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帝王妃:青楼苏小七

第八十七节 来寻陌上花钿四

帝王妃:青楼苏小七 13458276726 3102 2011-07-27 14:40:46

  文环果然一下泄了气,脸上红通通的,转过身去继续往前走,清绝跟着后面抿着嘴偷笑,原来文环还是知道兰花公子很喜欢她嘛!索儿跟在后面一头雾水的看着这俩主子,一会儿吵一会儿笑的,真是怪异。

隔了好一会儿,文环才嗡嗡的开了口。

“是不是很明显?”清绝没反应过来。

“啊?”

“他喜欢我是不是太明显,你第一次见面就看出来了。”文环既带点羞涩又些微的酸楚。绞着手里的丝帕,转过头来问。清绝对上她的眼睛,点点头。

“你很早就知道他喜欢你的吧,只是碍于敷烟而不便回应么?”清绝猜想。

“嗯,的确是很早,在帝都时,他就说过了,可是我那会儿也有自己喜欢的人啊,便直接的拒绝了,后来他到江南来,敷烟见着了,倾慕于他,我这姐妹也该扯红线不是,谁叫他不同意,两家的大人也不同意,他是安氏的族亲,我们是苏家的嫡系,他与敷烟是不能结合的,而我跟他自然也是不能的。”文环长长的叹气,灯光耀眼,她眼波流转间无意中流出喟然。

他喜欢她时,她另有欢喜,她终于欣赏他时,她的好友也早已陷溺,而再多的欢喜都要止于情,止于她们苏家同安氏不可两相联姻的开朝律例。

“那你幸好不喜欢他哈,要不然可得像敷烟姐姐一样苦了。”清绝打哈哈的绕过去,看来她认为的两个良人在这个什么都有条条框框限制的时代是不能在一起了。而清绝是不知,她以为的文环没有喜欢上梁易徐,实际上也是看走了眼,倒不如也可以说是文环藏得够好,所有人都以为只是兰花公子一厢情愿。

“那表姐以前喜欢的那人儿呢?”清绝是很好奇这个的,看文环估计早已释怀了,还是大着胆子问起这个。

“嗯,是个杀手哦,很威风吧!”文环说到这里才是开始高兴起来。

“哇,表姐,你怎么认识江湖中人的?”清绝诧异。虽说文环随时都和邵娟在一起,可是弄武这些文环是一点都不感兴趣的,所以要认识和喜欢那也是邵娟啊!当然也不排除通过邵娟认识。

“这可是说来话长,先让你知道一下他的鼎鼎大名~南风阁的头号杀手林纡桀。怎么样你表姐我的眼光不错吧!那可是比这个梁易徐好看多了的人物,两个简直是一天一地啊,一个文弱书生一个冷血杀手,一看就知道我偏好谁了。”文环兴高采烈的讲着,整个更像是在炫耀。清绝忍不住开口打断她。

“表姐,不是我打击你,你眼光的确不怎么样!那林纡桀喜欢男的你又不是不知道!再说兰花公子也不是什么文弱书生!”这点清绝没见过那个长得跟个妖精似得杀手,但梁易徐倒是见着完全不像文弱书生,书生倒是。

“唉,这也是你表姐我第一次喜欢上一个人儿就惨败而归的原因,我输给哪个姑娘不好,偏偏输给了一个男人!唉。”扯到这里了,文环又是感伤起来,清绝觉得自己就像根搅屎棍。

沿途的实景热闹,她们谈着自己的,欢娱的自然也有他人,各人悲喜,各人尝。早有家丁在侧门等候着她们的回来,天幕全黑,这个季节的星星早已满空。倒显得走在石板上也能清然。清绝摘下带了好久的面纱,感觉一派的轻松,兴来建议道:

“后儿个大赛完了,我们在晚上来个举杯邀明月,三人对可好?邵娟表姐也该明日回来了吧?”

文环笑嘻嘻的回答:“那敢情好啊,好久是没喝过酒了,在府里爹娘也不会阻拦,要是我哥也得空,唤他一起是更好的。”

“好啊,这就说定了,算作给你一举夺花仙的庆功宴!”

“你这么一说,我这花仙不成我也得拼了老命去当啊哈哈!”

“哈哈,表姐不需要拼老命,半条命就足以。”

“清绝,你这是夸我还是咒我呢?”文环故意的瞪眼,惹得清绝笑哈哈的跑开了,和索儿一起往自己的院子跑去。却是在跟文环分道以后,路过另一条通往中院的交叉口碰见了苏老爷。

苏大人像是在那里仰头望天空,双手背负在后。清绝要回自己的院子是必要通过他附近的,便只好,上前去唤声姨父,然后行了礼,索儿也行了跪礼。苏老爷低头转了过来,看见是清绝,微微点了头。但并没有让清绝离开,清绝只好和索儿站在他旁边。清绝犹豫着要不要开口说先走一步。

苏老爷倒是开腔了,面对着她,声音倒是温和的像个长辈。

“这段时间忙着交接的事情,倒也忽略了你,在这里可还住得习惯?”

