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帝王妃:青楼苏小七

第九十二节 千金难留是红颜三

帝王妃:青楼苏小七 13458276726 2597 2011-07-27 14:40:46

  清绝总觉得自己成了个恶人,她的确牵了头。而剩下的三人都不知说些什么好,兰花公子最是开心,脸上的笑容更是灿烂,不过两人许是讲开了到显得害羞的起来,说话也不对着对方,全对着清绝,清绝在中间是个闪亮的电灯泡,两头应话,好不尴尬,心里纠结着,早知就不来了,省得这些子麻烦,几人自然是轻松过了第四关,说到第四关,它和第五六转是承和的,都是藏头诗的演变。

不过这也是后来她们取笑清绝的乐子,第四关是文环抽的,内容是如下:天鹅飞去鸟不归,回峰山中我独醉。良辰美景斜眼看,孤独寂寞深深埋。日夜花草为依伴,青春虚度苦不堪。此番遭罪为哪般,有朝一日兄台来。而答案是不同的,文环回的是标准答案:我仍朝思暮想着你。这些诗题也多情诗,主要是为了吸引来参赛的才子佳人。但看清绝的作答:我峨眉弃暗投明。这答案惹得周围的人笑声不断,清绝刷的红了脸,她不服的一一拆字来证明自己没有弄错,那守关的是个中年男子,笑的很是豪迈,摸着自己下巴为数不多的几根胡须说:“姑娘解的的确正确,只是缺了些糅和,出的是诗,回的也该符合意境。不过,这答案是真的别致。”

文环一整晚不太喜悦的脸终于明媚如花,而不远处同样给出答案的兰花公子梁易徐甚是深情的望着这边的文环,清绝莫名失落起来,文环多幸运,即便她们的未来不一定,但始终有个这样待她情深而她亦是敢为此勇敢的男子,她忍不住甩甩自己有些迷糊的脑袋,告诉自己,苏小七,你应该满足了,你有个待你好上天的哥哥,还有个明年就要嫁的心上人儿,即便他不如你这般情深,日子长久如流水,终归还是有盼头的不是?

清绝扬起笑脸接过之前的花棒,几人接着往下走,自然敷烟离开,兰花公子只能一人参赛,清绝无聊的问他选中的内容,梁易徐斯文的回答:“情到浓时人憔悴,爱到深处心不悔,念你忘你都不对,宁愿伤心自己悲,不怨苍天不怨谁,人生不如梦一回,惯看花开花又谢,却怕缘起缘又灭。”

这首诗写得更是露骨,兰花公子念出,就见这两位女子变了脸色,他当时看见也是如此,脸上泛起一丝苦笑,说的不正是他自己么?清绝都想打自己的嘴巴子,今晚老是说错话,她甚至连答案也不敢问了,闷头往前走着。幸好这第五关也在她们快走下到了,第五关的又跟第四关不太一样,第五关是给字然后就字再颠倒作藏诗。清绝无事可干,领了烟花棒子,又在圈起的小水塘里网了金鱼,待的杀鱼的伙计刨开肚腹,将不沾水的纸条交给她们,清绝只看见了四字:鸾凤和鸣,立马摇头的递给站得远远不敢看杀鱼的文环,文环对鱼是极度怕的,不,应该说是对水和跟水有关的动物。

清绝则是回到那杀鱼的那里,看杀鱼的汉子利落的刮着鱼鲮,她好奇的问:“师傅,这鱼也是我们的吧?”这条鱼可是大,肯定有个三四斤重,要是留给她们多好。杀鱼的憨笑着问:“姑娘定是第一次来吧?”

