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帝王妃:青楼苏小七

何所安凉 2

帝王妃:青楼苏小七 13458276726 4217 2011-07-27 14:40:46

  004那是命中注定的一见钟情

“谁还记得是谁先说永远的爱我~~~”阿妹的铃声清幽幽的响起,吵醒了因太热而睡得不熟的安凉。安凉爬起床,手勾勾桌子上的手机,拿来半眯着眼瞅着。‘孟书游’一校友,学校联谊认识的。

“学长,有事儿?”她迷糊的问,接听了电话。

“嗯嗯,安凉啊!学长现在手里缺几个人来准备学校的这次大型晚会,所以,今下午,你有空的话就过来帮帮我吧!”安凉又一烦躁,这么热的天去干体力活,她立马想到回绝,再说,什么劳什子大型晚会哦,就他们社团办的嘛!

“哎呀,学长,你不知道啊!我们今下午班里也说好了要出去玩儿的,好不容易要放个长假,之前也是惯例要庆祝的!”其实是今晚十点全班去K歌。

“所以,你不能来帮我了?”孟学长苦恼了。

“呵呵,学长,你也知道这种事儿怎么好扫幸啊!不好意思啊!改天有空,社团里有什么事儿我一定来!”安凉那说得一个真诚,只是说此话的她正穿着短裤躺在床上眯着眼。

“哦。那好吧!你去吧!不过今晚的晚会你要是能来,就来看一下吧!你这么喜欢看帅哥美女,今晚有很多哦!千万不要错过~~”学长又巴拉巴拉的说了一大通,倒是把安凉的睡意给激醒了,跟他聊完后,安凉爬起来,开了机子,玩了会儿电脑,无聊透顶了。见床下,冉冉睡得那叫一个死猪,算了,不叫她了。

下了床,收拾好,穿戴好。今日星期六,今日晚上学校的执行会要举办一个晚会,晚十点她们财会3班要集体去K歌,现在是下午一点二十,肚子饿了,看来昨日敬淮的大餐是一点也不经饱的,出去到学校外面的小餐馆吃一大碗的粉丝。

走在学校的大道上,树也没几棵大的,这吝啬的学校,安凉打着遮阳伞,从旁边一辆停着的豪华轿车经过,走了过去,又退了回来,对着车前镜,照了照自己,嘴里咕哝着:“唉,本来水嫩嫩的皮肤,一个如此善良的我,被这破太阳给晒成小非洲了,怎么好去蹭吃蹭喝了唉唉,实属不该啊~~~”摸了摸自己的脸,摇头叹气的打着伞走了。

她不知车窗慢慢的降下,露出了一张年轻英俊的面孔,面容含了丝笑意,这世界上他开始相信命中注定,越是复杂,他不要,他就要简简单单的,但喜欢他的好多人都不知道。

正如刚才的女孩,她经过的车是一辆限量版的劳斯莱斯,而她不知。更不知的是,那车里的人对她有了兴趣,其实是对一个平凡的人有了兴趣。

005姐玩的就是你

“一杯二锅头,呛得眼泪流,嘿!”今晚注定是黄冉冉的天下,她是一进厅里就霸着麦再也不放手的二货。就连安凉也只能唱几首,气得安凉在一旁斜眼敌视了黄冉冉很久,黄冉冉依然自我陶醉中,并且这二货便唱边喝酒,地球人再也阻挡不了她的下一步。

说到酒量,就要讲一下,安凉这厮别看人小小,平常也不喝酒,女马的,一喝酒喝起来整个一万里长城永不倒啊!而黄冉冉则不然,一沾就醉,最爱耍酒疯,乐此不疲啊!

“黄冉冉,我最讨厌你每次醉酒了,像个泼妇似得,丢死人了~~”安凉皱着眉头唧唧喳喳不停,她扶着歪在她身上的黄冉冉。

“凉子,哎呀,怎么那么多苍蝇在我身边嗡嗡的,快帮我赶走它们!”黄冉冉脚步散乱,手随便乱挥,安凉听到这话,气得说不出话,闷声继续扶着她往前走,心里只是一个劲儿的哀叹她们班为什么男生只有几个,而且还在本班找了女朋友,害得黄冉冉这疯婆子还要她这个所谓的最好的朋友兼室友来送,唉,人生悲剧啊!

