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帝王妃:青楼苏小七

第九十节 千金难留是红颜一

帝王妃:青楼苏小七 13458276726 4269 2011-07-27 14:40:46

  第九十节千金难留是红颜一

清绝是落败了这局,因是自己的吹笛技术不佳,而曲调倒是别致引人侧目,不懂行的很多人极为欢喜,觉得好听极了,那些中判却是摇头叹息着让她止步在这一关,她无所谓,本身实力不够是正常的,先天的底子不足,后天过多的训练也没有,能撑到这个环节已是幸运之事。跟文环她们点头示意后下了场区,去到男子组的比赛场去看兰花公子的精彩表现。

无怪乎女儿家对他倾慕,清绝实是肯定赞许的,一走进被人海包围的圈子里就听见四周的女子在唧唧咋咋的闹腾着,有些女子甚是大胆,直呼兰花公子,偶尔台上的梁易徐随意的瞥了下台下,那片就要响起一串的尖叫。清绝闷声听着附近的女子在大声谈论着刚才所作的赋,那叫一个气势磅礴,跌宕起伏,引得当场记录的评判都差点忘记誊写,最后自然顺利通过,而琴环节随手选的一管萧,一件随处可寻极寻常的乐器搁在他的手里,就化腐朽为神奇,一轻轻放在嘴边,吹出的就是一首深情的凤求凰,而她们那些在听的女子完全被陶醉,只渴望着自己会是那良人所求的佳人。

清绝和阮儿,索儿在人群堆里听得想发笑,戏谑着文环要是听见了又是作何表情?

这个环节,台子上有下人摆好五张棋盘和十个软扑,此环节只剩十人,将淘汰五人,留者将进入明晚的书关,书关五人比赛,淘汰一人,剩下四人征战画的环节,画之后再弃一人,得出三人称号为当年的花神或花仙。

清绝也是庆幸她早退了下来,有指棋者张贴大图模拟来供远处看不见的群众观赏,五张图纸,五个局面,男子组是用敲铜锣的方式表开始,“铛!”燃香的吹芯子点起,半炷香,分胜负,平局则有评判原先记录的谁先得子,哪方先吃子哪方赢!

清绝开始在他们下的时候有些小的走法还看得懂,随着黑白子的增加,清绝就迷糊不定了。兰花公子的棋艺应是下的奥妙的吧!看他对面同样年岁大小的少年脸色要不然为何如此差,双眉紧拧,迟迟未见落子,清绝又张望着其他几局,有些选手完全是一往无前不断的吞子,有些选手则一脸的镇定自若,走得是稳打稳扎,有条不紊的路线。

清绝又看不出个所以然,只捡简单的给阮儿和索儿听,到后面则完全不说了,因为她看不懂啦!正因为看不出个所以然,只好东张张西望望,过了些时候,她转回看那兰花公子这边,喝!还吓了她一跳,那么多的黑子在上面,围成了些死胡同,白子则是在苦苦的死守!而执黑子的就是一脸由始至终都悠然甚至在清绝眼里看来是完全在随便应付的兰花公子,这下她可是真真正正的佩服得五体投地啦!

她转头对同样在迷糊的看着阮儿和索儿说道:“我现在也是兰花公子的fans之一啦,他真的挺强悍!”两个丫环听得主子转过来对她们说,愣了下,没听懂意思,一脸茫然的看着清绝。

清绝恍然大悟的点头,发现自己说出了在现代的话,解释道:“意思就是我就跟这些喜欢兰花公子的姑娘一样,很钦佩他!”声音说得大,她们才听得见,周边的女子还看了看她这个同道中人。清绝假装没看见,转回去继续看台上,站在后面的索儿却似叫了起来。

“大公子也是很厉害的,在治理政务方面,深得百姓赞颂,表小姐对大公子才是该钦佩有加的啊!”毕竟真实年龄都比清绝小,清绝眼睛望着前面,耳朵听见索儿有些孩子气的说话,只觉得好笑又好气,看来文环她们那么热切的盼着她和苏桓离成一对呢!都急着使唤她的丫环来旁敲侧击她了。清绝没开口。倒是阮儿略带稚嫩的声音响起。

“表小姐最应该佩服的应该是第一公子,顾公子放眼云幽,有谁可以胜他的?”

