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帝王妃:青楼苏小七

第八十九节 来寻陌上花钿六

帝王妃:青楼苏小七 13458276726 3911 2011-07-27 14:40:46

  这的确是个跟求彩会同样不错的游戏,并且它的更大卖点在于就连那些在求彩会上获得花仙花神称号的人都在这里吃了闭门羹。

觉着时间也差不多,几人出了府,今晚因有玲珑局和其他更多的玩法,大街上的人更是比昨日多上好几倍。

这是每年的扶花节中最热闹的一天,大型的比赛如文的求彩会,武的呷技会初赛,各种字谜彩灯展,连环阵如最为名气的玲珑局,小的也有专供孩子猜联的讨巧阵,比吃大能手的各个为宣传的酒楼联合举办的西水桥美食节,以及那些数不胜数的街头巷尾人多就越窜动的街头小商贩,主要人流处聚集的摆弄杂耍的,高难度动作那叫一个稳当,偶尔一些妇道人家牵着自家的小孩站在河边,让自家的孩子软软的童音吆喝着过往的行人,瞧一瞧柳树上挂着的各式自缝的绣品。

几人走走停停,边看着街上哪里又跟昨日的不同多了些什么新鲜的玩意儿,有成群结队的小孩子摇着小锣鼓路过,边摇头晃脑的大笑着边哼唱着当地的节日十民谣:

“摇一摇,摇一摇,侬们扶花节又到,先有花神花仙闹,后有威武将军保;摇一摇,摇一摇,娘做今儿个汤饼,先是酸溜砸大牙,后是辣咸满口扰;摇一摇,摇一摇,街头的老汉儿呵呵笑,自家的儿子有娘子,孙子的女娃又嫁了;摇一摇,摇一摇,娃娃哦书塾把经扔,赢得那讨巧才是真;摇一摇,摇一摇.....”

待得几人到达昨日的比赛场地时,人群早已拥堵,几人又是费力的往入口处去,敷烟则是早已等候在门口,见她二人到来,拉着她们往里面走去,而索儿图喜她们则因不是参赛选手,只能留在外面参观。今日因是后有棋环节费时,所以为不影响节日的多重性而一直都是早早在接近傍晚就开始比赛了。

几乎每个参赛者都来临,聚集在一个大院子的空地上,而男子组的也在,清绝眼尖的看见一个高高的男子站在里面,那是梁易徐,文环四处张望的眼也已瞧见,倒是还闷哼声假装没看见同样看见她们进来的那人。那人却是如春风拂面一直含着笑。

最后在人群中站定,跟着昨日的女官往搭建的大台子走去,一群女子走着,环佩响叮当,真就跟选秀一样。清绝早已决定好等会比赛一结束就跑去男子组看看。在前的几人听得唤她们拿出昨日的木牌,紫檀的香气淡淡的绕着,跟着就有人念着名字来查询,点检到齐的人数,在舞台的侧后方,她们止步,有丫环上来,暂时收了她们的木牌,又听得昨日舞台上声音亮堂的女子在说着话,又是一轮介绍,今晚跟昨晚又不一样,全是靠在台上临场发挥,所以清绝是完全没把握过的了。

一群女子又开始移动到台子上,清绝侧身看看不远的台下,哟喝,还吓了跳,好多的人啊!观赛的人们脸上都洋溢着兴奋,有豪放的男子还一直大喝着某小姐的闺名,那个被人叫的女子却是也是频频的看向那人,清绝觉得很是好玩。又是一轮的分组,现在进行赋环节的就只有二十个人,原先她跟那个方呷沁晋级到赋环节,而这次是分大组,十人一组,各站舞台的左右侧,选手可以随意站在哪边,台下有搭好的评委席,既有昨日的判官,又增加了今日起主要作用的中判,清绝早在文环之前的示意下站到了她的旁边,敷烟也是靠着她,清绝张望左右,发现一边的净是平常关系不错的一群,原来这个环节是看哪组落败的最多啊!