夏天的晚上即使有凉爽的风吹着,但是因黄冉冉几乎全靠在安凉身上,安凉又热又累,就那么命苦的拖着黄冉冉进了学校的门口,赶巧儿,她近视300度的眼睛半眯着瞅见一群正要出校的人,里面有谁?哟喂,那不是孟学长吗?

“孟学长,学长~~”安凉高兴的叫唤起来。

于是一群要出校的人都看了过来,孟书游听见有人叫他,往声源处看去,哟喂,那不是安凉学妹嘛!不过,她旁边的人怎么靠在她身上啊?出什么事儿了?再看前方因为安凉的大叫而停下来的一群人,那里面有他们最高的领导,有最高领导都要陪笑脸的一有钱人,嗯,此时不表现,更待何时?

于是在瞬间,孟书游就拔腿跑向了安凉,那出校的一群人仍在门口未走,中年的男子走到一个年轻人面前笑着问:“霍总,没什么事儿,我们走吧!”他是学校的校长,可不想因为几个学生而把他的大把钞票给没了。

年轻人戴着一副墨镜看不出相貌,但那完美的脸廓和高大瘦削的身材引得人遐想无比,此人单从气势上也能群绝众英。身后是一大堆的跟随者。

年轻人未答话,而是看向了安凉的那边,薄唇几不可见的微微上扬了些许,无人察觉。

“霍总,您肯定还有很多事儿要忙,我们走吧!”校长再次重复,刚说完,年轻人嗯了一声,正欣喜间,却抬头发现他走向了他的学生那边。

那个叫霍总的年轻人走向了安凉。记得妈妈四十说过,迈了一步就要陪一生,前世短为铺后生长。

一群人不知所措的跟着,校长和一群校领导忧虑急了,看来要新盖一座办公楼要泡汤了。

安凉扶着黄冉冉笑着看向她的学长,孟书游:“安凉,怎么了?”

安凉嘴驽了驽冉冉,“醉鬼!”

孟书游一个郁闷啊!校领导还在那边呢!他还以为有好可现,这么一看,咋弄啊!

“哦,安凉,你可是害死我了,校领导今天陪着一大人物来视察学校,你可好牵着一醉丫头唉,学校的脸都给你俩丢光了!行了我还得陪他们呢,先走啦!”说完立刻转身,留下哽咽无语的安凉,她的刘海被夜风吹乱了发型,多么的凄凉啊!可是那该死的学长就这样抛弃了她们。

“呵呵,没什么事儿,就帮一同学,她借了我钱,今天见着我了就说还我~~”孟书游看见那大人物朝他们这走来,立马跑了回去给校长说。当然他没那气场跟那大人物说。

“是吗?”那年轻人终于开了口,却是一句反问,脚步依然不停。很近了,安凉发现了他们的存在,可怜安凉是个近视眼儿。

他很高,安凉的眼前站着一个人,霍总。身后是一大群人,但安凉不自觉的忽略了那些陪衬。

“你朋友怎么了?”他开口,声音清脆夹杂着温柔。

“她喝醉了!”安凉后知后觉的说了出来,刚一说完发现不该说,今天校领导也在,再看向那个男子的后面,完了,那老褶子全堆在脸颊的肥肉上的不正是校长吗?再往后,哇塞,学校那么重量级的人物都在。完了,现在是很晚了估计快凌晨一点了吧!校领导竟然这会儿还没睡还在学校瞎逛?不会是集体梦游吧!

男子轻轻的笑了,可吓坏了身后的一群人。

“那要不要我帮忙?”他专注的盯着安凉。安凉回过神来,看向了男子,心下觉得奇怪,大半夜的衬衫男人还戴着墨镜,且这男子好高啊!而且整体来看,真是玉树临风,不过后面的校领导还跟在他身后,干嘛?

“不用了!谢谢!”她立马拒绝,扛着仍在自言自语的黄冉冉打算闪人,这气氛太诡异,她觉得有些毛骨悚然,试想一下,学校是不是在闹鬼啊?

“李校长,你们校禁是什么时候?”男子不着急,看着安凉和黄冉冉费力的往前走,修长的双手优雅的插进西裤袋口。

身后的人不知所措,不明何意,呆愣了下,有教务主任代为回答了。

“12点。”

“哦,那现在是几点了?”他眉间轻挑,仍对着前方在走的安凉和黄冉冉。

众人掏手机的,看腕表的,又是一些冷汗冒出,毫无疑问,霍总觉得他们学校校纪不严,学生这么晚才回来,而且还说喝酒了,定是给他留下了坏的印象。现在一点多啊!早过了校禁。那个宿管主任也该撤了,学生办校委愤恨的想着。

“霍,霍总,您放心,我们一定会严厉惩治这两个学生的,您放心!”校长用肥手擦拭着额头的汗,他的一栋楼,他的升职啊,全靠霍总啦!