清绝抿着嘴偷笑,掂起脚继续望着台上,胜负已是明显,只待时间一到好宣布结果,其他几组也有明显的呃,还有不上不下仍激烈对弈着争取时间的。她边看台上边听身后两个女孩儿的争论,索儿平常表现得算成熟知事,在这方面倒也是挺上心和八卦的!而阮儿估计也是看了或者听说什么美男排名,对那第一名的顾檀郎维护得不得了。听听:

“阮儿妹妹,你可是苏府的人呐!怎么不向着我们的大公子呢?”

“索儿姐,话不可这样说,大公子的确是厉害的,可是按照实力来讲,顾公子就是最好的啊!我是以一个公正的角度来看待的!”清绝听阮儿讲得还是有理有据。再看索儿如何回应。

“大公子就是我们的衣食父母,从公正的角度看,他使我们能待在苏府里吃穿不缺,他难道不应该更使得我们倾慕吗?”得,她们的对话已完全从主子应该更喜欢谁转到了她们更应该喜欢谁身上去了。清绝则是一直偷笑着不打断。

“你说的也对,可我们女儿家的不都是敬仰那些如神仙般的人儿么!顾公子就是个不食人间烟火的神仙,而大公子则是更贴近我们。”阮儿机灵的转转话,她是自打在酒楼里看见传说中的顾檀郎后,就觉得自己见到的就是个神仙,因为凡人在他旁边一站就矮半截。

索儿嚷道:“要养活我们表小姐这事,神仙肯定不会干,再说顾公子多忙啊!又远在帝都,离我们江南郡那么远,我们也倾慕不到!”她是大公子的忠实拥护者,管那个第一公子如何超凡脱俗跟个神仙似的,尽管她以前偷看十二美男的画像时,觉得这第一美男真是最好看的,但她的主子仍是苏家不是。

“那有什么担心!表小姐嫁到帝都不就可以,帝都那么繁华,那么好玩,呐,你也去过云锦的,敢说不好玩?”还没引得索儿的反应,清绝就忍不住转头打住了她们的谈论,这几日,日日都讨论嫁人,烦死了。

“你们既然这么喜欢他们,那赶明儿我就给表哥说说,让他纳了你,至于阮儿就把你给嫁到帝都,天天玩儿好不好啊?”这一发话,两人立马连连摇头住嘴不敢吱声了。两人心里却是一个想着,小姐果然还是中意自家公子的,对那名满天下的顾檀郎也没有表现出什么喜欢,看来,她肯定喜欢大公子;另一个则想着小姐是怕我到处说她跟顾公子的关系吧!呵呵,还藏着,是害羞吧!估计以前生活在筠城,不像江南郡这边想得开,但那么大的反应,定是对这第一公子喜欢的!

几人各怀心思的看着台上的情况,半炷香的时间到,兰花公子轻松的过了关还拔得头筹,他几乎吃了对方三分之二的白子,而他对面的少年应是脸上无光,头一直低着,不曾抬头。能进到这个环节的人都有两把刷子,败得这么惨,的确无颜。清绝想,我要是琴关侥幸过了,到了这关,铁定输得比这少年还惨,那头低得估计都瞧不见她人了。听中判讲了下一轮晋级选手的名字后她们就随着人流往外涌,人群簇拥着,她们好一会儿才在一棵系满了红丝带的大榕树下见到了同样在四处张望搜寻她们的文环和敷烟一群人。她们走近与文环她们相汇合,清绝问道:

“还行吗?进行得怎样?”她看文环和敷烟的表情猜不出个结果,不过看旁边图喜她们的表情就知道是怎样了。文环应是又卡在棋上,敷烟一如既往的继续过关。待得她想开口说些什么,由远及近的男子声音渐进。

“可是得在今晚的玲珑局上把郡主的怒气好好发发!”是梁易徐和他的侍从以及一大群围着他的妙龄女子,梁易徐走到文环的对面轻飘飘的说出这话。一下子就把文环原本淡定的面容给激红,她瞪着站在对面被众多女子围着的男子,眼睛一弯,笑眯眯的吐出一句更有杀伤力的话。

“文环倒是可以自己发完,到不知某位公子年年只破得八关,还有胆量和颜面去挑战九转吗?”她故意把九字咬的极重,却没料想,那些追随者怒目朝向文环而兰花公子却是甚不以为然,只浅笑着挑了挑眉尖,丢了句:

“那我们还是老地方见!两位姑娘,在下在出口等候!”然后向敷烟和清绝礼貌的拱手,微点了点头,卷了手中的折扇向街口走去,一众人又哗啦啦的跟着前往。文环在原地哼声不服气,两位姑娘,她不是姑娘吗!清绝打哈哈的上前一手挽着一个姐姐,慢慢的推着向前走。

假装自顾自的说话:“我记得先前有人邀请我去试那九转玲珑局的,这会儿也没人提及,想是我记错了?”话刚落,手拐处一重。文环没好气的说:“你敢不跟我去猜九转试试!”