有中判上来在台中站定,叫四周安静下来,而那穿着宽大的长袍遮着的手里就是今晚的试题,他转身向后方站着的丫环走去,袖子卷开,递给了一张卷叶。这丫环就在众人的注视下走到台前,左右各展示了,便放在台前放置的文案上。清绝看清了题目,很简单,以离别为赋,佳作者胜,每组弃三人,共六人,六人中作赋又得群众给花最多者可以免弃回归赛事。

不消说,这环节可是大大的给卖花的商家赚取利润,同时又有贿赂的水分在里面。

时间是一盏茶,清绝她们围在一起讨论着到底应该怎样作,是豪放好还是矜持好,是篇章华丽多彩能吸引评判还是小桥流水般细长隽永能吸引评判呢?清绝虽说跟她们围在一起,嘴上倒是没说什么,她一个劲儿的在回忆她看过的背过的赋,谁谁写了一首啊!司马相如写的赋最出名,曹植写的赋最是绝妙,而那些唐朝的才子们也是不留余力,可是她要选个离别的,离别的怎么才算能过关又不会太引人注意呢!就算选定了,这赋一般都长,她记性再好也怕不能立马背出,所以她一直在思索着稍短的。

“想得怎么样啊?有思绪没?”文环碰碰她的肩问道,清绝抬头看文环的表情就知道文环肯定有了。她摇头示意没有。

“今儿个是能轻松过的,往年可没这么简单,你也别担心,肯定能想出来。”清绝听文环这口气,只好勉强的点点头以表认同,心里却是想着偶们这些假冒的和有真材实料的果然不是一个档次咦!唉,想想在古代,她除了天生的色相之外还真的是没个长处啊!

清绝继续想啊想啊想,时间就这么快的,在她还没反应过来就到了。而念赋的女子们也是随意抽中,这个环节说是考赋其实更多的看人的反应能力和记忆水平。既能作出来又要在无纸笔的情况下念出来,看来现在的竞争可不像昨日那么相对轻松容易了。

有她们名字的木牌被放在一个密闭只留一个狭口的盒子里,有女判官瘦小的手伸进去,拿出来一个随即抽中的木牌,口中念到了谁,谁就来在舞台中间大声吟出,一旁有记录的人在迅速的誊抄好,再一一传阅给判官,最后放在每个选手的面前。

清绝倒是觉得庆幸她不是第一个就被抽中的人,一般越在后就越有充足的时间想,那个第一个抽中的女子心情好像跟她差不多,脸色有些苦涩,站得台中间,记录的判官示意准备妥当,还是停顿了一会儿才期期艾艾的开口,一句讲出又瘪一句。清绝听着还是讲究排场,虽说有些词不达意,但这女子是紧张过所致。

后面倒是有佳作,有一女子就是作的赋很是大气,不谈伤春悲秋什么的,只道离别总自然,缘聚自有缘散。她念的颇得评判赞赏。敷烟作的是婉约秀丽,更多的是描述离别前人物的心思,文环这次作的的确如她所说那般轻松,一念下来,不拖沓,如行云流水,听着让人好不酣畅淋漓,清绝在中后的样子被抽中,她前面倒是说得不慌不忙的,看着也没人察觉她的紧张,实际在后半段,她也是慢吞吞的憋出几句,脑海里在想着她记得原文可是这样?再好的记性这会儿也是怕丢了份儿。不过,倒是完全记住了。她背的是一个以前在校园网上看见的一个短篇写手的一篇离别殇赋。她之所以记得是因为毕业时分念致辞就背的那篇,虽说不一定是很好,但至少规范,并且短小。

“浊酒一杯,喜相逢,老歌一曲话人生,人生苦短梦难真,梦忆人生多长恨,离殇几重话知己?相知总在离别后。叹残梦断忆成空,长鞭一记不回头,任那热泪两旁流,莫回头,莫回头!回头怎堪愁添愁,快马加鞭往前走,莫让前人空等候,两相误。走,走,走!(注明一下,此赋摘自短文学网,作者:风掣)”

而最末尾的一个女子作的是极佳的,清绝听着最是有感触。那赋是这样的:

“万物飞逝四季替,草长莺飞,花开花谢,星移斗转千般异,怎奈你我沧海一粟。

临风把酒且酩酊,愿如嫦娥惺惺惜。长歌一曲话别离,掩面拂袖心有戚,风月催情泪满巾,青山送,只道珍重珍重。

独上高楼登峰望,徐徐清风缭缭意。风已定,人未静,明日骊歌应满径,人生有几,只道回忆回忆。

回忆怎能随风去,丝竹声声蜜蜜意,翩翩舞步似飞蝶,悦耳歌喉如黄鹂,芳樽浅酌无限欢,幸福常在梦中遇。

回忆怎能随风去,携将友人寻水源,绿叶阴浓河堰堤。骤雨过,珍珠乱糁,遍打新叶,任他低唱春来喜,归时,却已红云伴草碧。

回忆怎能随风去,琼树别墅前,夜夜盼月圆,朝朝约旧人。桃源享自在,和气满廊台。碧镜潺潺忧不来,放驰思虑云天外,私语绵绵晨雾霭。脸迎清风唇贴泉,手握纯气脚亲地,方悟,心境超脱远纷扰,物我两忘皆真谛。

回忆怎能随风去,满城烟水月微茫,人依池旁,碧云望断空惆怅。突闻燕语和鸣蝉,水东流,星作伴,任他两轮日月弄几番,人影随波动,释神解愁游心岸。

回忆怎能随风去,雾蒙蒙,色苍苍,都因昨夜一场霜。老树风摇曳,叶落泉池,遮了蓝来却添黄,寂寞在池上。

回忆怎能随风去,朔风瑞雪飞柳絮,喋喋嘱语心间记。野外荒郊雪飘飘,流水溪桥,双双踏雪,趣游池中解寂寥,不是神仙却逍遥。

昨兮今兮犹在历,思之念之浸袖衫,一半湿来一半干。盼归期,一声雁过,落日半竿。景致漫漫情可堪,影随舞翻,酒酣诗兴依然在,怀念好满。(此文亦摘自网上)”

一连几个叠句使情感加重,而那女子念的语气也是随着起伏,引得清绝都忍不住想去结交那女子了。写得真是妙极了。让她想起现代的亲人朋友,还有在古代失踪的年知,回忆果然最重,即便过去,离别,却是仍不能忘怀。

清绝没想到这短小的赋也是顺利过了关,中判给的评价是短下精悍,道出了离别的两相愁喜,她看那里面的评判竟然还有昨晚评她词的女判官,倒是觉得今儿个肯定有她的帮衬。

留着的人进行着下一关,各自领回了木牌子,在后场有专设的茶间供人饮用茶水,清绝跟着文环敷烟进去,寻着座位坐好,那原本跟她一组的方呷沁也是进了来,清绝想着好歹在一组待过,见着她也是微笑着点头示意,谁料那女子依旧对她面无表情。她顿觉无趣,自个儿跟旁边的文环敷烟聊天去了。

几人待在茶水间休息着一会儿,就听外面的丫环长声调的叫着琴环节要开始了。

众人于是出得帘子,继续往前面的台子走去,上得舞台,有指导的姑娘指引着她们,听得中判介绍,这环节还是随意抽中乐器,后面的乐器都被一块大的白布遮掩住,没件乐器对应的台子有一个编号,清绝最喜七字,便很快上前捡了七的号牌。文环选的是二号,敷烟则是八号。而上场的顺序就是之前赋的顺序。

掀开白布,众人发现自己所选的乐器,敷烟郁闷了,怎的选了一个埙?这玩意儿一般男子喜吹,且是北方的男子,不过敷烟毕竟是敷烟,各行她都有涉猎,很快就镇定下来,文环和清绝还好,文环抽中的是瑟,清绝则是笛子。

不过清绝即便抽中个她会的玩意儿,她也不如那些学从小学这些的小姐们,她选的是一首轻快的《牧羊曲》,吹奏出来,台下的好些人在交头接耳,这女子吹的曲子怎么没听过?颇为悦耳动听。但是呢~~~评判看的是她的实力。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