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帝王妃:青楼苏小七

暂时顶一下 1

帝王妃:青楼苏小七 13458276726 3669 2011-07-27 14:40:46

  《许你韶光曜我影》前言许你三生三世

这是第三文了,相信,看过前两文的筒子会知道,小幺喜欢写前世今生的文,文文总是有些我心里期盼的影子,我想:一生一世一双人,如果,在轮回面前,我甚至愿意,生生世世。

有筒子会问:“你不腻吗?”对阿!没到那一步,我也不敢如此确定,我会腻吗?

前世,我在三生石旁枕眠,许一个三生三世的愿,若今生能遇见你,只是你,哪管得什么浮世烟云。

今生,我在佛前静静盘坐,听那缥缈的梵音,我依旧在那平和的时光里许一个与你生世能安好的愿。

下一世,过奈何桥时,就算我喝下孟婆汤,我想,我不需要等待了,欺负我那么久的你,岁月流走,你该知道,也觉得是那么幸福:有我在,一直都在,多好!

这个楔子或许提及的文章内容很少,大多是我写此文的感受,嗯,勉强看吧!文文笔触多是仙侠类,感兴趣的可以继续往下翻,至于是否符合你们心中所想,明媚也只能说:尽力而为!

再说一下,这文的内容吧!女主不同以往的星落和清绝,嗯,西迦的性格很是大大咧咧,嗯,或许,筒子们会说:星落和清绝的性格不也类似吗?

不,绝对,不类似,星落是一直清新快乐的,清绝是隐忍智慧的,而西迦则是一直很小白的感觉,说到小白,嗯,不算小白文,因为女主是性格小白,智商方面还是超强的,嗯,明媚喜欢写很多腹黑的文,咔咔~你们要自己看就发现拉,咔咔~

内容是有些颠覆阿,讲的是那个传说:她是三界中最至高无上的女子,她的一切都是荣耀,尊崇的象征,她同三界六道最强大的人朝霞相处,她的生生世世都可以活在最高处,睥睨众生。

或许这一切只是传说,而她的现实又是那么有差距。

盘古开天,轻升天,浊成地,她比天地先生。气自然仙成。

她落在西方,孔雀破腹出如来,她后他两脚,少了一千五百劫难,一劫三万四千六百年。

若问混沌有初,而天地无相,她是天然生成,自然要受天然之劫。

收复妖众,管辖昆仑山,替太上老君守着丹炉,养她最爱的桃树,一过又是三千年。

都说她的桃园三千年一开花,三千年一结果,她的花是有桃花运,她却过不了桃花劫,自然那三千年开一次的蟠桃会,她也吃不下自己种的苦果。

她比他大吧!若真论年龄,她是气孕育而出,盛自然美好而形,永远不老不腐化,多了整整七劫的时间,虽然她那时在他已经幻化成形时还在沉睡,可元始天尊已然道出她正在降临,这一降就花了七劫,她成形后他早已成形,可,按辈分,当真是连他的老子也是唤她娘娘的,对,娘娘!

她落在西方,喜欢唤那个前脚刚走她后脚也该出的佛祖为洛迦,虽然他的修行在灵山。

她落在西方,最喜欢待在万象菩萨的洛迦山,于是洛迦唤她西迦,一唤就是到她出嫁前。

三界关于她的传说真的很多,她来自西方佛陀,却天生女相,不像洛迦,哦,也就是那佛祖如来一样,不像他幻化众生相。

说她离开西方嫁往三界权力之主的原因是她为洛迦所伤,情字难解而逃;说她修行的昆仑山有撑天柱,凡人找到昆仑,到达昆仑之顶,便可登仙路,成仙人;说她炼的药吃了后可以长生不老,与天地同寿。

说她后来在天界生了七个女儿,个个美若天仙;说她可以随意在三十三重天的任何一重来往自由;说她和他相敬如宾,举案齐眉;说她最后不是死了,只是离开了天界,去了再也找不到她的三界六道之外,人们都说,连仙人也说,她的法力早已超脱了,不用再受任何劫难;说她嫁往天界的主宰是历劫,在那里待了六千年,她就过了那个三万四千六百年的劫,与他的情劫~~~~~

只是,最后,连他们都不知道,那上仙,不,甚至是佛陀的她,到底在哪?

转身归来,我的王者,只许三生三世,三生三世,我可以如凡人般生活,请给我三生三世的允诺,折一枝我曾经种了三千年的桃花佩带在身上,见到我后请微笑着说:“西迦,岁月落寞,而我在这里,一直在这里,免你流离,不离亦不弃!”

第一节可以偈谛,可以回望

岁月当真是会让她产生落寞的。

她似笑非笑地看着前方沿海公园门口的两个人一前一后的从阿斯顿马丁出来,眼底却是一阵的冷漠,末了,再等会儿,其中一个女子先行吻别步行离开,剩下男子待在原地,黑色西装修身,男子一直在等着。

再等会儿吧!西迦有些苦闷的想,但脚步已经迈了出去,朝着男子的方向。

“嗨,华夏!”她走上前去,大方的打着招呼。

男子一脸欣喜的看着到来的西迦,今日的西迦依旧那么有朝气,苹果脸,大大的圆眼亮晶晶的,嘴唇小小的,有些微的厚,脸上是可爱的笑容,穿着一身的鲜艳衣服,还是那个小姑娘啊!