清绝点头,那杀鱼继续说话,“这鱼杀完我们就会送到离这里最近的全宴楼,到时姑娘参加完比赛就可以去那里吃,这鱼够新鲜的,你看。”清绝笑呵呵的应着,又有好吃的啦,只是可惜文环表姐不吃鱼。跟师傅聊着,直到文环和梁易徐都解好。文环作的诗为:夕好鸟无心恋故林,吃罢昆虫乘风鸣。八千里路随口到,鹧鸪飞去十里亭。

清绝长了记性,不再问兰花公子题目,而是把话题转向了稍会儿的鱼食。

“感觉这九转玲珑局好多花样,有玩有吃,真是安逸哈哈。”

“可惜我不敢吃鱼,不然哪会便宜你啦!”文环愤愤的说,清绝扬起头表得意。

“怎的还是不敢吃鱼么?”兰花公子微微皱着眉头问文环。??“若换了你,看你敢不敢?”文环没好气的回答,兰花公子只好不做声,清绝是也知道其中缘由的,倒是跟兰花公子梁易徐无甚关系。这得追溯到文环很小的时候,文环和邵娟的亲娘还在的时候。

有一天是闲得尤其慌,她刚下了琴课,随着教乐的女官往后院的侧门走去,下人是不能独自从前院进出的。几个丫鬟蹲在荷塘边伸长着手去够靠近的莲蓬,漫天碧叶红花,几个丫鬟边摘边笑着打闹,女官不是府中人,绕道出去,小郡主看得高兴,跟女官分开了走,直扑扑的冲向荷塘边去看她们在摘些什么,这一切发生的很是突然,靠着石头的丫鬟们由于背对着她,有一个丫鬟掐了一支大荷花,正高兴的挥手,这一挥就惨了,小文环眼看一只手挥过来,忙不切的往旁边猛的一退,那旁边又是一个丫鬟就坐在水边,被人碰着,要往水里掉去,一急立马抓着最近的人的衣袖,文环那么小,怎受得住这紧急一抓,跟着就择向水塘,于是‘扑通,扑通’两人掉下荷塘,岸边的人甚至吓住了,那水塘其实更叫做湖,夏日炎热莲子才种满,水足够深,又种植荷花,污泥总是多得混,陷下去不会游泳,力气不大是爬不上来的。

几人呆愣后待清醒,立马尖叫出声,大声的叫着:“郡主,郡主掉塘里啦,快来人啊!”四周的丫鬟去叫着附近的家丁,待家丁赶来跳下去费了好些劲才把两人救起,这一下全府都惊动了,她娘哭的眼睛都肿了,而醒来躺在床上的苏文环就是整个人又一片的慌乱,哭着钻向她娘亲的怀里说有妖怪要抓她,使劲的扯她的脚,她娘就哄着说不是妖怪,是塘里的鱼。其实是塘里荷花的细根长长的绕着。这下倒是没让苏文环多害怕了,只是以后餐桌宴席上摆放的鱼虾籽她就打心底里害怕,连在郊外随处可见的齐膝的溪流,小水沟她都不会多靠近,年岁见长后,不害怕了,却是习惯不吃河鲜,习惯厌恶了。

后来,在一场战争将她和清绝彻底决裂前,两姐妹还在夜里同衾促谈,相互打趣,清绝问:“你说你那么怕水,却是嫁给了字字带水的兰花公子,这是什么个情况?”文环笑着摇头,她也搞不懂。

提到现在,几人来得第六关,第六关是一个卡,真正意味着第六关能过的人才算是渊博聪慧之人。当然第六转不是最难,而是给难度上了一个程度。这关文环不再像是之前几关那般随意,而是打起精神准备闯过。第六转是设计得更为巧妙,清绝去拿了烟花棒,手中五支看着也算多了,见守题的人对她们投来的赞赏,清绝自个儿颇为得意。特狗腿的去选题,这一关的选题就是射柳叶刀子,不一定你要有功夫底子才射的中,力气够,趁风什么的也能射中,只是那些题目都是非常明显的摆着在那里,谁要是擅长某种,谁便射向那里,当然,有功夫的自然是捡了便宜,它不像求彩会只文,不像武艺比赛只武,两相结合,更引人入胜。

清绝手里拿着柳叶刀子,最后还是不好意思的交还给文环,毕竟她怕自己射错了选题,让文环败在第六转,那后面的第七转就进不去了,进不去了,怎么有机会欣赏兰花公子破八再破传说中的九呢!第六关就是指过了,不用像前几关那样必须离开,而是可以缴一锭银子欣赏过了关的人如何继续往下走。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