敷烟听此话,呵呵笑出声来。“看来只有我陪兰花公子再败八了。”几人一起笑出声来。

早先走在前的梁易徐和他的侍从迅速的利用人群摆脱了跟随着的一干仰慕者,慢慢的往目的地走去。旁边一直没吭声的家仆终于忍不住开腔。

“公子每年都只破八题,恕奴才蠢笨,那第九转年年在变,依公子的能力当真是第九转不会吗?”

“嗯,那倒不是,只是盛名之下终没意思,再说,她气消了不是也很好么!”兰花公子在一个摊子旁望着近旁高大的柳树上挂的春日风筝上画的一对鸳鸯,随口说出,倒是惊骇了他的仆人。

清绝几人逛着逛着,终于来到了办玲珑局的场地,四周几乎全是类似的猜字谜和卖烟火的。游人如织,好些之前在比赛中露面的才子佳人也是相约同伴来到这里。

参加玲珑局的两人还是要给一两银子作为筹办费用,阮儿去付钱,索儿在大的人来人往的出口等着,清绝和文环慢慢的往里面走,敷烟却是在门口等着兰花公子,原是梁易徐他们先走但是因摆脱女子而选了其他道,到来迟了些,不过也是跟上了清绝她们的队伍。梁易徐和敷烟客套了几句,便在侍从付好钱后跟着进去了,顺着一颗颗摇摆的柳叶指引,绕着系着各种彩带和布条的花丛,有打着花灯的商人在固定的地方指路。

走了不一会儿就在第一转遇见了正选着灯笼的文环与清绝。一排苍翠的桔树下挂着一连串的小小彩色灯笼,来人任选一个,男子礼让,让敷烟选择,敷烟便指了个粉色的。文环那边已转正灯笼,撕开灯笼上遮着的白纸,是一个初级的入门字谜。

“像只大蝎子,抱起似孩子,抓挠肚肠子,唱出好曲子。”文环看清题目,嘴角含笑的看向清绝,清绝也已猜出答案,朝着站在灯笼架下的中年人念出:“谜底是琵琶”

所谓九转,就是九个从大到小依次内缩的圆圈,这些圆圈是由柳树栽成,树干上再系上长长的红布与外面的街道相隔开,每一层就有长红布围着遮掩。

她们回答正确,敷烟那边也给出了答案,清绝和文环便朝第二圈走去。她们走在前,敷烟和梁易徐跟着不远,偶尔两个返回的人说着话经过。

“那个答案我想就是这样的,你却认为是那样,现在知道错了吧?”

“你想这样也不见你说啊!现在就晓得推我身上呢?”有误猜出错的在相互抱怨。

她们四人走着却没话可讲,清绝寻思着该怎么开腔,这次又是兰花公子率先开口。

“前五题在下不才希望敷烟姑娘自己来应对,若是进了后面,在下虽不一定能答复,但是出出主意也是可以的。”话儿说得好不谦逊,让清绝觉得这兰花公子还不恃宠而骄。

“应该能够应付得来,再说有梁公子在,敷烟怎的也不敢出丑。”敷烟温柔的笑着说。

清绝则是偏头闲着问文环:“每年除夕放烟花守岁时,你和娟表姐是真的守到天亮还是后半夜睡过去了?”

“真是守了,你看我娘那人三天两头的念佛诵经的,在守岁这上面可是严了,不准我们去睡的,要是我们半途睡过去了,又要让丫环把我们唤醒。不过,只要过了特困的时段,清明倒是清醒得很。”

“那桓赫也是要守的啊?”

“那小胖子睡得跟死猪样,娘说他还小,等过了十岁后就必须守岁了,我们之前也是这样,难道你不是?”

“呵呵,我跟你们自然差不多。”清绝圆着话说。

不好意思后面重新赶。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