“西迦,都准备好了吗?”他也热情的问道。作为7大最有影响力的毕业生—柯华夏,谁也不会料想到他竟然会和一个默默无闻的小学妹在一起谈朋友,嗯,西迦却是料得到的。

西迦眉眼弯弯的浅笑着点头,这是一个注定美好的清晨,对于西迦来说是这样,先前眼里闪过的冷漠已是全部不见。

洛迦,我们打的赌,我会让你看到,他,我的冰琂,最终是会允诺我的。西迦微微晃神,脑海里坚定的信着。

两人接着上了车,有一搭没一搭的说着话,窗外渐渐散去的街景,西迦心里一阵阵的激动和紧张,还有一些莫名的恐慌,她是恐慌的,她又出神的想,三生三世呵,这是最后一世了,冰琂,我来了,你就找得到我么?

“为什么那么想要去南山呢?”华夏微笑着问,那温柔的话语让西迦觉得这华夏的风华果然不是浪得虚名的,不经意间就可以俘获了她人的心,只是,抱歉,这里面没有她的,而她的呢?在哪?

她乖巧的回答:“那里的佛可以许愿!”她咧开嘴笑道,想着过一会儿就能见到引渡菩萨了,心里又开始高兴起来。

“南山有佛,望生往生!”她口中轻轻喃道。

“很有名啊!西迦似乎对佛教很感兴趣~是有信仰的吗?”华夏转着方向盘笑说,他觉得在如今,信宗教的年轻人可是非常少的,而且,看着西迦活泼开朗的样子,也不像啊!

“嗯,我,只是感兴趣~”她启口,信佛么?她自己算是出自那里,洛迦是佛,她认识的很多都是佛陀,可是,她还是没有那么虔诚,她去那里只是为了他~

只是为了他,三界的至尊呵!

山重隐隐,绿杨柳外,有寺庙在山穆巍峨中显了角。他们终于到达山脚下,拜佛要虔诚,所以上山这路是人走的,天气开始显得灰蒙蒙的,像要下雨了,多变的鬼天气阿!

找好位置停好车,今日因不是节假日,来往的游人也少,下了车,他们慢悠悠的搭上台阶往山上走去,此时到了南山,西迦反而安定了下来,迟早是要面对的吧!她安安静静地走着,边登台阶边默念。

“佛渡吾劫,渡吾生,渡吾往,渡吾免忠害,渡吾遮沧桑,渡吾去怨别,渡吾客去他乡``~`~~”

华夏也默默的不说话,他观察到西迦自从一下车后就变得安宁多了,那种安宁就像,嗯,找到家了一样,先前咋咋唬唬的感觉荡然无存,这会儿自己低头那温顺的模样,竟有着别样的光华,那么矛盾可就是那么恰当。他正想得走神,恍惚听见有人在说话。

“施主!”苍老的声音在台阶顶端响起,蒙蒙散开,那声音似喋喋梵音。

西迦仰头望去,台阶有二百四十三层,分三个大阶,一阶八十一步,取九九八十一难之数,有些远的距离,可是老主持依然能瞧见,并且那声音虽苍老却仍传了过来。华夏心里在不停的感叹着,山间多能人,古有,看来,今亦有。

西迦停下念语,望着老和尚微笑,老主持亦是如此,朴素的灰袍在身双手合十在胸口,迦叶含笑。微又点了点头,就转身慢慢的朝他处走去。

第二节有良为城,是空城

“你常来这儿?”华夏看她似乎和老主持很是熟稔,好奇的问。

“嗯,来这里我会心静”西迦撇过头朝他笑笑。那笑容里却似参杂了许多无奈和悲伤,这是华夏第一次看见这样的西迦。

在夜店很疯狂的西迦,在学校很低调的西迦,在何时总是笑着的西迦,为何到了南山却开始显现她的脆弱?

不知不觉间已经走到了台阶尽头,一眼就望到了入门处大笑的弥勒佛,佛是笑看众生,那未来的佛陀之祖呵,她却是冷着脸看了眼,眼睛就急忙移开了,胸腔里一阵阵的烦闷,她自己知道什么原因,就是弥勒送她的。

送她去了那个三十三重天,那个地方真的很冷,她冷了六千年啊!虽然弥勒真的待她好,很好很好。

她一直往里行进,熟门熟路的掠过那些佛像,穿过石廊,经过点香烛,而华夏就也不打扰跟着西迦就是了,他是越发的对西迦好奇了。

直到看到了那大大的匾额写着‘大雄宝殿’时,西迦停了下来,转身朝着华夏笑,那笑里映在华夏眼里,竟觉得有着倾城的感觉,她从未如此的笑过,透着深情的味道。

“你是喜欢我的对吧?华夏!”她很是诚恳的问道,心里却是有些微的紧张,她可没忘华夏这厮丫的之前一直是万花丛中过的。

第三节有良为城,是空城二

柯华夏显然愣了一下,他从未想到西迦会这样问,而且是在这佛家圣地,金身塑像的如来佛前,他看见西迦闪过一丝慌乱,蓦地竟觉得很是喜悦,是不是,是不是西迦真的开始喜欢上了他?

缓过神来,他优雅的一笑,脸看向了高大威严的佛像,轻轻地说:“西迦,在佛前,我可以很郑重的回答你。”他脸又看向了西迦。

“是的,我喜欢你!”

西迦全身一下就得到了放松,可接下来的却让华夏不能放松了。

“那你是不是愿意为我做任何事呢?”她歪着脑袋问。

“当然,只要我柯华夏能做到!”华夏神色凛然。

“那好,你爬到那佛像上摸他的笑纹。”西迦邪笑着说,面对着佛像,调皮的眨眨眼。

“额~~”华夏晕死,这丫头疯了吧!亏他还以为这是来拜佛的呢,之前看她那个小心翼翼的样儿,现在快晕死了估计自己。现在看她这样,到感觉像是来玩儿似的,亏得他之前还那么想.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