清绝亦是温和的回答:“有姨娘和姐姐们的照顾,自然是跟在自个儿家里一样的习惯。清绝还怕自己性子顽劣以免给姨夫和表哥造成公事外的烦扰呢!”

“呵呵,那也是文环和邵娟带的,待得过两年你爹爹退了,就可以也回得江南,到时这里到一直是你的家了,就别再提什么自个儿不自个儿的话了。”苏大人还甚为亲和的朝她近了些距离。而清绝没发现黑夜里苏老爷看她的眼神闪现着诡谲。

“嗯,这里自然也是清绝的家。”清绝迎合的点头,觉得这姨父人是真的不错。

“今年清绝有十七了吧?明后年就要给你张罗着夫家了。自己现在有中意的可是要提前给姨父说说,你爹娘没在,我这会儿好把把关,当然要是筠城的,得给你爹他们通通信儿什么的。”苏大人继续加深他们的话题,一下就扯到婚姻这上面,清绝没多想,认为在她和文环邵娟这个年龄的确会被很多的家长提及婚嫁,只是今儿个也太不是好日子了,敷烟要嫁人,文环被打趣该嫁人,而她末了,也被问及。真是敏感,法令虽说十七不能嫁人,只能先前或提后,可是十七就是个关口,待嫁的关口。而她冒领的苏家表小姐的年龄就是十七岁,好吧,她又算是离自己的真实年龄小了一岁。装嫩嫌疑很大。

“嗯,姨夫放心,清绝有中意的自是会主动提及的。”清绝很听话的回答,只想着快点结束跟家长的谈话,她要回去睡觉啦,她玩了一天早困死了。所幸苏老爷在听到清绝的话后就礼貌了几句在这个府里要注意修养啊,身体啊,想去逛什么啊只管唤表姐啊,缺银子给姨娘说啊什么的~然后就放清绝回去睡觉了。清绝跟索儿两人忙假装得体的行礼然后特假斯文的庄重的慢踱回去。

在后面一直看着清绝她们消失的苏大人,眼神一直显得怪异,好一会儿还是站在原地,夜里有青蛙呱呱的叫声,他听见这彰显宁静的声音,从胸中自口腔发出一声长叹,跟那个病秧子一样,都是个祸国殃民的相貌,他的儿子摊上是好还是坏?他在原地想着怎么也不通,便转身回了去,而角落里矗立的假山显现出一个人影,随着苏大人的离开而跟着离开了。

“小姐,可是有什么中意的人儿么?”索儿跟在清绝身后也是感兴趣的问及。当然她其实也是替自家的公子问的,文环和邵娟私下里给她透漏说大公子对表小姐有意,让她在表小姐跟前多说说大公子的好啊,打探一下表小姐是否像平常那样作兄长般看待大公子,要不是好让表小姐对大公子早些定了心。

再穿个花径踏上青石板就可以看见她们的园子,清绝低头小心翼翼的走着,夜点的灯笼照得很亮,清绝顺着灯笼的光晕到达那棵每次她都必经的桃花树下,轻轻的笑出了声。

“有的,关键是我自己不明了为何中意了他?而他又为何选择了我?”都说桃树是牵情树,那现在桃花虽谢了,她诚心诚意的在心里许一个愿望,就在苏桓离安好的后面,她与他,苏小七和裴七夜,两情相悦,长久一点也不算是奢侈吧?

索儿也是跟着笑出声音来,叫着:“我倒是知道小姐要桃花簪干嘛了?原来想嫁人了。”她以为表小姐是同样对大公子欢喜的,觉得两人也是天作之合,要是两人结为百年,那她也是可以一直侍候这么善良随和的表小姐,不对,那时应该叫夫人了。两人所想不一样。各自欢喜,待侍候好清绝后,索儿也是回了自己住的地方。

清绝却是躺在床上许久都睡不着,可是奇了怪了,原先那么累,真到了睡觉却是没睡着,脑子里,还是想着裴七夜,她想男子跟女子是不是一样?会在有喜欢的人儿后,任何事务都能引起关于情人的联想?她回忆她与他的交际,却有些苦闷的发现,她们简直没有什么美好的共处,但转眼放开了想,以后,她就来创造那些美好。她坚定的以为,我爱上的男子自然让他拥有我的美好。

她自私的以为苏桓离的安好是除了她以外的安好,而苏桓离的所有执着都在于他那么疼的清绝,也是可以过得比他好。

作者SAY:呜呜,上线,不潜水啦。。加油,谢谢家香的荷包,争取更多的支持。。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