“哦,那是怎么个严厉惩治?”他轻笑着说,眼里很快的闪过一丝狡黠。

“嗯嗯,记大过一次!”校长小心翼翼的探头看他的脸色,这惩罚够严厉吧!

孟书游听到这个惩罚,有些急了,他的好学妹命怎么那么苦啊!他想开口。有人快他了一步。

“不用这样,你这是治标不治本的,这样吧!明天让她们每天下午5点到8点在我的S公司里干些分配事务吧!这样既锻炼了她们,也可以节约利用时间,你看怎么样?”安凉和黄冉冉终于走远了,而霍总也转过身来结束了他的话。

“嗯?好的,好的!”校长一群人先是一愣,又反应过来,笑逐颜开,心里觉得这霍总真仁慈。

“关衣,明天那俩女孩来的时候,备案一下。”他轻轻的说着,关衣是他的秘书,一个很敬业的职业女性。

今天很庆幸有个国外远程会议要开,便借了校长的办公室,忙到现在。

“是的。”

006我得离开

日子或许就该这样过,身体累点的好。

“安凉,你抽空回来趟吧!”

“嗯,好的,我明天就回来~”

“我走了,冉冉!”

“嗯。别心情那么沉重,有可能没那么坏呢!”冉冉拉着安凉的手,试图温暖她。

“呵呵,没事儿,我挺得住的,小样儿,我是谁!”安凉强颜欢笑的,朝冉冉扮了个鬼脸。

“嗯,你是谁啊!二货一个!”

“走了啊!”

“嗯,小心一点路上。”

“嗯!”

她坐在飞机上靠着窗子,外表沉静,让人看不出什么,但只有她自己知道,她是多么的无助,天快塌下来了,而她无所依靠。

“咦,那个小丫头呢?”S公司里的一个职工问黄冉冉,这两天只有她一个人前来,觉得诧异,而且这小丫头也不笑了。

“哦,她家里有一点事。”

“霍总,我们预定的归程日期快到了,这两天还有什么未办好的需要我们再准备下吗?”关衣一身职业装得体的站在霍总身后,他们此时在北京,他的一处公寓里。

“嗯,那两个学生还在S公司里吗?”他看着窗外飞过的一群白鸽,随口问道。

“是的,她们干事很努力!”关衣心里是诧异万分的,霍天下是个冷到骨子里的人,从来不做费工,讲废话,这会儿怎这样闲,而且S公司只是他们的子公司,他关心那两个女孩干嘛?关键还是请两个在校的学生。

“冉冉,对不起,我不能回来了,以后,以后等我安定下来,我就来找你好不好?”发条短信,然后关机,安凉刚从法庭出来,下了大大的台阶,她在转角处看着人来人往的大街,那么繁华忙碌,面无表情,脑海里全是之前那些人说的话。

“你就是宋嘉七的姐姐?”

“对!”

“管好你那贱、婊、子妹妹!我儿子要是被判了刑,那贱、婊、子我要她去做、鸡!”

“那也请你看着你那贱儿子怎么被判刑的!我宋安凉是她姐姐,她所受的伤害,我就要让他尝千万倍!”

“哼,是吗!你爸不就是宋华业吗?你们家早就倒了,你以为老子会怕!”

“那又怎样?下月初八,我就是邵千阳的孙媳!”她站得直直的,凛冽的眼神狠狠的瞪着那些大了她三四十岁的人,嘉七的苦痛,这里的人终有一天会得到惩罚。

“是吗?我倒要看看你嫁不得嫁得过去!邵夫人!”

“那你就看着吧!看着我高不高兴让你那禽。兽儿子待在里面久到让你一个白发人等黑发人!”她不知怎么的可以狠毒的说出那些话,她还是说出来了,比起这些,她惟一的妹妹才是最痛苦的。

她长着一张娃娃脸,心倒是苦的很。

街道上那么多人,虽是平凡,倒是无忧无虑的,不像她,嗯,一点也不像~~绿灯亮起,她大踏步走过十字路口,街对面乘坐156路到市中心医院,那有全市最好的妇科医疗。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