寐以求的男子嘛!至于这样那么逢人就讲吗?她是要压压她的焰气的。

“哼,不就是顾檀奴吗!”女子没底气的嚷着,她是第一次去帝都,其实没见过顾檀奴,但往日总被其他小姐压着,回来后就编着谎故意说见过,那些小姐的目光对她一下子变了,别提多得意了。其实百分之九十的人都是不知道顾檀奴的真名的,因为他的名字打有了俊俏的模样后就一直被人叫做顾檀奴,顾檀奴,以至于最后连她们这些官家小姐也不知道其真名。

当然,那些官家小姐的身份也是受限,不像仅次于顾氏的苏家,邵娟是听爹爹讲过顾檀奴的名的,她反驳的说。

“是字溱,号檀奴!不知道人自字,再喜欢有什么用?”她说完却是让那官家小姐气得哭跑了,打那以后再也没有跟邵娟来往,邵娟总是以此为笑话,笑人小气。而阮儿也就记住了那顾檀奴的名字,顾溱。

今日见的那人,从样貌和气度看都知是真的,只是这第一公子不好好的待在帝都,跑到这遥远的南方有何事?况且身边连个下人都没有!不过这也是她不用想的,她胡思乱想的是,表小姐是怎么认识顾檀奴的?从他们的言谈可以得知,两人是认识的,但交情不深,而最后在手上写的是兄顾溱。兄?是顾檀奴自称为兄长于清绝小姐?

不过想来想去就觉得表小姐的命真好,不仅有苏家显赫的身份,还认识顾氏的嫡长子,看两人也是如此的登对,要是以后她们在一起的话,多幸福啊!阮儿越想越兴奋,都笑出了声,引来了清绝还有索儿苏娘的注目,阮儿摇头憋着笑示意她没事,不用管她。

几人身后是好几个索儿叫来的家丁,跟在她们后面走着,俨然一副保护大家贵族的行走,惹得街上过往的人不停的用眼神扫射,清绝想着幸好快到府里了,不然她可真的不习惯被那么多的人注视着。

回到府里后,管家早已等候在门口,见清绝笑嘻嘻的回来,知道安然无恙,便安下了心。

“仲伯,你有没有把这件事给姨娘她们说啊?”清绝小心翼翼的问。

那管家摇头说:“表小姐,因是派了人手,你们在城东这块,想也无人敢放肆,就没有禀报与夫人,怎么,小姐不妥吗?”仲伯也是小心翼翼的回答。

清绝亦是摇头,笑着说:“没有汇报很好,不要因这些琐事打搅到姨娘。”她舒了口气,原先怕回来后苏夫人会多问,而到时阮儿毕竟是苏家的女婢,说了什么,她该怎么回答?现今夫人不知道,那就省却许多麻烦。她一直不清楚裴七夜和这顾溱是干什么的,家世出自,所以不知情的人还是不要知道得过多,以免泄漏了自己在筠城的身份。

一群女眷回了自己所在的院子,这刻子正是午休时候,清绝让下人服侍好苏娘去休息,让阮儿和索儿也回去睡个午觉,自个儿在寝卧里拿了床薄的蚕丝被子到之前放置好的躺椅下休憩。

隐隐约约的想起自己与裴七夜的见面,倾城得耀眼,她躺在竹椅上,眯着眼睛,光色斑驳透过高大的常青树,微微呼气的鼻尖还能闻到不远处栽种的花卉,不浓烈但也不散去,就像他身上挥之不去的青竹香,她想他怎么那么让她着迷?以至于忘了这世间太多的复杂,就因为他的话语而跌进了深深的情里,从此如饮美酒,不甘辄止。

睡得不是很久,但是心情是不错的,清绝半个时辰后醒了过来,自个儿在书橱里讨了一本诗词在方才的竹椅上坐好慢慢的念了起来。

“水是烟波横,山是眉峰聚。

欲问行人去哪边,眉眼盈盈处。

才使送春归,又送君归去。

若到江南赶上春,千万和春住。”

清绝低头浅笑着,发丝垂下遮住了她戏谑的眸子,她假装认真的继续念着诗句,有两个女子拱着脚背从侧面靠近她了,正待距离她很近时一个弯下腰猛地朝她靠近,清绝却是先于一步抬头大叫一声,吓坏了那俩女子。

“哎哟,唉哟,你要吓死我啊!”文环被惊得往后大退一步,另一女子是昨日的敷烟,她也是被吓得不清,拍着自个儿的胸脯安抚自己,不过,立马,三人跟着笑起来了。

“这可不能怪我哈,要不是表姐你突然出现,我怎会作此反应?”清绝装无辜道,其实她早看到她们欲吓她了。

“得,是我的错,清绝你难不成也学敷烟了,天天都要捧个诗词本儿,不停的吟诗作对?”文环看清绝手里拿着一本集选,讶异的问,要知道她可是发现清绝是很不喜欢看些古诗词的了。

“学我有什么不好?你自己是才女到不希望她人像你这般出众了?”敷烟白了眼文环,否决道。

“对对,表姐这是害怕我们赶上她。我这可是为今晚做足功课啊!以免到时输的惨,在第一关就被刷下来那可丢脸了。”清绝赞同的点头,当然是打趣文环,至于能不能进到第几关,但第一关掉了才是不参加更好。

“嘁,我怕你们赶上我?你们也要能够才是啊!不过以你的才能怕是连参赛的资格都没有的!”文环立马打击清绝。她可算有比清绝出众的地方啦,她的才艺哈哈。因为她没见清绝展示过,而且清绝也说她的不行。当然人太谦虚不好。今晚上的比赛就是让文环吞了大鸡蛋。

“文环,今晚我可不会让你得逞了,棋指我还是有信心的。”敷烟笑吟吟的回击了。文环的弱点就是算棋。

“哎哟我的大小姐,你就不能一致对外吗?我们一起得中才是更荣耀的好吧?”文环郁闷的响应,她嚷嚷不休道。

几人又不停的说些怎么好让自己人不在一起而内部厮杀呢?最后在几人携了各自的丫环上街唧唧咋咋的不停叫唤中敷烟想出了法子。

“对啦,我们的参赛不是每六人一组吗?我去参加王家小姐那组,你去颜菘丽那组,嗯,至于清绝,你就去十香那组,其他组的人我不认识,但肯定有新进者像清绝这样的。王家小姐那组香婕最强,我却是在赋上远胜,而文环去的那组素来就是南北东西,缺两人,而她们最是棋差,你只需留意最后一个加入者。而清绝呢?这个不好说,十香那组的人比较不稳定,但是清绝你的画不是说还不错嘛!十香她们好像擅长歌和琴,但因画在最后,你便占了大多数人心里后者愈贵的优势。总共十组人,我们至少能进到第四关才应该有可能被破。”敷烟细细的道来。

“嗯,对,到时就算我的那组最后一个加入者胜于我,我也是有机会进入第三关,只要进入第三关了,到时你们谁先进同时在发现我的同组选手的实力在哪方面,弱的哪方面谁擅长谁主动挑战怎样?而你们的也这样。”文环顺着这个想法往下说,她开阔了这个晋级的更快一种方式,最后不是只有六人争夺三人席吗?她们至少要两位在上面啊。不过以前怎么没想到呢?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